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聊到了 Minnie Riperton、日本料理、Solange、分手、乘机时的惯例、Frank Ocean、英国脱欧、外号,以及他在前不久发行的新专辑《Process》。

关于 Sampha 的严肃性格说得已经够多了。这位南伦敦电音制作人/歌手的声音中饱含着阴郁的重量,在与 Drake、Kanye West 以及 Frank Ocean 等人的合作中,这样的声线贡献了满含情绪的质感。他的歌词真诚而内省。在刚刚过去的冬天里,我们坐下来和他进行了一场谈话。过去几年,他经历了病痛和丧失,言语间,那段痛苦所造成的思虑不时闪现。他也很有幽默感,开怀大笑的声音就像是从胸腔炸开。近来,他留给自己的时间多了起来。而就在一个月前,他那张期待已久的处子专辑《Process》已经发行。


Noisey:嗨,Sampha。
Sampha:你好。

你曾经将《Process》描述为反思“成长烦恼”的作品。如今专辑已制作完成,即将展现在全世界面前,你有没有一种得到宣泄的感觉?
我觉得只有在它真正发行的那一天,我才能真正感受到它的全部力量(注:《Process》已于2月3日发行)。我觉得也许会有一种宣泄的感觉,这说不好。有句话可能有点俗,“重要的不是终点,而是旅程”。我必须把这部作品弄出来,才能继续制作新的音乐。希望这其中能有一种精华和宣泄的元素。对大家都好。

巡演和推广自己音乐的过程你喜欢吗?
我喜欢吗?反正不讨厌。就跟着节奏走呗。我很不擅长确定自己在整个大局中所处的位置。这也许是我需要改进学习的一点。

Sampha 坐飞机有什么惯例?
确保笔记本电脑带在身边,确保护照装好,拿出耳机和充电器。我一般喜欢坐靠过道的位子。我感觉自己现在变得有点冷酷,对靠窗的位子没那么喜欢了。也许哪天又变回去了,因为这次飞过来的途中,有些窗外景色还是挺让我心痒的。

说到靠窗座位,你专辑里的歌曲“Plastic 100°C”很有太空感。你在歌里一直在重复一句话——“热得我就要融化。”背景里有各种人声在交谈的声音。那些是你采样的宇航员语音吗?
那是登月时的录音,所以说话的人就是 Neil Armstrong 啦。只不过是一个很长的版本,并不是最家喻户晓的那一段。

这首歌挺有深度的。
嗯。这首歌讲的是我在生活压力下的煎熬与奋斗,我必须想方设法找到自己的应对机制。是对承受巨大压力的一种隐喻。也没什么特别深奥的东西。

什么事情能让你发笑?
很多……人们的面部表情——有些人长得就逗,比如说 Dave Chappelle。我这人笑点比较低,有时候跟小孩似的。有时候不该笑的时候我也想笑。

我看你给 Genius 网站做了个视频,在其中解释了“Blood On Me”的歌词。剖析自己的作品是什么感觉,尤其是这么一首非常个人化的歌?有没有尴尬?
稍微有点。我后来看这个视频的时候,发现我的表情挺紧张的。

我觉得这件事特别棒啊。我当时就想,“哇,他们真敢让他难堪啊。”
确实挺让我难堪的。那确实是一种这样的时刻。挺酷的,但我意识到我并不想给别人解释我的歌词。

你在 Genius 上发过歌词注解吗?
没有。也许将来可能会吧,先让人们自己去解读。有时候我没细想的事反而能引起人们的反应,我觉得这挺有意思的。

在 YouTube 上你的 MV “Blood on Me” 的评论区中,用户 @MBhelter51 写道,“这首歌真好听,但我不知道听这歌的时候,是该走心还是走身呢?”
哈哈!看吧,这就让我挺想笑的。这首歌挺怪的,因为它相当阴暗……我当时在洛杉矶跟一帮人一起工作,我们坐小巴去找 Kanye 的时候就有人放“Blood on Me”。我当时感觉,“音乐上来说挺适合这场景的……”然后我开始听歌词,心想“我操呀!”这歌太带劲了,那些人全都在那跟着喊“BLOOD ON ME! HEY!”(我身上的血)这种歌词。有时候在写歌的时候,我都意识不到这种有点精神病范儿的元素。

