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乐队历史,吉他手 Stuart Braithwaite 说 Mogwai 的作品全都令他们相当自豪:“我们做了很多。刚组队的时候我们还很年轻,所以到了今天,不少同龄人和我们一样从当年一路走来,想必远不如我们成果丰硕。”

过去20年里,英国格拉斯哥五人乐队 Mogwai 以决不妥协、不懈进取的态度,在吉他摇滚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早年 Pavement 主唱 Stephen Malkmus 曾盛赞 Mogwai 是“21世纪最佳乐队”,此后他们的表现也一直在印证前辈的美言。与 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Tortoise 一道,他们领导了一场 Post-rock 运动,并成功超越流派标签,跃升为独立音乐界的关注焦点。然而 Mogwai 拒绝仅以一种独特的声音立足乐坛,各类元素都为他们所用:Doom metal 的沉重,Math rock 的精准,还有尝试以电子乐开创新局面。这群苏格兰人对音乐的好奇,大大拓宽了他们的疆域,他们进而还涉足了电影配乐领域。

回顾乐队历史,吉他手 Stuart Braithwaite 说 Mogwai 的作品全都令他们相当自豪:“我们做了很多。刚组队的时候我们还很年轻,所以到了今天,不少同龄人和我们一样从当年一路走来,想必远不如我们成果丰硕。”

尽管属于最不可能发行金曲集的乐队之一,Mogwai 还是觉得有必要在成立20周年之际进行某种形式的回顾。于是他们推出了《Central Belters》,“融乐队生涯亮点与罕见曲目为一体的集合”。

关于这张唱片,Braithwaite 这么评价:“我们觉得该做些什么,而这似乎是显而易见的选择。乐队都这么多年了,也许很多人只了解某个阶段的 Mogwai。从一开始就追的歌迷当然有,但我发现有些来看演出的观众,在早期单曲和《Mogwai Young Team》发行的时候,大概还是小孩呢。”

Noisey 在格拉斯哥唯一一家 Whole Foods 有机超市外面通过 Skype 采访了 Braithwaite,请他在出门给女朋友买吃的之前,把 Mogwai 的八张录音室专辑排个序。

 

8. 《THE HAWK IS HOWLING》(2008年)

Noisey:为什么这是你最不青睐的?

Stuart Braithwaite:我们的专辑我都挺满意的,所以并不是要贬低这张。只是《The Hawk Is Howling》里有很多歌是我们被弃用的电影配乐作品,这也是为什么它听起来与一般的摇滚专辑不太一样。有些曲目相当不错,但和其他几张比它比较散。所以我把它排在最末。

本来是给哪部电影写的呢?

一部美国片,我都不想提那名字,因为他们对我们态度很差,已经付出的时间也没有得到任何回报。那个导演不知道未经混音的音乐听起来没有混过音的好。那是他的第一部片子,他啥都不懂。反正我们做得挺好的。Dominic(Aitchison)说他最近把当初的录音都找出来了,觉得很不错,一点问题都没有!但导演却把我们的东西和 Sigur Rós 已经打磨光亮的成品做比较,那能一样么!?

为什么这张里面完全没用人声?

我觉得那是因为我们写的时候按照的是根本不需要人声的标准。我们的歌通常有两类:有些是已经做到极致,除了加人声也不知道还能干嘛了,还有一些则是传统的。而这张专辑不属于这两类。

《The Hawk Is Howling》是 Pitchfork 上得分最低的 Mogwai 专辑。乐队会觉得受这种比较负面的评论困扰么?

我觉得谁都不喜欢被人说难听的话。他们好像也就对我们的第一张评价还算可以吧,而其他有些话说得实在太蠢了,叫我都很难当真。我是说,《Come On Die Young》刚出来那会儿我可能更介意《NME》只给了8分这种事。

这张有首很棒的歌叫“I’m Jim Morrison, I’m Dead”。 我最爱 Mogwai 的一点是,你们起的有些歌名真的很荒唐。这个名字又是怎么来的?

我记得这是 Dominic 有次瞎扯的时候说的。就是胡扯呗,一个人说了一句话,另一个人理解错或听错了。这种句子我们还有很多呢。虽然下张专辑一个音符还没写,歌名我们已经有一堆了。这首歌里没讲什么实在的故事,不过名字确实挺棒的。(笑)

 

7. 《RAVE TAPES》 (2014年)

大多数乐队在排专辑的时候都更喜欢他们的最新作品,为什么你们的这张只有第7呢?

