这首出自 Blood Orange 2013年专辑的歌,标志着 Skepta 重获新生。

某天晚上,我在下着雨的街上走着,戴着耳机,连帽衫的帽子舒适地搭在头上。我想把歌换到 Blood Orange 在 2013年发行的《Cupid Deluxe》中那首“High Street”,里面还有 Skepta 的客座说唱。自从 Dev Hynes 掌握了那种能轻易唤起听者情感的写歌能力后,这首“High Street”总能让我有不一样的体验。它关乎在城市中夜游,关乎人行道上的潮气沾湿你的跑鞋,关乎只有巴士缓慢进站时才会被打破的死寂。就像 Burial 一样, Hynes 也能创造出那份“即使只身一人也不孤单”的氛围。

距“High Street”发行至今已经 4年,这首歌仍流淌着永恒而细腻的气息。这也是我在夜晚的街道上一个人走回家时会想起它的原因。另一大原因是,“High Street”里面有 Skepta 最棒的一段 verse,从某种角度上来看,是他整体重塑再造中的重要部分。

在一个奇怪的瞬间,我惊奇地发现这歌 Blood Orange 所唱的开头部分 —— “你好像觉得自己是孤单的 / 没有什么能改变这种现状(You seem to think that you're all alone / And nothing ever could change it all)” —— 拿来形容 Skepta 简直比任何词句都贴切。这首歌很有可能早就被世人所遗忘(甚至大家从来都不曾知道它的存在),那些只在近几年随过大流的人注意了:以下说的是“High Street”在 Skepta 职业生涯中扮演关键角色的背后原因:

它可是在 Blood Orange 的专辑里收录的呀,Blood Orange 哟!


还需要我多说什么吗?就像 Grindie 一样 —— 这是一种听起来悲惨的音乐风格,Grime MC 们和独立乐队合作(你可以查查 Lethal Bizzle Babyshambles)—— 它本该是个像火车出轨一样的大型事故,可它非但没砸,还成了上帝的戏法,是庞大矩阵里的一丝美丽的意外,大概你也能说这就是天才之作吧。

这首歌引出了“That’s Not Me


每当说起 Grime 复兴,特别是关于 Skepta 时,在我心里“High Street”就是一切的序曲。在《Blacklisted》过渡到“That’s Not Me”之间,“High Street”描绘了一种十分现实的气氛,甚至能总结 Skepta 大举突破却不自知的一年。这么说吧,要说 Skepta 在这个时代里的地位(主要是在 Grime 界,当然在这圈子之外也是如此),有个例子不能更恰当了:有一回我在伦敦的 100 Club 看 Blood Orange 演出,演到这首歌时,Skepta 独自走进场地,背着背包,从人群中间穿过,上台说了一段,然后从舞台边上下来,再从人群中走出场地离开 —— 没人能打扰到他。

这首歌里的 verse 代表着 Skepta 的生命篇章


1. 生存与呼吸

这首歌的第一句“Silence on my estate”,用最言简意赅的手法塑造了这样一个场景:雨中,潮湿的人行道,单调的路灯。Skepta 继续谈论自己的早年生活 —— 因为打太久世嘉 Mega drive 而磨出了水泡,看着电视上的 Michael Jackson。他的母亲对他很失望:总是挣不到钱,却又总能搞到一点麻。就是这么简单,但这个画面叫人感同身受。

2. 开始向音乐圈进发

“我在 279路大巴上 / 向世界展示我的音乐 / 受这里的街道启发,我爱上了各种各样的 beats / 没有时间陪哪个姑娘,”Skepta 说着,提及穿过他的家 —— 伦敦北部托特纳姆的一条巴士线路,以及牵动了他做音乐并贯穿始终的热情。他说起自己第一次上电台,迟迟不敢相信的激动。

我所写的这些都发自肺腑,因为 Skepta 这张唱片本身就非常真挚。讲真,为人真挚总错不了,只是大众觉得在演艺事业中这样的特质好像不够酷 —— 特别是在说唱范畴内 —— 这也正是为何“High Street”在 Skepta 的职业生涯中如此突出。

伦敦各地的统一


曾经,伦敦是一个东南西北各自为政的地方,地区之间的人们缺乏联系。如果你来自东伦敦的哈克尼,你大概不会想往南边的布利克斯屯跑。上了一点年纪的读者,或是在伦敦住久了的人也许还能明显察觉到这种区隔感,可对于从东南伦敦的新十字成长起来的 Grime 一辈年轻人来说,我认为还是有必要强调一下 Skepta 在这首歌里将伦敦四面八方团结起来的那四句歌词:“献给我在北边 / 南边 / 东边 / 西边的兄弟们。”

当 Blood Orange 在 2014年 Field Day 音乐节上表演这首歌时,他再次邀请 Skepta 一同上台。听着这熟悉而动人的歌词响彻整个维多利亚公园,看着 Skepta 称霸主舞台 —— 我想他那时应该是穿着英格兰球衣,虽然网上压根找不着当时的录像 —— 那是最最令我难以忘怀的时刻。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即将成为偶像级经典的气息。而如今,当我回头看看一切的开端 —— 将 Skepta 领向水星奖的那条路,在伦敦著名的表演场地 O2 Arena 领衔的演出,还有如他在歌中所唱的那样,“这些都是为了自己的父母(I'mma do it for you and dad)”。

Translated by: AzukiClaire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