你的音乐总是被打上“严肃”和“内省”的标签,你会烦吗?
就制作方面来说,人们要是能感受到我作品里更阳光的一面肯定更好。有时候我会有点烦自己。我确实会经常回到这些状态里。我希望能挑战自己,变得更开放一些。我发现想开心起来真的很难。它总是伴着很多其他的东西出现。

一股脑的。
感觉就像有时候你想给某个人打电话聊点什么事,但你觉得自己在别的事上还欠着他点什么,所以你觉得暂时还不能跟他聊。

自2013年的 EP 《Dual》以来,你的音乐有怎样的变化?
变得很糟。我写歌水平越来越差了。

是哦,我发现确实有走下坡路的意思。
哈哈。我看过一个 Tyler the Creator 的采访,他说他只是“想做最屎的专辑”。我很难说自己有没有进步,但我感觉我的制作风格变得更直接了,我的演唱风格也变得更明确、更干。歌词方面,依然比较含蓄,没那么直白。依然有一种“你他妈说什么鬼呢?”的元素。我觉得我成熟了一些。这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坏事。说实话,我也许会变得更无聊。不像以前那么爱冒险了,但是会更平静一些。我觉得如今我所制造的混乱比之前要更加克制了。

专辑封面上你看起来也是相当平静和沉思的。
是的。很大程度上这是内心的状态。这张专辑既不是社会评论也不是政治评论。你也可以从这两方面来解读,但更大程度上,这只是我在剖析自己在情绪上的一些经历。

说到政治,你今年早些时候参与了 Solange 的“Don't Touch My Hair”——一首非常有政治意味的歌曲。有没有想过要创作一些非常直白的政治歌曲?
应该是想过的。我觉得这需要很大勇气。咱们都明白开启一场政治对话可能生出的枝节。带来的结果有好有坏。仅仅是谈论我专辑的标题“Process”都能让我意识到,有时候我需要更多地谈论自己的想法和感受。我以前觉得聊这些可能会显得有点装逼,因为我并不是特别懂这些事。但是把事情好好聊出来,对自己发出提问,这种过程很重要。比如说,在英国脱欧的时候,我就应该这么做。在那种时刻,我觉得即使不懂也得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好好说一说。

Solange 早在八年前就创作了《A Seat at the Table》的部分歌曲。那么《Process》的歌曲创作或是主题设定花了多长时间?
有一首歌是在录音之前写的——或者说是把整张专辑当作一个整体来看之前,那时候是2014年中。不过我可没有把我14岁就开始写的歌放进去哦,哈哈。《Process》更大程度上是对过去三年时光的记录。在我的 iTunes 播放器里,我存着成名前所有时期的作品,因为我还没发行那么多作品。我十几岁的时候,脑子里就会偶尔蹦出一段旋律什么的。

你在莫登长大,是家里五个兄弟中最小的。你们家人当年都喜欢放些什么歌?
我小时候接触了很多不同种类的音乐。我的哥哥们那时候喜欢在自己房间里跟哥们儿一块听鼓打贝斯和 garage。我爸喜欢听非洲音乐和帕瓦罗蒂,我妈总放 Celine DionShania Twain。有一个哥哥老听 James BrownBrian Eno。还有好多骚灵。

Minnie Riperton 吗?
听,我们家原来有 Minnie Riperton 的全集。

你最喜欢她哪首歌?
Les Fleurs”。最打动我的就是这首。

你小时候有外号吗?
他们那会儿管我叫小胖人儿(Short Fat Man)。

小胖人儿?
源自我叔的一个玩笑。我当时大概十岁,体重日增,哈哈。不过其他人一般都叫我 Sam 或者 Samph。

最近买的一张唱片是什么?
嗯……

不能说《Process》哦。
我还没预定呢。也许我应该预订一张……我觉得应该是 Bon Iver 最新的那张吧。

《Anti》上有什么最爱的歌曲吗?
我挺喜欢“James Joint”的,还有一首好像叫“Woo”?

