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我们脚下地球另一端的 “天涯之国” ,这个被太平洋和安第斯山环抱着的 “世界上最狭长的国家” ,也拥有着世界上最佳的观星点,世界上最干旱的沙漠…… 这些壮丽的自然景观也给这里的摇滚乐手们提供了无限灵感,让他们能够用音乐,驱散曾经的黑暗。

伟大的音乐背后总藏着一段值得讲述的故事。同样,智利迷幻摇滚也有着一段传奇的历史。历史上长达三个世纪的西班牙殖民统治以及七十年代 奥古斯托 · 皮诺切特 的军事独裁,让智利的迷幻摇滚承载着死亡、种族灭绝和文化压迫的包袱。

而在这个我们脚下地球另一端的 “天涯之国” ,这个被太平洋和安第斯山环抱着的 “世界上最狭长的国家” 。也拥有着世界上最佳的观星点,世界上最干旱的沙漠…… 这些壮丽的自然景观也给这里的摇滚乐手们提供了无限灵感,让他们能够用音乐,驱散曾经的黑暗。

智利的迷幻摇滚也是在六十年代席卷全球的 “迷幻浪潮” 中开始的。早期的迷幻摇滚乐队中,最著名的当属 Los Jaivas ,五个将南美民族音乐与摇滚乐融合在一起的老爷子。“ Los Jaivas 简直就是南美摇滚乐的一座里程碑。“ 智利 Stoner Metal 乐队 Kayros 的主唱 Nacho Paves 说:”他们音乐的节奏非常迷幻,就像漂浮在太空一般。而且也很擅长从秘鲁、阿根廷、玻利瓦尔……等南美国家的民族音乐中寻找灵感。不管怎么说,Los Jaivas 是划时代的一支乐队。”

不幸的是,在1973年,军人政府禁止了该国迷幻音乐的发展,许多音乐家害怕被判刑或作品被封杀而逃离祖国。当皮诺切特的独裁统治结束后,才慢慢开始恢复生机。而自那以后迷幻摇滚在智利越来越受欢迎,像 Woodstaco 这样的音乐节和 Bar Loreto 等俱乐部,也为新乐队提供了展示的机会。同时,他们也受到了国际上知名音乐厂牌的关注。近年来,你可以在 Sacred Bones,Burger Records 和 Kozmik Artifactz 的发行目录里找到不少智利迷幻摇滚乐队的作品。

santiago.jpg

如今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有着整个南美最让人热血澎湃的地下音乐环境。这个城市让人心驰神往的不仅仅是它的旖旎风光和美食佳酿,还有这里的 —— 迷幻摇滚。或许是因为独特的气候条件给予了这座城市世界上最清澈的夜空,也为这里的夜生活平添不少迷醉与浪漫。毕竟在首都圣地亚哥,每年平均有三百多个晴朗的夜空。

这些每天嗑着车厘子,盯着安第斯山上的积雪发呆的年轻人,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复兴并演绎着属于当代智利年轻人的新迷幻之声。在他们的音乐中,你能很明显地看到 The 13th Floor Elevators 或是 The Electric Prunes 的影子(两支美国老牌的迷幻摇滚乐队),甚至连他们的穿着也在向60,70年代的摇滚乐手们致敬 —— 自制的V领T恤,蓬乱的约翰·列侬式长发。如果下次你计划去巴塔哥尼亚旅行或是到瓦尔帕莱索 (Valparaíso) 冲浪,别忘了在圣地亚哥停留一晚,你一定会遇到一支在这复古未来主义浪潮 (Retrofuturismo) 中的迷幻摇滚乐队。

The Holydrug Couple

SESIÓN - THE HOLYDRUG COUPLE

他们充满温柔混响的音乐一定会让你想起 Tame Impala 。主唱梦呓般的歌声和阴沉的贝斯随着音量渐强一点点将你吞噬,随之而来的吉他与合成器的旋律像波浪一样,彻底把你淹没在音乐的幻境中,而连绵不绝的回响也让你束缚地无处可逃。如果音量开得太大,你可能会有些头晕,不过这都是值得的。如果要说我最爱的一支智利乐队,那么一定是 The Holydrug Couple 。