《Rave Tapes》是张好专辑,只是我觉得我们本该做得更好。有些歌在现场演过才渐渐变得更为完整。不过也许下个礼拜我就会改变主意,又把这张放第一了。也许它只是没有达到我的预期。这是一张极简之作,本来就是那样的——你把它呈现出来时,会把其他东西填充进去,这时候再去听唱片可能就会显得空泛了一点。我想说的是,这张挺好,《The Hawk Is Howling》也挺好,硬要我排个先后也没办法啊。(笑)

我在一篇采访里看到 Barry(Burns)说觉得专辑名字“蠢”。

是挺蠢的!“录 rave 磁带”是件很英国的事,有很特定的文化指涉。我们还在高中的时候,大伙儿会听磁带录的 rave 现场。简直没有更难听的东西了,整整90分钟净是些乱七八糟、轰隆作响的底鼓声。尽管那么烂,但当时人们的兴致可高了。这个名字很怀旧,也很蠢,但我还是觉得很好。

这张专辑里有很多模拟合成器,让我想到一些经典恐怖电影配乐。

是的,我们很喜欢那种音乐,因为要给《魂归故里》(Les Revenants)写配乐,也听了不少这一类的。我们就喜欢《Goblin》和导演 John Carpenter 做出来的那种片子,所以你说得很对。

我感觉《Rave Tapes》是那种歌迷在日后会重新拿出来品味、挖掘的作品,它有点走在时代前面了。

我知道这张专辑有点怪。不过我真的每张都喜欢——这听起来有点自我中心,但我确实都喜欢。

“Repelish”里面用的是什么采样?

这是一个采样的副本,因为我们不想吃官司。那是我们的一个朋友在大声朗读,读的是一个反摇滚乐电台或是电视节目的脚本。我们就是觉得这样听起来挺酷的。我们经常在歌里那么搞,加入一些很随意的东西,改变原有氛围。这是首好歌,我都忘记了。也许我应该把这张专辑排得更靠前些。

 

6. 《ROCK ACTION》(2001年)

我得再说一次:这张我真的也很喜欢。《Rock Action》是我们唯一的大预算大制作。尽管我们手上有很多曲子,但依然把它做成了一张短小精悍的专辑。这其中蕴含了很多点子,那段时间我们确实挺高产的。我们向来如此,但那时候尤甚。很多人都特别中意这张。

搞了那么多创作最后只留38分钟,会觉得遗憾吗?

有啊,这么做真傻。当时我想着是要再版的,可以加一张 CD 的音乐,加进那些大家没听过的。那段时间很奇怪,有好多乐队在做和我们类似的音乐。不只是模仿我们,还有 Godspeed 那些。所以我们刻意地想做出完全不同的东西,也因此放弃了不少好货。我觉得我们当时的目光还是太短浅了,说真的,谁会在乎2000年有多少乐队听起来像 Mogwai 和 Godspeed 呢?如今这根本就无足轻重。这不,我们又出了一张短得奇怪的作品!(笑)

这张一开始让我大吃一惊,因为它太电子了。不过我还是很喜欢那首有 Super Furry Animals 主唱 Gruff Rhys 唱威尔士语的民谣“Dial:Revenge” 。

哈哈,那个可搞笑了。正如我前面说的,这张专辑制作方面投入很大。那个和我们签合同的家伙听说我们请来了 Gruff,结果发现唱的是威尔士语,就挺生气的。真是好笑!(笑)

为什么要用厂牌的名字来命名它呢?

因为想不出其他好的啊……这大概是唯一一次我们遭遇起名障碍。所以我们就叫它这名了,尽管当时的发行方其实是另一个厂牌(Southpaw Recordings)。大家都被搞糊涂了。

 

5.《MR. BEAST》(2006年)

我们都觉得这张听起来有点太干净了,不过里面的好歌还是不少的。也许是我们在单张专辑里作品组合最强的一次。那是我们第一次在自己的录音室(Castle of Doom)里录音,时间很宽裕,没什么进度要求。有点精耕细作、力求完美的意思。那是 Tony(Doogan)的功劳,他很擅长这种工作方式。也许就是因为这张听起来太好,所以就不像我们了。你懂我的意思吗?我觉得这是张好唱片,而且时机很对。那是我们的第五张,要让别人在乎一支乐队的第五张可不那么容易,所以一定要万无一失。

现在再听,仍能体会到那种干净明晰的感觉,还希望有所改变吗?

