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跟 Soundcloud 新一波 rapper 们背后的制作人聊了聊。

当下说唱音乐中最具活力的运动通常都集中在基于流媒体平台 Soundcloud 的风格中。但将这些艺人联合起来的,不仅仅是网站的选择,甚至也不仅仅南佛罗里达场景(由 Spaceghostpurpp 和 Denzel Curry 等人开辟)的相同出身。还有这么一种相同的声音:爆裂,低保真,猛烈沉重的贝斯,还有如同打击乐一般的说唱 flow。而这种声音大部分都出自制作人 Ronald J Spence Jr 之手,他更为人知的名字是 Ronny J。 

在新泽西小镇的成长过程中,Ronny J 并没有听过多少说唱音音乐,但在搬到迈阿密后,他感受到召唤,加入了 Denzel Curry 的 hip-hop 团体 C9。如今的他依然是 Curry 最紧密的合作者之一,同时也是 Smokepurrp 和 Lil Pump 的御用制作人,此外还为众多 Soundcloud 红人制作音乐,如 Keith Ape、XXXTentacion 以及 Ski Mask the Slump God。眨眼之间,他见证了朋友们从跟他在卧室里一起录歌到签约大厂牌的星路历程。

现在他自己也加入了签约大厂牌的行列,从 Atlantic Records 拿到一纸合约,证明了 Soundcloud 说唱音乐的未来并非那么暗淡。“我想让人们知道,他们也能做到,”近期他来到 VICE 的洛杉矶办公室录制 Beats 1 的 Noisey Radio 时说道。“我在这一行里还挺成功的。我还没有达成自己的终极理想,但你们同样也可以获得成功,只要你努力坚持。总有一天能做到。”


Noisey:你从小就喜欢搞些创造吗?  
Ronny J:是的。经历过不同阶段。我有一阵子喜欢干冒险的事,然后突然有一天变得特别艺术,总是在画画。当时想当一个建筑师。小时候音乐从来都不是我的主要兴趣。那会儿没做过音乐梦。主要就是想当一个建筑师。 

你什么时候开始听音乐爱音乐的?  
很自然地。我记得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经常会去厨房翻出锅碗瓢盆,敲敲打打。后来我爸妈注意到了,就给我买了第一套鼓。那时候也就五岁吧。那之后就一直打鼓了,而且小时候总去教堂,就给合唱团打鼓什么的。 

什么时候开始做 beat 的?  
大学第一年的第二学期开始,应该是 2011年末或者 2012年。

你在哪上的大学?  
我上的是一所 HBCU(传统黑人大学),是南佛罗里达的佛罗里达纪念大学(Florida Memorial University)。然后我在新泽西的一所社区大学继续学习,叫做康登县社区大学(Camden County)。再之后,我去了迈阿密的艺术学院(Art Institute)。再之后是巴里大学(Barry University),一所私人 D2 学校。再后来就退学了。 

你怎么到处换学校啊?  
我去过一次迈阿密之后就一直念念不忘。当时还没正经做后来的那种音乐。我想回去只是因为我爱上了南佛罗里达。那边儿太美了。新泽西真算了。然后我才开始做音乐,后来基本上到了只要能留在迈阿密让我干啥都行的地步。我在佛罗里达没有家人。所以我琢磨着只要能找个学校上,我就有地方住。而且我爸总是叨叨我说,“孩子,你得上学。”因为他觉得我根本做不到。 

你小时候都听什么?  
教堂音乐。说实话,我不是听 Biggie 和 Tupac 长大的,跟多数听 hip-hop 的人不一样。我小时候听了各种教堂音乐,上中学之后,我开始听 The Clipse 和好多 Lil Wayne 的东西。看了好多 MV,是这样才听起说唱的。来自家庭的影响基本没有。 

咱们聊聊你最早做的一些音乐吧。你最初是做些器乐曲目还是跟别人合作啊?  
我有个非常好的朋友叫做 Charlie Heat,他现在签了 Kanye West 的厂牌。那孩子是我最好的发小儿。我开始搞制作就是因为他。小时候我俩都是一个鼓号队的,经常一块儿胡闹。是他带我走上制作道路的。那时候他跟一个叫做 Young Savage 的艺人在费城合作,然后把我介绍了一下。然后我们就开始一起弄,做了几首歌,那几首歌就是我最早的作品,但这些歌到最后也没怎么着。 

