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东西是 Iron Mic 的根……这些才是不应该被忽视的。然而关于这一切的故事都被他们丢到了剪辑室的地板上。”

当你谈论 Iron Mic 的时候,你不可避免的会谈论 Showtyme。关于他的信息我也无需赘述,这个来自底特律的哥们在 21世纪初创建了绵延至今的 Iron Mic。因为他才会有我们编年史里面所说的一切,才会有 Iron Mic 这部纪录片的缘起。

这部纪录片提及了许多人,谈到了关于 Iron Mic 以及中国 hip-hop 的方方面面,Showtyme 也作为一个主要角色跟我们叙述了他所知道关于 Iron Mic 的一切。作为 Iron Mic 的创始人,同时又参与了 Iron Mic 这部纪录片的拍摄,他的视角与看到这片子时抱持的心情想必非常的复杂。在影片上线之际,我们邮件采访了 Showtyme,和他聊了聊他对于这部纪录片的看法,这部片子的缘起,以及我们的摄制组是如何让他抓狂的。

1512021549739114.jpg《钢铁麦克》上海放映会,photo by Bilal

Noisey:在看这部片子的时候你会选择什么味道的爆米花?
Showtyme:带点苦带点甜的那种吧。

为什么会想到要拍一部关于 Iron Mic 的纪录片?为什么会选在今年?
这不算是我拍的一部纪录片,这是一部完全属于 VICE 的片子。这部电影完全属于出品人们、导演 Billy Starman 和剪辑师 Kaiwen Li,我只是在他们制作这部片子的过程中提供了我的支持,以及在这个故事里面扮演了一个角色。在这部片子之前也有几个朋友尝试去讲述关于 Iron Mic 的故事。比如拍摄了最开始两届 Iron Mic 的 Paul Adams(他同时记录了 2001~2003年间上海说唱的早期历史)和 Scott Lau(他促成了 2004年在 Pegasus 举办的比赛,并且把当天拍摄的相机送给了我。)他们俩为了讲述我关于 Iron Mic 的故事而贡献了手里的视频内容。当 Paul 把磁带交给我的时候,他十分坚定地正视我的眼睛,并且叮嘱我一定要拿这些内容来做一些牛逼的事儿。然而我从来没有成功地把这个故事讲出来过,Fly Film 的 Norman Wong 和很多其他人看了之后都被这些内容惊艳了。但是我手上拥有太多的内容了,光筛选这些内容,渲染,并把它们编排出来就是一个费时又费钱的活。我花了很多时间和金钱去给这个片子做提案,还做了自己的 demo 版本。但多数时候我最后都是把素材提供给了其他的电影人来完成他们的片子。

2015年的时候开始出现一些对 hip-hop 的关注,这让我觉得好像死神开始慢慢靠近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发现一切我所奋斗来保持神圣和本真的东西在主流市场面前濒临灭绝。我不敢想象中国 hip-hop 的真实故事可能永远等不到拨云见日的一天。Tony Shei,一个上海有名的商人,建议我联系 VICE。我的第一反应是拒绝的,我当时说 VICE 给人一种不好的印象,人们通常把它跟,怎么说呢,跟 VICE(英文原意:恶行)和犯罪联系到一块儿。

我当时最不想让 Iron Mic 扯上关系的就是 VICE。真正让我改变想法的转折点是我和几个中国老朋友的聚会晚餐,那天有 Angelito Tan,他给我早期的 hip-hop 做配乐;以及 Adam Martinez,一个天才销售主管,他经手过 NBA,Nike 和苹果等一系列品牌。Adam 对我产生了最大的影响,当我提起 VICE 的时候,他的眼睛一亮,然后告诉我说:“你得选它。”

不久之后我找到了嘻哈公园电台的 Wes Chen。我当时尝试让他来做这个项目的联合制片,我们具体的聊了聊这件事操作起来的到底有多复杂。Wes 于是建议我去找 Billy Starman,他说 Billy 是最合适的人选。然后我就和 Billy 组织了一次采访,在那个采访里我把一切都告诉了他。也就是你们看到我坐在 Billy 的办公室里,跟他讲述我的故事和困境,讲述 hip-hop 是怎么在美国诞生,hip-hop 文化对中国为什么那么重要。所以我觉得你可以说我为这部 Iron Mic 的纪录片埋下了一颗种子,但是就像我先前说过的,这部电影的最终版完全由异视异色制作。这片子本来预定在 2016年上线,但是上线时间一次次的延迟,因为有太多新旧的内容需要筛选。

