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的发达让人们变得自恋和虚荣,甚至达到了自我崇拜的地步。”“自拍可以等同于复制出一个个体,而这些克隆角色的由来是出于对自己的迷恋,甚至是仰慕。”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因为音乐没有太过于明显的特点,以至于我经常会混淆一些比较“生涩”的名字。比如我有段时间就以为 Darren Hayes 和 Dev Hynes 是一个人、Mayer Hawthorne 和 Ryan Hemsworth 也分不清谁是谁。来自加拿大的 Ryan Hemsworth 去年推出了半长(区别于全长)专辑《Alone For The First Time》,平心而论这张作品并没有获得太多的关注。空灵、印象派的 lo-fi 流行曲风就像他的名字一样被埋没在了歌海中。不过今天这支“Too Long Here”的 MV,让我暂时记住了他的名字。

这段视频描述了一位清秀的年轻姑娘闲暇时间喜欢四处自拍,在车站等车时,逛街看到新鲜玩意儿时都忍不住要捏一张。来自费城的美妙声音 Alex G 完全掩盖了伴奏中所暗藏的诡异桥段,直到她不经意瞄到了熟悉的身影,这一切开始变得古怪起来……

“科技的发达让人们变得自恋和虚荣,甚至达到了自我崇拜的地步。”Ryan Hemsworth 谈到这支 MV 拍摄的初衷。“自拍实际上没法和危险或者恐怖这种词联系在一起,但如果往深了想的话,其实可以衍生出非常惊悚的故事。”导演 Alex Girav 补充道:“自拍可以等同于复制出一个个体,而这些克隆角色的由来是出于对自己的迷恋,甚至是仰慕。”

看到最后很多“自己”集体向你跪拜的那个镜头,确实让人有些背后发凉,不是吗?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