就是“Woo”。
没错,就是“Woo”!应该是那张专辑里我最喜欢的歌了。

你觉得从合作转向单飞,跟你作为艺人日渐增长的信心与名气有没有关系呢?
自信方面,我让人们意识到了我有一整套的音乐思想而不光是一副嗓子,这是最重要的。这事以前很困扰我。跟别人在一起合作的时候,大家一聊制作方面的事就没人搭我的茬了。然后我就会放一些歌,他们就会问,“这歌谁做的?”或者是“这个里的钢琴谁弹的?”

人类天性中有种本能,是想要获得认可和署名的。我现在没那么严重了。以前很注重让别人知道作者身份这事。很自然,我是我,所以我很不擅长做我。有些人擅长辅佐别人,有些人则更擅长做自己。

Frank Ocean 合作的体验如何?
他这人很有意思。他有种相当内向的自信,是个很体贴的人。他就是他。大多数人都是很有个性的。我说的是“大多数”。有些人就完全没个性。他肯定是活在自己世界的人,跟他合作的体验很酷。我听到第一版“Endless”的时候简直惊了,太有创造力了。不过最后出来的时候跟我最初听的感觉有点不一样。这首歌的律动和进行让我想起了 Todd Rundgren 的《The Wizard, a True Star》。

我第一次听“Indecision”的时候还在上高中。当时刚刚跟初恋分手,一遍一遍听这首歌。你分手的时候会听什么歌?
我还真没怎么分过手,哈哈。

那你命好。
不过压力太大的时候,有一首歌能让我平静下来。是 Donny Hathaway 的“Someday We'll All Be Free”。这歌真的很有力量。

刚才来的路上我在听“A Song for You”。
噢!他的声音太坚定了,特别有力量。那首歌真的很抚慰人心。一下就能让我的心情大逆转。

你说在录专辑时,在录其中一首歌时,为了达到想要的人声效果,你事先做了好多俯卧撑。你对体育锻炼有什么看法?
我觉得锻炼能让你学到很棒的东西。它能提醒你生活是痛苦的,你必须不停地面对这一点。它还能让你脱离自己的舒适区。如果提前做好计划,我是能很好地锻炼的,但假如只是为了自己的健康……哈哈。了解自己的身体极为重要,能够解放你的身心。

我问个问题,也许能反驳你这个说法。你死前最后一餐想吃什么?
我喜欢的食物太多了。我可能会来一套最好的日本料理,因为日料的食物质感非常多样化。

听起来也没有很“反锻炼”。这答案很健康。
不算很糟,不算。如果我想保持健康的话,我会严格限制自己的饮食。我会吃很多绿菜,比如西蓝花和蔬菜,给肝排排毒。吃些欧芹补充点叶绿素——还会喝很多水和青柠……辅助消化。我消化不是很好,因为我吃东西就跟吃药似的。比如说,“我今天想感觉好点,所以我要吃很多西蓝花。”有人跟我说从营养层面上来说,吃东西可以达到的功效就相当于十七世纪的心脏手术。其中的很多奥秘我们都还没有发掘。

2016这一年让你感觉如何?
发生了很多事。非常乱。英国脱欧和川普上台等社会层面上发生的大事,2016 年种下了很多种子,会结出怎样的果实,我们会在2017年看到。但没错,这一年很不错。最起码对我个人来讲是这样。我应对了很多挑战,也成长了很多。

Translated by: 席梦思

异视异色 (VICE CHIN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以任何形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