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觉得可以放下了。我有太多新的动机,可以再做两张专辑,我可以专心来做接下来的事了。”

这两年,我们不时地能在69cafe 之类气氛舒缓的地方看到抱着木吉他的边远。当年的 Joyside 很耀眼,属于摇滚乐的一代孩子甘愿臣服在 Joyside 的光芒之下。但边远一直看上去都是一个颇为淡定的角色——如果一伙人打群架,边上总会有一个人冷静地说“没事,让他们打完就好”,那么这个角色就属于边远,但他又像自己写的那些歌词,透露出藏不住的真挚,从来不是一个只会看热闹的旁观者。

2009.9.12 Joyside 告别演出 @ Mao Livehouse,图片摄影:杨毅东

在音乐道路的选择上,边远保持自主,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就能付诸行动。所以大众听到不同阶段下风格截然不同的几个音乐项目,但它们永远洋溢着赤子之心一般的浪漫。

我们请边远挑出他五首自己的过往作品,按他心目中的地位排排序。没有多少“凄美”的成分,他比你想象得要更实在而真诚。

 

5. Nothing To Do(Joyside,2004)

NOISEY:很多人在刚接触到 Joyside 时,都被《Drunk is beautiful》那句文案——“这是一张能杀人的唱片”——唬住过。现在看来你还认同这样的评价么?

边远:我总是胡说八道,不要那么相信我。如果现在让我来说,我觉得可以把它形容成一种电击吧,被电死的就电死了,没被电死的更倔强。

很多人可能没看到过 Joyside 演出,离“年轻帮”那种生活方式可能也很远,但依然不乏很多人到现在都对当年的“清河朋克”念念不忘。之前许宸和我们聊的时候,就挺不能理解为什么好多外地的小孩都这么推崇那样一种生活状态。你怎么看这个事?

那是我人生中最无忧无虑的一段时光,尽管经常没钱,可是跟朋友们一起过日子、做音乐、瞎折腾,有很多有意思的经历。 不过我觉得没什么可推崇的,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经历,都会拥有自己的朋友跟状态,做自己吧。

Joyside 在无名高地的演出

写“Nothing To Do”的时候也是醉的吧?

我没有什么歌是喝醉了写的,写歌的时候就专心地写歌,喝酒的时候就认真地喝酒,一心不能二用哈哈!



4. The Last Song For The Endless Party(Joyside,2009)

《Maybe Tonight》这张 EP 是解散前几个月发的,但歌词里不断在重复“This is the last song”,是个巧合而已吗?

写的时候确实想过这首歌可以当做 Joyside 的最后一首歌,对身边的各种事物,我总是有一种它们随时都会完蛋的感觉,但不是悲观的颓丧,而是可以有一个新奇开始的激动。所以当有的人觉得我的歌丧的时候,我认为他们并没有真的明白,而是误解了。

这是一首特别浪漫的歌。对于很多人来说关于这支乐队的记忆都像是一场场 endless party, 在 MAO 的解散演出也成了“the last party for the endless songs”。现在你觉得在当时那个节点结束 Joyside 是最恰当的么?

不知道乐队其他哥几个怎么想,我个人觉得当时的 Joyside 还差一点,差5米吧,就到山的顶峰了。不过当时一切都到那了,所以在那个节点结束也算恰当,很多事情注定无法完美。

Joyside。图片摄影:杨毅东

在 Joyside 早期你说过“所有文字都是骗人的”,但这首歌歌词听上去很真实也很诚恳。

我又胡说八道了哈哈。我觉得这首歌是一首特别帅气潇洒的歌,有一段时间我都忘记它的存在了。后来有一天看到微博上有个朋友转发了这首歌,我就又听了一下,惊叹自己写了这么好的歌词。“This is the last kiss for our endless love / And it remains in our deathless blood”、“In the colourful misted light / Nectar liquors flow / Baby I know you feel so right / but I gotta chase tomorrow”,多帅哈哈!