Föllakzoid

Follakzoid - NOS Primavera Sound

这算是智利最出名的乐队了吧?自2008年成立以来,Föllakzoid 显然已成为智利新迷幻摇滚的教父。他们从小听着 Los Jaivas 和 Aguaturbia 这些70年代智利的迷幻摇滚先辈的音乐,并且尝试着加入像 krautrock 等更前卫更实验更太空的元素。Föllakzoid 的歌听起来可能像 Amon Düül 或是 The 13th Floor Elevators ,但也不乏一些更新鲜的东西。他们也正是智利迷幻厂牌 Blow Your Mind 的创始人。这个厂伟大到,甚至可以说:没有 Blow Your Mind,智利就不会有新迷幻摇滚。这个歌单里的乐队几乎全部都曾在 BYM 发行过音乐。


Trementina

TREMENTINA - KISSES IN YOUR EYES

主唱无比温柔的歌声和 Vanessa Cea 的完美的吉他配合让这个智利盯鞋乐队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相比着其他智利迷幻摇滚乐队,Trementina 在网易云上的评论也是出奇的多。他们有着像 Wavves 和 King Tuff 一样的音乐态度:我做我的音乐,其他什么都不在乎。(Me vale madres, sólo quiero tocar música)。但他们的歌感觉一点也不叛逆,反倒有种 —— 小时候含着跳跳糖再喝一口旺仔牛奶的感觉。


La Hell Gang


Doom、Garage、Stoner、Trance…… 各种元素混在一起,像一支奇怪的外星乐队。可能他们的音乐更适合当太空探索节目的背景乐或是放给海底那些从没见过光的奇怪生物。La Hell Gang 的歌似乎没有什么章法可究,找到一个 Groove ,狠狠地抓住不放,然后一直 jam 到死。这也证明了那些想要模仿 Led Zeppelin 的乐队真应该来智利招人。


Lumpen and The Happy Pills


他们的歌就像 Radiohead 在含着 happy pill 演奏《亚当斯一家》的主题曲一样,让你感觉仿佛置身于满是耀眼白光的天堂。这支乐队经常在自己 DIY 的小舞台演出,和来听歌的摇滚青年一起狂欢。Lumpen and The Happy Pills 算是智利迷幻摇滚的新人,2013年才成立,不过毫无疑问,他们为当地的地下音乐界注入了新的能量。


Vuelveteloca

Vuelveteloca - Pigman

究其内核,这支乐队应该算是 garage rock ,但比起同类型的乐队,他们在旋律上下了不少功夫。这也不算是坏事。实际上,如 surf rock 一样轻快的旋律和和主唱悦耳的歌声也正是这支乐队大受欢迎的原因。乐队名字翻译过来就是……… “发疯” 。值得一提的是,不同于其他提到的乐队,Vuelveteloca 的歌词更多是用他们的西班牙语而非英语。


The Psychedelic Schafferson Jetplane


这个乐队得过一个很独特的奖:最佳乐队名。同时也是世界上最难被谷歌到的乐队之一。但他们的同名专辑,的确是不可多得的迷幻摇滚精品。在这张专辑中,他们还别处心裁地使用了加勒比传统的鼓以及中国的锣,哦,还有莫名其妙的工地施工的声音!


Chicos de Nazca

Chicos de Nazca - Hey Lord, Hey Babe

如果你计划哪天骑摩托车环游智利,那么放些 Chicos de Nazca 的歌再合适不过了。他们的音乐就像你骑行时迎面吹来的风 —— 自由,狂野,又惬意。有的从太平洋东岸吹来,有的来自阿塔卡玛沙漠,有的甚至还裹挟着南极的寒气。


Mi Andrómeda

“仙女座” 这个名字正适合这支盯鞋乐队,他们的音乐也的确像星空一般美妙。在编曲上,他们有着类似 Broken Social Scene(加拿大独立摇滚乐团)一样的 “超现实” 手法,毫不在意听众的耳朵是否能受禁受住他们音乐的噪声,不过好在 “湿滑” 的人声平衡了这一点。戴上耳机、调大音量,让这支乐队充满腐蚀性的音符流进你的大脑,蚕食所有的悲伤与烦恼。


Kayros

Kayros 成立于2006年智利西海岸的 Concepción 市,(准确来说应该是一支 Stoner/Doom 乐队)算是智利迷幻摇滚乐队中比较狂躁的一支。他们的歌将 Blues,Stoner Metal 和 Classic Rock 等元素与传统民族乐器结合在一起,如 truuka。(一种在 Mapuche 部落流行的管乐器)迷幻这个词不仅体现在他们的音乐上,更体现在他们的舞台表演和专辑封面设计上。 “迷幻摇滚追求的是将人的所有感官激发到极致,不管是你听到的还是看到的。”主唱 Paves 说。 “一切都很重要:专辑封面,舞台演出,音乐。一切都要迷幻。


Translated by: 高昂哟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