1512021823801374.jpg《钢铁麦克》上海放映会,photo by Bilal

能聊聊拍摄过程吗?与异视异色合作制作这样一部长篇是什么样的感受?有什么故事可以分享的?
这个过程像是一次漫长的等待。每个人都很焦虑,有些人感到担忧。这不仅仅是一个关于我们的故事,这是把我们的人生展现给这个世界。一开始的时候我理所当然地对此感到更多的责任,我更希望奉献更多的力量来扮演一个联合制片的角色,从而对片子有更多的掌控。一直到了这个项目的中后期,我开始需要把自己从影片里抽离出来,我必须放下这一切。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需要对于导演和编辑的想法有一个基本的概念:比如这些人在乎社会舆论吗?我才不相信“为了艺术而艺术”那一套东西。当你在做纪录片的时候,我希望制作者能有严肃的目标。Billy 总和我说他需要一个与中国媒体不同的视角,需要起到一个教育作用。从这个角度出发,我可以说他达到了他的目标,因为这部片子非常大胆地直面了来自中国社会的不同的思想。我理解我们的故事需要结合文化背景来讲述,其中也的确包含了比我们的故事本身更大的社会问题。

在你的构想里这个片子会讲些什么?成片与你的预期有什么不同?
首先,这个点子不是我“想”出来的。Iron Mic 是从我们身边的以及内心的现实中诞生的。是的,我就是想照着我的想法来讲这些事儿 —— 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 但同时我也知道还有很多人在 Iron Mic 上投注了自己的时间和生命,我当然鼓励他们去讲他们所知的 Iron Mic。

但是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东西是 Iron Mic 的根,我发起这个 battle 的背景,那些激励了我的东西,我为什么要把这个传统从底特律带到中国,以及底特律是如何通过它强有力的方式来塑造中国的 battle rap 文化的 —— 这些才是不应该被忽视的。然而关于这一切的故事都被他们丢到了剪辑室的地板上。我知道 Billy 知道我在想什么,所以他很“聪明”地带过了对底特律的讨论,这些我都看出来了。那么下一段让我按着我的方式来讲讲这个故事。

我们的讨论还只是在停留在表面,有很多事儿这片子都没提到,一些重要的人物都没有出现。比如片子里没有很多关于汪瀚的内容,他是中国传奇的 B-boy,Dragon 的创立者,而且他从 Iron Mic 创立的第一天就在了。MC 仁Young KinSbazzoHimm Wonn,还有 BlaKK Bubble 和 DeVi 茶米的出场都非常少。Battle rap 的 B-boy OG,Galacious,他是 Hustle and Freeze 的创立者,也是深圳 2016年 Iron Mic 决赛的资助者,他居然没有出现在影片里这事儿连他自己都惊了。这样对 Iron Mic 同样重要的人甚至还有几百几千个!不过话虽这么说,片中的主要人物都值得尊敬,他们代表了中国 MC 文化的精华。影片里那些对话、见解和 battle,还有更重要的是 rapper 们的生命力和精神,将会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继续塑造说唱、hip-hop 和青年文化的版图。

片子里多次提到了中国 hip-hop 的“第二个黄金时代”,对于今年发生的许多事你是怎么看的?“黄金时代”到来了吗?你对于中国 hip-hop 的未来是怎么看的?
我不确定我们目前是不是在一个黄金年代。有些人可能甚至会觉得这是一个黑暗时期的开始。但可以确定的是“商业的力量”现在已经对 hip-hop 文化展开了手脚。这些商业动力或者说“产业”没有义务来为了 hip-hop 文化的进步而做出任何正确的或者聪明的作为。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有义务去保持清醒,并且提升 hip-hop 这个群体。