3. Fire(Joyside,2007)

《Booze At Neptune's Dawn》发行那年 Joyside 进行了一次欧洲巡演。当中有个小故事,发生在本来没排进日程的伦敦,你们翻唱 The Parkinsons 的“Nothing To Lose”,没什么人记得住的70年代的老朋克,结果就是那么巧,他们主唱在台下,也没人认出来,最后他也上台了。当时你什么反应?你会觉得这更像是冥冥之中安排好的么?

其实他们是90年代的乐队,不过风格挺70年代的。当时他冲上台的时候,我以为是个什么奇怪的傻哥们,后来仔细一看发现就是 The Parkinsons 的主唱,挺惊讶的,我也很兴奋,跟他一起愉快地把那首歌唱完了,看起来他也很高兴,有中国的乐队听过他们的歌,他们并不是很出名的乐队。

Joyside 在欧洲

如果让你穿越到70年的英国生活一段时间的话,你乐意吗?还会做出一样的东西吗?

我觉得不错啊,再往后倒点,倒个一、二百年更好。会做出什么东西说不好,看受到什么刺激吧。

你觉得上面挑的这三首 Joyside 的歌有什么共同点吸引了你做出这样的选择?

仔细想了想,我觉得这三首歌其实特别不同,可能因为这三首歌的词曲和整体感都很完美吧,所以我选了它们。

图片摄影:Matthew

 

2. 就在今夜(边远,2014)

这首歌是关于2012年12月21日世界末日那个玛雅传说的,对吗?你还记得那天你都做了什么,来纪念“末日”这么一个幻想色彩浓重的节点?

是的,大概是07年,从一个朋友那得知了这个消息,后来就一直挺期盼和关注的。那天我跟往常一样,该干嘛干嘛,心想着能突然来个惊喜震撼一下什么的。

所以你是个相信命运定数之类说法的人吗?如果有来生,你想成为什么?

也不算,我不信任何的宗教,不过我相信宇宙中冥冥存在着一种深深默默的力量,引导着一切。以前总想来生当个什么别的玩,现在不想了,不想有来生,如果还是得有的话,那我就选择当一团气体吧。


图片摄影:陈子超

 

1. 雨滴小姐(边远,2014)

《寂灭》是一张充满幻想的专辑,有很多关于宇宙的意象。那段时间是受了某些东西影响才写了很多关于这些意象的词吗?

那段时间经常一个人呆着,有时会试着用心灵跟宇宙对话,同时也觉得一切越来越虚无。也是因为之前写的歌已经把大多想表达的东西表达过了,想寻求些新的感觉,表达些没什么人表达过的东西。还有就是我小时候梦想过当一个天文学家的,哈哈。
 
此外,在《寂灭》里有很多诸如生死之前没太涉及过的、更加宏大的话题,跟乐队时期的边远听上去差别挺大的,而且以往讲“女性”可能都还停留在从男性角度出发的“痴迷”上,“雨滴小姐”以及这张专辑别的歌里,更多透露出的则是“崇敬”了。这个阶段的哪些经历让你视角更成熟了?

其实并没有成熟,只是跟前面说的差不多,就是之前写了太多差不多的东西,想换个角度体验一下吧。不过“雨滴小姐”这首歌就是纯粹写雨的,跟人无关。从小到大,雨是这个世界上我最喜欢的存在。

做专辑这事会有比较长的周期,所以大众对创作者可能会有个理解上的滞后,毕竟从创作到发行中间经常隔了好几年。你之前说不想再纠缠于”小夜曲“时代了,是打算拿出什么样的新动作吗?

嗯,我跟这些歌确实纠缠了太久,早期的排练到定型,用了很长的时间和很多的方式来找到最贴切的感觉。去年又用了很长的时间来做其中一些歌的伴奏,这样我演出的方式可以很自由,可以是很多人,也可以就我自己。所以,现在我觉得可以放下了。我有太多新的动机,可以再做两张专辑,我可以专心来做接下来的事了。

 

顶部图片摄影:杨毅东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