他其实没教过我什么事儿。我也不愿意问,我向来喜欢自己学,这样才能有自己的方式和套路。所以我现在才能有自己特有的风格。所以可以说,是他做事的态度激发了我的积极性。他给我演示过几个小技术,但从来没有那种“beat 就是这么做的”的东西。我基本上就是每天捣鼓软件学会的。最开始我用一台 PC 上的 Reason。后来换了 Mac,改用 Logic。现在用的还是 Logic。总之就是我每天都捣鼓软件,看 Youtube 上的教学,就这么学会的。 

对那些不熟悉你的音乐的人,你会怎么描述自己的音乐?  
野路子。世外之音。格格不入,没有规则。我从来不考虑乐理。我的一些合作者就会使用音乐理论——我不反对——但我不是靠这个的。所以我们的音乐就是特别狠,特别糙特别脏。不过我也做截然相反的东西,特别柔的那种。说实话,我可以做任何我想要的风格。EDM 的东西我也行。流行我也行。不过我有自己的风格。你一听就知道是我。

咱们回顾一下 Raider Klan 的那个时期吧。Denzel Curry 真的是你合作的第一个大牌么,还是之前就另有其人?  
那会儿在三州地区,Young Savage 还是挺有名的,但是后来我遇到了 Denzel 他们那帮——Denzel 那会儿在 Twitter 可有 5000粉丝呢。当时我感觉就是,“我去,你算个人物啊!”所以没错,他们确实是我最早一起混过的人物,最起码他们在网上有一号。

Denzel 离开 Raider Klan 之后,发了“Ultimate”等歌曲,带着全新的声音重新出山。这些东西是你俩一块弄的吗?  
是,但并不是我俩刻意商量出来的。我能混到今天这步,这一点很重要,我希望人们能明白。我们从来不商量。没策略。虽然我现在总是尽量按计划行事。但所有当时那些歌,我都没有叫他来试着说唱。自然而然的。我们就在一块随便玩玩。跟 Denzel 做出《Imperial》和“Ultimate”的时候我俩住一块。所以整个创作过程就相当于哥们儿一块天天混混出来的。每天都很平常。

你当时住的是他们那个大房子么?  
那幢 ULT 宅子?没错。那房子真酷。不过其实就是一个大家一块玩的地方。那里基本上每天都会出现五个新人。是个非常有创造力的地方。 

做这些 beat 的过程中,你有没有参考过任何 grime 或是 dancehall 的东西?  
很自然吧,我非常受 EDM 音乐的启发。我喜欢去锐舞趴。我喜欢那种东西。但真正在做 beat 的时候,我不会去刻意尝试对我听过的任何东西进行再创造。也许假如我听了一段节奏或者一段 808 鼓点,大为震动,心想,我得试试这个,但我不会去进行加工。我不会去对我做过的任何东西进行再创造。很多时候人们会说,“yo Ronny,给我弄个‘Ultimate’或者‘Sippin' Tea’那样的歌,”我从来不这么干。可能就干过一次,是为了钱。但我真的不喜欢那么弄。

你觉得你和 Denzel 之间为什么会有这么稳固的关系?  
Denzel 也是个非常冲的人,真的。尤其是录音的时候。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Denzel 其实也是个非常和善的孩子。我俩都很真诚,所以在一块很处得来。就像我说过的,我们俩之间从来没有这样的对话,“好呀哥们儿,你知道,我觉得你很酷,你很酷,咱俩得当好哥们儿。”从来没这样过。全都是自然而然的。

所以在 Denzel 之后,你的音乐似乎受到了更广泛的接受。那之后你做了些什么?  
我从来没有过哪段时间心里想的是,“跟 Denzel 的合作就算到头了,接下来我要去做点别的了。”只是有段时间 Denzel 签了约,资源更多了,所以他想尝试一下跟别的制作人合作。我绝对支持啊。差不多也是那会儿我开始和 Smokepurpp 以及 Lil Pump 合作很多。因为我们都住在迈阿密。我们就开始一起发东西,三天就好几百万播放量那种。现在我们都签约了。每个人。Denzel 是我们这一拨里第一个签约的,不过现在基本上我们每个人都有合约了。多好的事儿啊。 