1512021314235164.jpg

在片子里王波说他觉得现在很多人利用了 hip-hop 作为一种吸引年轻人的工具,你也说过“有人要钱,有人要面子。”你认同王波对此的观点吗?你认为这种事是不可避免的吗?还是说存在一个去避免它的方法?
我很高兴你提了这个问题。在影片当中,Billy 问 Pact:“Showtyme 说有两种 rapper...…”他只转述了我的半句话,并且用这半句话来达到他讲述故事的目的。我的原话更接近于说:“世上有两种 MC,付出的和索取的。那些付出的人从来不会停止分享他们对这个文化的爱与激情,他们会不断成长,并且在这个环境下尽其所能地给予。而那些索取的,多数是想要钱或者面子。”所以 Billy 是在考验受访者呢?还是想在片子里营造紧张的气氛?不管是哪种意图,这些都是以一个负面的角度看待 rapper。我们需要关注那些对 hip-hop 做出正面贡献的人,并认可他们对艺术、文化和 hip-hop 这个圈子所做出的贡献。

说实话你就不能把人们简单地归类成“两种人” —— 不只是在说 rapper —— 我们所有人都需要去平衡自己的“付出和索取。”那些付出的人会不断地付出,他们会给予和分享他们对艺术和文化的热情。他们给予知识、智慧、观点:他们给予自己的文化作品,给予血汗与泪水。这是这部影片的隐藏信息,你会看到我称之为 hip-hop“文化工作者”的一群人,他们尝试去战胜那些无法逾越的可能性,他们尽可能地通过天赋、才能来影响别人。

Hip-hop 是一个青年运动,真正的问题是 hip-hop 文化之外的那些人会在这个运动中扮演什么角色?他们会去学习 hip-hop 的语言吗?他们会愿意去理解 hip-hop 的根源吗?他们会愿意参与并且付出吗?青年一代不害怕展示自己的力量来诉说他们的想法。但是现在年轻人也需要学会使用更复杂的语言来平衡自己与那个 hip-hop 之外的世界所产生的联系,不论是商业、广告、教育还是现代生活的其他方面。

1512021935514952.jpg

历经 16年,文化始终在变化,Iron Mic 为中国 hip-hop 文化能带来的东西是否也产生了变化?在 hip-hop 受到主流关注的今年,这一切是否也会成为 Iron Mic 的一个转折点?
Iron Mic 为 hip-hop 在中国奠定了基础。我们给年轻人一个麦克风和一个舞台来让他们来说出自己的真相。没有 Iron Mic 就不会有中国 hip-hop 现在的热潮。但是 hip-hop 是一个全球性的运动,那些试图把中国 hip-hop 或者“嘻哈”与整个 hip-hop 区别对待的人都是在欺骗自己。如果中国有“嘻哈”,那么我们必须回答一些让人不怎么舒服的问题,比如“它是从哪儿来的?”以及“它会到哪儿去?”

一个更好的问题会是那些视野狭窄的所谓的“中国嘻哈”的推手们能够为这个世界带来什么?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能够为这个跨文化,跨国界的运动做出什么贡献?这些不是通过采访就能说明白的问题,而是需要你通过实际的斗争去展示和证实的。Iron Mic 经历了许多这样的斗争,将来也不会停止 —— 斗争会持续下去。

Iron Mic 2017进行得怎么样?今年有什么值得我们期待的吗?
这是一个很难预测的事。这就是 hip-hop,它即兴又不可预测,在它发生之前我们都不知道它会是什么样的。Iron Mic 不是一个电视节目,或者什么潮流。我们不为了流行而 battle,我们为了激情和意义而 battle。如果这之中没有骑士精神和尊严,如果我们不是为了大家的进步,爱,和平与团结而说唱,那我们究竟在说些什么?那些想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人,他们会过滤掉那些争辩,视频和评论,他们会来现场直面真相,再去体验它。然后他们才会决定自己是要去追求它或者成为它。我只能为自己说话:我希望去创造更多东西,音乐以及故事,因为那就是 rapper 应该做的。这个运动会持续下去,而我们会坐拥自己的和平,自由和独立。Iron Mic 会一直保持地下!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