我们并不真的想改变什么,因为事已如此,只是我自己最爱的都是听起来比较自然的。从个人角度出发,我希望我们听起来像一支刚刚走进录音室,并且开始尽力演奏的乐队。

那时候 Alan McGee(Creation Records 的老板,曾经挖掘捧红了 The Jesus and Mary Chain、Primal Scream、My Bloody Valentine 和 Oasis 等一系列乐队)是你们的经纪人,他曾经大大地表扬过《Mr. Beast》:“这是自(My Bloody Valentine’s 的)《Loveless》以来我参与过的最好的艺术摇滚专辑。”

这大概是他《Loveless》以后参与的唯一一张艺术摇滚吧!不过确实,他金句最多了(笑)。也是挺尴尬的,因为那时候 Alan 和 Kevin Shields(My Bloody Valentine 主创)闹翻了,但我们又没和他闹翻。等于是 Alan 在利用我们来惹 Kevin。不过,Alan 就是 Alan,大家都明白他那德行。Kevin 肯定也清楚。但是老实说,这种话就是要讲过头才有用啊。我们刚出道的时候 Stephen Malkmus 就说过一些把我们捧上天的话,真帮了不小的忙。因为 Stephen 的话,大家才把我们当回事。这个我懂,谁会去较真说《Mr. Beast》没有《Loveless》好呢?不过我跟你说,《Mr. Beast》是没有《Loveless》 好。(笑)

 

4.《MOGWAI YOUNG TEAM》(1997年)

严格说这才是你们的处女作,尽管大多数人都认为应该是《Ten Rapid》。

要是我们现在能算合集的话,《Ten Rapid》一定稳坐头把交椅。那里头包含了我们的精华。许多《Ten Rapid》里面的歌都应该被放到《Mogwai Young Team》里。不过我觉得只出新歌是很重要的,我是 Joy Division 铁杆,所以信奉这个准则。我们在三个月里写了一大堆歌,这处女作整得就和其他乐队的第二张似的,因为我们之前已经出了那么多东西。我觉得 “Radar Maker”和"A Cheery Wave from Stranded Youngsters"这样的即兴创作最后效果很好。压力对年轻音乐人来说是很好的刺激。大概没人愿意承认,但是必须完成些什么的时候,进步总是很快的。

后摇在那个时候气候渐成,你觉得成为其中的一份子对你们帮助大吗?

关注的目光有很多,但后摇依旧是很地下的。我觉得真正起作用的,是因为我们以及Tortoise、Labradford 和很多被归为后摇的乐队在做的东西,和主流的复古 Britpop 有很大区别。

为什么在录这张之前你们都去剃了光头?

就那时候一拍脑袋觉得这主意不错啊。我们都觉得身处激动人心之时,一个个干劲十足。每个人都很兴奋很专注,还有点小小的精神失常。我们也有疯狂的岁月。

为什么会为了这张专辑重录“Summer”呢?

专辑里就这首我不喜欢,感觉是拼命想把唱片凑满而已。那并不是我们最完美的时刻……

不过那个版本曾经被超级碗期间的一支 Levi’s 广告用了。

是的……没错!这并不是什么难堪的事。但当时起了点风波,因为我们之前的经纪人说版权应该是我们的,结果后来又说是美国厂牌的,搞得压力挺大。但那是《Rock Action》之后好几年的事了,是2002年。

 

3. 《HARDCORE WILL NEVER DIE, BUT YOU WILL》(2011年)

这是你们在 Sub Pop 旗下出的第一张。

是的,在世界其他地方我们都是通过自己的 Rock Action 发的。对我们来说这是关键之举,因为没有了自己厂牌的安全庇护。Paul Savage 自《Mogwai Young Team》之后的再次回归,也是使这张专辑的录制变得激动人心的原因。我觉得很满意。就和我说的《Mr. Beast》的情况一样,有时间把《Hardcore》里的歌单独拿出来听的时候,就会发现里面还真的有特别多佳作。

对 Mogwai 而言,这张专辑听起来相当乐观。

是的,这不是一张凄凉的作品。我觉得我们的很多唱片都有那种感觉在,但这张没有。我并不排斥阴暗,但对我们来说不阴暗反而不那么容易。

“You’re Lionel Richie” 背后的故事很有趣:你们在机场撞见了他,然后就脱口而出喊了他的名字?