说到 Pump 和 Purpp。你们当时都在迈阿密,经谁介绍认识的?  
网上总看见他们嘛。我心想,“这俩人是谁啊?都没见过呢。”后来 Purpp 突然开始巨火,所以有一天我主动联系了他,我说,“Yo,咱们一块玩玩啊。”然后一起做了那首“Kilo”的歌。特火。就这么认识的。我就在 Twitter 上跟他们联系,然后就一块玩了。 

而当时 Pump 总是跟 Purpp 一块玩?  
没错,他们都在一小屋里住着。真的就是一小屋。我带着我的电脑、麦克就去找他们了——然后就开始干活。

对那些不了解 Lil Pump 的人,你会怎么描述他?  
Lil Pump 酷毙了操。这些哥们儿都是我亲兄弟,知道吧?他特别有意思。X 也特别好玩,但是 X 更悠闲一点。他不太爱出去瞎混疯玩什么的。Pump 和 Purpp 则是那种喜欢嗨药,活得特躁那种。反正说真的,他们都特别好玩。 

咱们还得聊聊 XXX。你最初怎么认识他的?  
通过我和 Denzel 的一个共同朋友。有天他过来,说,“我认识俩孩子,X 和 Ski,都是从布劳沃德来的,你们应该认识一下。”就在同一天,X 和 Ski 也来了。Denzel 想跟他们聊聊做点什么东西的事,但是他们好像已经有自己的事儿了。根本没认真听。结果那天到最后,我、X、Yoshi Thompkins 用 C9 的名字做了一首歌。X 很酷,就是不爱说话。他就那样性格。如果不认识你话就很少。但当时我看他的样子,就知道这人是靠谱的。所以我懂他,他不会跟谁都愿意掏心窝子的。必须是对的人,特别的人。

后来他就经常来了——他和 Ski ——我们就不停地做东西。那会儿差不多就是 Denzel Curry 做了“ULT”的时期。一切都在酝酿之中。我们有很多计划,各种开趴体,干了很多不同的事。结果到最后 X 也搬进来住了。然后我们又做了一堆东西。我们的关系基本就是这么建立起来的。X 一直是我最喜欢的人之一。因为他特别丰富。超级有热情。我喜欢他工作的方式。直接就干,不废话。从来不浪费时间。他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这一点我也很有共鸣。我向来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绝对的。他是我兄弟,铁的。

现在各路艺人都想跟你合作,你又签了大厂牌合约,感觉如何?  
挣的钱完全跟以前不是一级别。我的自信心一直很强,但现在跟之前又不是一级别的了。完全就是因为我知道人们真的欣赏我做的东西。就那种不费吹灰之力的感觉。

我眼前有很多非常疯狂的可能性。我在做电影原声。跟最大牌的 EDM 制作人合作。我在跟 Skrillex 合作,我们现在做的东西超级疯,完全是下一级别的。甚至都不能称为 Ronny J 做的 EDM beat。这些疯东西完全是前所未有的。

还有一个我现在在南佛罗里达做的项目是《Oh My God, Ronny》,会邀请所有我合作过的最火的佛罗里达艺人。一张碟囊括一堆火爆歌曲。唯一一个外地合作者是 Travis Barker,这歌也会超级屌的。

今年有什么具体的计划吗?  
当大牌。以后见人就不用介绍自己了,都知道我是谁那种。我的目标是25岁前成为百万富翁。

看起来你已经上榜了啊!  
是啊,数字不会撒谎的。我们又不会去花钱买粉丝,买收听量。这都是真的。

梦想中有没有想要合作的艺人?  
我希望能跟 Michael Jackson,那就太牛逼了。不过还很想跟 Justin Bieber 合作。还有 Uzi,不过 Uzi 的合作已经敲定了。还有 The Weeknd。真的,我超爱旋律性的东西。我很尊敬老一辈传奇们,但我是那种放眼未来的人,我不会坐那听一堆老东西。不好那口儿。对好那口的人我也没有任何意见,完全没问题。但我总是看前方的。

我想要做出新的声音。我从不满足。想要新的东西。所以说真的,回答你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主要看中跟很多新人的合作:比如 Playboi Carti,那个超级厉害的年轻小伙儿。我意思是,如果真的能有机会跟 Jay Z 什么的合作,当然不错。都是传奇嘛。但如果没那样的机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Translated by: 席梦思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