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 Mike Milosh 讲述他如何在最新专辑中歌颂真爱、寻找真我。

每当剧变突至,总是会伴生一些情感:因为担心失败而恐惧;因为不知道变化因何而来、如何出现而困惑;因为日常节奏被强行打破而愤怒;或是因为突变带来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而满怀希望。保持一成不变,其实就是甘于无聊。所以改变是必须的,但又是艰难的。在音乐领域,改变可能让你就此销声匿迹,也可能让你高歌猛进,你可以紧随流行文化与时俱进,也可以原地踏步力求安稳,在音乐中讲述你的人生起伏。在过去的五年里,来自另类 R&B 组合 Rhye 的 Mike Milosh 也经历了不少改变,如今,他带着最新专辑和满心的希望重归我们的视线。

在多伦多的救世主教堂,Milosh 坐在一张长椅上接受了我的采访。小时候他就曾在这里表演大提琴。当我问起他是否觉得《Blood》,也就是于 2月 2日发行的 Rhye 的第二张专辑,是否代表着他的回归时,Milosh 陷入了思考:“我不认为这是一次回归。可能我对事情的看法和其他人都不一样。”这话倒不假:乍一看来,Milosh 是个很安静的人,但每当我们(媒体、听众等等)对他的作品有任何不一样的解读,他都会立即发起反驳。他说:“我一直在世界各地巡演,参加了无数的演唱会。我不觉得这是什么回归,我又不是退出乐坛后又重新复出。我一直都是这个节奏,我也不会让别人控制我的节奏。我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在行动。”

Rhye 的人气是在 2013年引来了突破。那年他们推出了令人惊艳的首张专辑《Woman》。这张唱片听上去就像雷阵雨过后的湿热夏日,令人浮想联翩。《Woman》是一曲爱的赞歌,也是为 Milosh 当时的妻子而作,是一张定格于那个时期的唱片。广义上讲,这张专辑是时下乐坛另类、电子 R&B 风潮中的一员,类似的风格我们在 SydFrank OceanCharlotte Day Wilson 等以类型混合与创新见长的音乐人身上都能看见。(Milosh 并不是这一潮流的创始者,他只是其中的佼佼者)。狭义上讲,这张处女作代表着 Milosh 曾经不一样的人生,而随后的他不仅和妻子离婚,还和自己的所属的厂牌闹掰了。

Milosh 花了整整两年的时间制作《Blood》,在他看来,这也是无奈之举。“我也是没办法,我没有选择。我必须买断合约,才能继续制作第二张唱片。我花了一年的时间和律师进行协商,而且这需要花费一大笔钱,所以我开了大量的演出,赚够钱买断合约。”他说,“买断之后,我才开始制作这张唱片。”从那时起,这张专辑(他向我强调这并不是一张概念唱片)才开始成型。在巡演的过程中(Milosh 和他的乐队在四年的时间里共开了 476场演出,跑遍纽约、蒙特利尔、柏林等各大城市),他也会抽时间写歌,创作时使用的设备就是他巡演时随身携带的器材,所以这些歌曲的完成度非常高。

1518551534856310.jpg

随着 Milosh 投身专辑处女作、用法律手段为艺术而战,他的婚姻也走向了死亡。“分手是很痛苦的,分手没有轻松可言。”他平淡地说。Milosh 自己的婚姻并无怨言,而他对这段婚姻的感受,也在他的新专辑中有所表达。《Blood》的第一首歌“Waste”就是在描述这段感情(这也是专辑中唯一描述这段感情的歌曲)。在这首歌中,Milosh 伴着温柔的打击乐动情唱道:“we’re goin’ through some changes”。在“Waste”中没有任何怨恨,有的只是柔情与悲伤。它在哀悼感情已逝的同时,又超越了单纯的悲痛。它是一种释然,是一次只能和自己进行的对话。“有些人觉得我把这段感情视作浪费时间(waste),但这并不是这首歌的意图。”Milosh 解释说,“这首歌是在惋惜我没能付出更多努力阻止感情走向终结,或者说,这段感情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你也无法力挽狂澜。我真正想说的是我什么都做不了非常可惜。”

从这里开始,《Blood》进一步深挖,叙说人生起起落落,将新的恋情、难忘的瞬间一一道来。他告诉我,这张专辑本质上是非常乐观的。“它基本上是在讲述我两年来的生活,像日记一样记录每个瞬间。我并不认为这是一张悲伤的专辑,虽然很多人可能会这么想,但我觉得这是一张快乐的专辑。也许人们从听觉上感受到的是忧伤,但对我来说,它并没有那么悲伤。它表达的是美,而不是哀。” Milosh 最厉害的地方,是让他自己的个人体验超越了个人的局限。他的作曲、编排、以及精心打造的歌词听上去浑然天成,并且把我们紧紧包裹在了这些情感之中。能够唤起听众如此强烈的情感反应真的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Milosh 称他在自己和唱片之间搭建了桥梁,把自己的感觉、情绪及平和灌输其中,让他和他的听众能够在这个空间中自由徜徉,感受其中的一切情绪。

这也是一张非常适合跳舞的专辑(比如带着骚气贝斯线的“Count to Five” 和“Taste”就是不错的舞曲),也是一张能够贴近你的内心和想法的专辑。比如“Please”这首道歉歌,大概是 Milosh 最加拿大风格的一首作品。玩笑归玩笑,Milosh 在这首歌曲中讲述了放下固执、体谅爱人的重要性,在他看来,这也是一种满足。整张专辑的主题在“Phoenix”这首歌上达到了一个顶峰,他和着 funky 的吉他唱着“this love has a hold on me,”,讲的正是他的新恋情,和他现在对幸福的感受。副歌部分沉重的呼吸声和兴奋的释放,甚至给人一种性高潮的感觉。

专辑中的性欲或者肉欲元素也是双向的。《Blood》的封面是他的女友兼合作人 Genevieve 在冰岛阳光下的裸照。Milosh 的立场很坚定,专辑中涉及到的性元素绝对不能物化女性。鉴于当下的女性问题,尤其是娱乐圈的女性问题,这种立场非常重要。“我希望男性听众从我的专辑中听到的不是物化女性,而是彼此尊重,”他说,“爱是相互的,不能把它过渡性化。我在歌词中谈性说爱,是因为性也是一种爱的表达,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1518551498353269.jpg《Blood》专辑封面

《Blood》是对全新自我的一次探索,而且充满了温暖。Milosh 说:“专辑封面代表的就是这张专辑对我的意义 —— 努力活在当下;锐意进取,不要被过去束缚。这张唱片中传达了很多个人胜利。”能够看到一个光明的现在和更加光明的未来,这本身就是一种改变。

Translated by: 伽叶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