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敢拿银行卡和你打赌,你已经有很多年没听过这样的英伦乐队。

“那你准备从什么角度写?”

这里是位于伦敦东区的 Rough Trade 唱片店,Sports Team 的乐队主唱 Alex Rice 正站在台上测音。整个场地非常安静,他突然向台下的我抛出这样一个问题。一分钟前,他还像只骄傲的天鹅在台上趾高气昂,来回踱步,现在,他又带着一脸迷人的坏笑,询问 Noisey 准备怎样报导他们的乐队。

说真的,Rice 根本没必要担心我们的报导,Sports Team 的现场演出胜过一切评论。在过去的一年里,关于他们的表演的讨论像野火一样蔓延,人们迫不及待想要去现场亲眼看看 Rice 和他的一帮烂仔成员。他们通过口口相传走向爆红的故事,很像之前的 Fat White Family,以及最近的 Shame。乐队的现场演出极具魔力,骄傲中又带着一丝癫狂,面无表情、全程沉默的键盘手更是把 Rice 的张扬表演烘托到了极致。至于他们的音乐(继一年前的伦敦首秀后,他们刚在一月份发行了首张 EP),不妨想想 Stephen Malkmus 的冷幽默大杂烩,没有铜管乐器的 Haircut 100,Paul Heaton 和 Jarvis Cocker 的创作能力。毫无疑问,Sports Team 就是按照冠军模子印出来的。

乐队的六名成员是几年前在剑桥大学读书时认识的。大学城的音乐环境比较奇怪,他们没有定期的演出之夜,而是通过在派对和大学舞会上演出起步,有时甚至是在凌晨六点跟在 Nero、Loyle Carner 和 Pendulum 屁股背后演出。因为观众们都不想听吉他音乐,所以 Sports Team 必须玩出新花样。在今晚的演出开始前,Rice 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告诉我:“我们会把演出搞得像脱口秀,讲各种段子,打扮得特二,假弹吉他 solo,或者是在舞台上干架。”

在当时,乐队的角色分配和现在并不一样。乐队成员会争抢同一个位置,Sports Team 一度出现了四位主音吉他,用贝斯手 Oli Dewdney 的话来说,就是“乱成狗”。但六位成员都很喜欢这项事业。毕业之后,他们继续在伦敦做音乐,其中三人在哈勒斯登租了一座房子,作为乐队的大本营。Rice 回忆说:“我觉得当时我们都不认为自己有多优秀”,但随后他们被一家经纪公司相中,这家公司说服他们认真对待音乐,好好练习,他们的音乐事业这才开始迎来突破。

经过一年的演出,Sports Team 引起了 Dave McCracken(曾担任 Ian Brown, Depeche Mode, Florence & The Machine 的制作人)的注意。正是 McCracken 为他们制作了 Sports Team 的首张 EP《Winter Nets》。这是一张非常迷人的唱片,放荡而不乏诗意,绝对不同于这些年你听过的任何一支英国乐队。“Camel Crew”这首歌有点 The Pale Fountains 的感觉,只不过 The Pale Fountains 还从没写过这么有力道的副歌。而 Rice 在“Back to The Point”中的演唱简直像是 Housemartins 时期的 Heaton 在绕着麦克风玩 pogo。这些对比可能会让这支乐队显得老气十足,但实际上 Sports Team 只是吸收了前辈的影响,然后提炼出一种全新的声音,让他们在这个有意思的英伦乐队日益稀缺的年代,从诸多乐队中脱颖而出。

以专辑中的这首“Beverly Rose”和它的 MV(见上方视频)为例。这支 MV 就是在他们租的房子周围完成拍摄,纯粹就是追求好玩。你可以用自己的眼睛好好看看这支 MV,这里有浴缸、有从煎蛋里挤到餐盘上的蛋液,还有胜过 Eurovision 歌唱比赛上任何精彩舞蹈的酷炫动作。正如作曲家 Rob Knaggs 所说,这支乐队的精髓就是好玩。“吉他音乐已经赚不到钱了,”他说,“媒体对这个根本不关心……所以如果你自己都玩的不开心,那还做得有什么意思?”

所以我问 Rice,你觉得这篇文章会从哪个角度写?

“被一帮跟屁虫耽误前途的性感主唱。”

所有人都哈哈大笑。

 “我觉得就应该这么写,”他顿了顿,然后说,“其实,很有意思,我看到最近有篇文章说我们‘像华丽摇滚一样夸张’,但我们根本不是这样,它还把我们归类为伦敦南部音乐圈,说‘他们憎恨周围的一切。’真的吗?不,我们只是这个时代各种窝心事儿的对立面。”

没错,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报导角度。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