是的,我在希思罗机场碰到了 Lionel Richie,那时我正在排队什么的,宿醉未醒,结果就把心里想的说出来了。他只是笑了笑。我猜一直有人和他说那些吧。比如今天有人在路上对我喊“Mogwai”,我于是回了一句:“是我嘿。”我不是什么明星,所以这种情况发生得要少得多。我打赌那人现在一定也在想:“怎么搞的,我竟然把他的乐队名字喊出来了。”想想也挺逗的。

 

2. 《COME ON DIE YOUNG》(1999年)

我还以为这张会是第一。是什么让你把它列为第二喜欢的 Mogwai 专辑呢?

我觉得这张从形式上来看是最完整的。我们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每首歌都理解得很透彻。这张里面的歌经常出现在我们的巡演中。我觉得这是一次我们完全实现了想法的创作。是我非常非常满意的一张。

也是 Barry Burns 加入乐队的一张。

是的,Barry 写了一首歌。但老实讲,他挺晚才加入录音的,所以对我们来说并没有带来很大改变。他是很厉害啦,有很精彩的表现,但真正让我们开始感到他所带来的影响的则是《Rock Action》。

我觉得在这张专辑里,尤其是“Cody”这首歌,人们似乎更喜欢 Mogwai 更工整、更传统的一面。

我大概是乐队里会写这种类型歌曲的人,但我不太多产,所以这大概是为什么我们并不常有这类作品的原因。不过那首效果确实不错。

歌迷也希望你能多开口唱歌哦,经常会有人这么跟你说吗?

并没有唉!(笑)我是会唱的,比如《Rave Tapes》里的一首,还有其他专辑里的一些。但我不是经常坐下来写歌,这大概是最大的阻碍吧。

“Punk Rock”开头的 Iggy Pop 采样是从一段 CBC 电视台的采访里弄出来的吗?

是的。那个采访 YouTube 上有,很值得一看。里面其实有很多大尺度画面被剪掉了,Iggy 可真是把主持人 Peter Gzowski 给镇住了。从 Iggy 的样子来看,那应该是70年代后期的节目。昨天晚上 Iggy 在 BBC 的一档节目上放了我们的歌,真酷。但他没放这首,而是放了《Rock Action》里 “Take Me Somewhere Nice” 。

你们在宣传《Come On Die Young》的时候总是穿着 Kappa 的衣服,甚至有首歌都起了这个名字。为什么呢?

衣服是我们一个意大利朋友送的。并不是正式代言,但 Kappa 是有给我们寄了一箱运动服。现在我们不穿 Kappa 了,但好像它又成了流行。最近我在几家店都看到了,所以有点想再时髦一把呢。

 

1. 《HAPPY SONGS FOR HAPPY PEOPLE》(2003年)

说说为什么最爱这张吧。

关键是因为里面的音乐好,不过确实对我们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一张。《Rock Action》推出之后有一种风潮,随着这张专辑的推出,情况又发生了变化。大家开始对很复古的东西发生了兴趣,就是那些所谓的伪 garage rock。尽管我们做出了很棒的专辑,而且已经坚持不懈地努力了这么多年,可好像就这样“失宠”了。也许我是想多,但当时我就是这种感觉。要知道我们这次真的有所突破,不过好像别人并没有这种认同。但我自己觉着这张里面的东西很丰富多彩,比如有一些从《Rock Action》就开始着手探索的东西。我坚信这是一张很强的专辑。

Jon 和 Barry 这次也有献声。

嗯,太精彩了不是吗!大家都拼了。

你刚才提到了“伪 garage rock”的兴起,就比如 The Hives、The Strokes、The Vines 等等。你会担心你们的一些观众转而去听那些音乐吗?

不会,我们一直活在隔绝的环境中,很多这种事要是不发生的话,我们根本不会去注意。Mogwai 从来都没什么野心,只会想一些很根本的问题,比如自己发唱片就得更花力气宣传,让大家了解,要多巡演什么的。当然也会有一些比较大的、重要的想法,但绝不是什么“我们需要写一首金曲。”我们可不是那种乐队。(笑)

Translated by: Yalla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