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加拿大的爵士电子组合带着自家车库里 DIY 的灯条即将开始中国三站巡演,顺便还为我们制作了一个 “让你不再孤单” 的歌单

来自加拿大的兄妹俩 Luke Pretty 和 Tess Pretty 似乎从有记忆起就凑在一起做音乐了。六七岁时被自家老爸带上街头唱歌卖艺,打小接触各种形形色色的音乐,从最初翻唱 The Beatles, Coldplay 等大牌乐队的歌,到十几岁两人发行了第一张爵士风格的翻唱专辑。之后兄妹二人正式成立 Tennyson,把世界上也许最不搭调的两种音乐流派 —— 爵士和电子结合到了一起,配上 Luke 从各处搜罗来的稀奇古怪的音效和 Tess 充满了趣味性的鼓点,他们的音乐独树一帜,纯粹而大胆。

Tennyson 并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年轻乐队,他们的音乐里既有玩味的、突破常规的元素,但又同时在对音乐的把控上展现出超出其年龄的老练与成熟。Luke 对器乐和声音的呈现有着别样的执着,无论是从取材还是旋律的编排上都发挥出惊人的想象力,每一首歌都像是一部独立的故事片,氛围浓重,引人入胜。

十月,Tennyson 即将开始新一轮巡演,这是他们首次来到中国演出。我们和 Luke 和 Tess 聊了聊他们至今的音乐生涯以及他们接下来的演出,也顺便请他们为我们制作了一个 “让你不再孤单” 的歌单。

form-119.jpg

Noisey: 这是你们第一次来中国演出,来之前对这次中国行有什么特别的期待吗?

Tess: 对我们来说巡演最大的乐趣之一就是能到世界各地感受新的文化,尤其是搜罗当地的美食。我们之前从来没来过中国,所以非常期待。 

听说你们为了中国巡演特地准备了定制版灯光秀,能提前透露一下会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Luke: 其实挺吓人的,我直到出发前三天才开始准备,我和我爸就在我们家的车库里干活干到半夜。我们之前的灯光秀是把48个长条灯排成直线挂在舞台上,这次我想把 LED 灯条在金属管外头缠一圈然后把它们放在24个纸灯笼里。但话是这样说,我现在其实也不知道最后效果会什么样,因为我还没时间做测试… 

像这些舞台背景,灯光设计之类的事你们都会自己参与进去吗?

Luke: 我们会做很多尝试,也会自己动手去做,但订票或者协调演出之类的事我们就不掺和进去了。之前我们加进巡演的十几首歌,LED 灯条的光效就是我自己编程序搞定的。 

form-153.jpg


你们两个从小就都很喜欢音乐,但是是什么时候决定要一起组个乐队的?

Tess: 其实主要是因为我们的爸爸。成为音乐人到处去巡演是他的梦想,但他自己没当成,所以后来他的梦想就是希望我们拥有这些他自己没机会拥有的体验。 

你们两个在性格和音乐层面是不是都还挺互补的?

Tess: 我觉得我们算是感情最好的那种兄妹了。我们喜欢的东西有很多都一样,所以我们巡演的时候步调也很统一,闲下来的时候一起出去也特别开心。 

你们最初翻唱的是 The Beatles, Coldplay 和 Weezer 这些乐队的歌曲,后来录过两张爵士专辑,现在又做起了电子乐,为什么会有这种风格上的转变?

Luke: 我们年纪越大演奏这些歌就变得越尴尬。上高中的时候我们以 Tennyson 的名义在多伦多有过几次演出,同时也在一些小咖啡馆里做一些专门翻唱的演出,但是有那么一天我们就决定,是该做点儿别的什么了。

那你们最近听得最多的音乐风格是哪一类?之后还会想试试看做其他不同风格的音乐吗?歌曲的创作过程一般是怎样的?

Luke: 我最近就听 Spotify 推给我的随便什么歌,我在里头发现了很多很酷的音乐。而且我现在特别沉迷于重金属块发出的声音,会让歌曲特别具有活力。我写歌的时候就好像走过一排豪华餐厅,然后我把那些装饰菜都从盘子上拿下来塞进一个塑料袋里。这大概也是为什么我说不清 Tennyson 的音乐属于哪个流派。

你们的歌曲里也有很多非传统的元素,比如安全带的声音、走廊过道里的声音,你平时在生活里会特意留意哪些声音可以被用进创作里吗?

Luke: 我在不同的地方都听到过很棒的声音,但很可惜的是我只能用手上的 iPhone 去录制。如果我身边还有一个朋友的话,我会同时用两台手机去录立体声。我最近新写的一首歌里 intro 部分有一个很奇怪的嗡嗡声,是我半夜在房间窗外录下来的,不过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

Tennyson与弦乐四重奏合作“Uh Oh!”

有些歌曲里有 Luke 的人声,但都被器乐声笼罩着,并不突出,为什么会这样去安排?

Luke: 人声部分这样处理是因为比起每个词都能被听清,我更希望不同的乐器声音之间能达成一种平衡,而我的声音只是其中之一。

和很多与你们同龄的音乐人相比,你们的作品风格显得非常独树一帜,这种差异来自于哪里?

Luke: 比约克 的专辑的制作风格对我的影响可能是最大的。它自成一体,不受束缚。

Tess: 作为鼓手来说,我觉得 Luke 的创作在打击乐这一部分和同类型的制作人截然不同,我演奏的时候觉得非常有趣。

你们觉得最适合听 Tennyson 的场景是怎样的?

Tess: 我觉得听任何音乐最佳的场合都是公路旅行的时候,你坐在车里边听音乐边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色。

近期最想实现的心愿是什么?

Luke: 打造出全世界最小的汤匙。

Tess: 在世界各地遇见有趣的人,和他们一起创造美好的回忆。


Tennyson 挑选了他们喜欢的音乐做成歌单,希望可以陪伴你,让你不再孤单——

他们即将开始在上海、北京、昆明三城的巡演:

Tennyson_AsiaTour.02.jpg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