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方把场地选在了马拉喀什城外的高端旅游区 Palmeraie,最终敲定的近两万五千平米的别墅场地,号称是非洲大陆最大的环保生态综合体居住区。

柏柏尔人一手建造的马拉喀什位于北非摩洛哥王国境内阿特拉斯山脚下,曾经一度也是王国的首都。如今马拉喀什是摩洛哥第四大城市,一直游客不断。著名的景点除了有上千年历史旧城区的 Jemaa el-Fnaa 市场,还有法国艺术家 Jacques Majorelle 在二十世纪初设计建造的 Majorelle Garden 花园,后来因为变成了20世纪法国最伟大的时装设计师伊夫·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的居所,而一炮而红。

从今年六月开始,摩洛哥政府对中国持普通护照公民实行了落地签证免费的条例,一直都想去非洲大陆探探究竟,也听说了今年夏天在马拉喀什有一个名为 ATLAS 的电子音乐节,我就跟几个住在比利时的朋友一起订票在九月初抵达了马拉喀什。ATLAS 主办方大多来自欧洲,有总部在伦敦的 Resident Advisor、Secretsundaze,以及阿姆斯特丹的 Red Light Radio、Cartel Amsterdam、鹿特丹的 DJ Broadcast 等等。大部分的工作人员以及参与的厂牌都来自荷兰,而摩洛哥本地的演职人员也占了一小部分。

1476945099159614.jpg来自阿姆斯特丹的音乐人 BeatuniQue(左)在 Red Light Radio 现场演奏

主办方把场地选在了马拉喀什城外的高端旅游区 Palmeraie,这一区的大大小小别墅酒店都配有泳池,并未脱离后殖民的影响,基本上所有的经营者都是法国人。听说主办方是在订酒店的某个网站上找到了最终敲定的近两万五千平米的别墅场地,号称是非洲大陆最大的环保生态综合体居住区。整个场地按照原有的设计搭建了两个主舞台,此外,入口处屋顶设置了临时搭建的 Red Light Radio 厂牌的现场音乐陈列台,并通过 YouTube 在全球范围内现场直播。

音乐节在周四晚上开幕,当晚的开幕式只有主台的现场表演。开场的艺人是摩洛哥裔旅居巴黎的二人组合 Gania Jugurtha,他们的音乐号称是东方传奇色彩加柏柏尔民族传统音色的结合。开幕当天晚上的仪式也是很多,除了马拉喀什本地某个文化处的代表上台致辞,还有当晚演出的本地艺人上前煽情致辞。荷兰来的主办方倒是没有上台,看到他们都在跟技术人员一起忙前忙后。

当天的秩序稍有些混乱,因为音乐节场地周围没有公共交通,来参加音乐节的游客以及演职人员都分散开来住在不同的地方,有一些人甚至从马拉喀什老城区赶来。由于语言及工作方式的不同,不时听到摆渡车司机连车带人走丢的消息,所以音乐节安排的交通系统几乎瘫痪。压轴好戏是来自英国的大牌制作人 James Holden,他为摩洛哥本地的资深民族乐团 Maalem Houssam 制作了前所未有的现场混音,James Holden 本人相当认真敬业,从下午就开始在现场等候调音彩排,在演出结束谢幕后还不忘跟 Maalem Houssam 乐团的前辈们一一鞠躬握手,以示敬意。我留意到来参加音乐节的人群大多来自荷兰,而扛着机器挂着记者证的占到了人群的百分之二十左右。一群来自鹿特丹的年轻人引起了我的注意,他们一行四人统一着装,问了才知道他们几个人为了 ATLAS 音乐节用心做了团服,想必是很亲近的朋友,四个人在音乐节期间形影不离,而且整个四天也没见他们换过行头。

1476944841920987.jpg一群来自鹿特丹的观众连续四天都身着自己提前做好的音乐节团服

从音乐节第二天开始,场地的所有舞台就都开放了。从中午就开始现场直播的 Red Light Radio 成为开放场地,在没有指定演出的时候,所有人都可以在这里即兴表演,来自阿姆斯特丹的 Beatuni Que 演出时就有路过的法国游客抱着奇怪的弦乐器上台献唱。而这个舞台作为推出新人的场所,除了在现场的一些欧洲制作人在寻觅新鲜 DJ 面孔,通过网络直播的宣传效果应该会更大。当天正午时分,场地的泳池部分也全面开放,所以在现场身着泳装的人也多了起来。除了整个场地的豪华装修,以及面积庞大的大小多处休息区,音乐节也提供了收费的水烟、餐饮以及按摩服务。喷泉草坪入场处在日落后还细心地安排了灯光艺术表演。结果,这样舒服的环境导致了舞池偶尔缺少人群的尴尬场景。

我最想看的远从华盛顿飞来的 Beautiful Swimmers 在周六午夜时分的演出不到两小时,其中有一个多小时,DJ 台下面只有寥寥无几的三五个人在收敛地蹦着。算是压轴的 WU15(来自伦敦的 Henry Wu & K15)在演出时也是差不多的场景,舞台另一边,在隔着泳池的休息场地里坐着躺着休息的人群跟舞池中的人数显然不成正比。后来听工作人员透露才知道,不知是因为跟当地合作方的沟通上出了问题,还是时机赶的不好,本来预计会有上千张门票售出,但实际售出的门票只有五百张。好在些许失控的现场并没有影响各位演职人员的发挥,该专业的地方倒是一点也没有缩水。倒是下了大本钱的投资方为了明年能继续做 ATLAS,在宣传上花了更大的精力,记得音乐节期间空中飞来飞去的航拍就一直没停过,各大媒体报道所选用的官方图片跟录像素材的质量也都无比专业。

我在音乐节期间结识到的几个来自阿姆斯特丹以及巴塞罗那的朋友,才发现几个人都在相关产业做宣传工作,也是拿了媒体证件免费来到音乐节的。为期四天的音乐节结束后我们一起在马拉喀什吃了一顿散伙饭,饱足之后才发现误撞入的餐厅门牌标示眼熟的很,原来这家餐厅也是 ATLAS 的赞助方之一。第二天一早在离开摩洛哥的飞机上巧遇 Beautiful Swimmers,Ari 跟 Andrew 两个人连时差都没来的感受就要赶场去柏林的下一场演出了。他们俩对整个音乐节表示还满意,表示如果有机会,明年的 ATLAS 他们还是想继续参与,因为这样高水准的音乐节在非洲大陆一定有进步的空间。


下拉浏览更多照片:

1476945424954577.jpg阿特拉斯山附近原土地风貌

场地中央过道,连接两个主要舞台

英国制作人 James Holden 在开幕现场等待调音

临近开幕还是空荡荡的观众席

1476944840663076.jpg接近日落时的天空

音乐节下午泳池附近的普遍状态

Molly 上场,舞动的人群

现场大军团媒体界设备一瞥

去往音乐节场地的路,可以看到远处的阿特拉斯山脉

摩洛哥本地民族乐团 Maalem Houssam 开幕表演

凌晨时分在泳池旁边休息的观众们

来自瑞典的 DJ Kornél Kovács

回程在机场偶遇住在华盛顿的制作人 Beautiful Swimmers


Photographer: 梁昆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