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 Burgess 聊与 My Bloody Valentine 贝斯手 Debbie Googe 合作的故事、他的新专辑《As I Was Now》、经营 O Genesis 厂牌,以及《双峰》。

入行 30年,经历了曼彻斯特音乐圈的衰退、英伦流行的爆发、以及现在《NME》纸质版杂志的停刊,英国元老级 Alternative 乐队 The Charlatans 及其主唱 Tim Burgess 说不定会比我们活得还更久,至少到世界末日的那天,他们还会坚持发推。Burgess 自己开了一家音乐厂牌 O Genesis RecordingsFactory Floor 的成员 Nik Void 也是他的合作伙伴。他还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各种金句。在五月份,The Charlatans 还将在老家诺斯维奇开演出,而这场演出将进行全球网络直播,Burgess 目前正在为演出活动而忙碌。虽然这个顶着一头标志性金发波波头的人一直着眼于音乐的未来,但即将推出的这张个人专辑却是来自过去。

Burgess 的第三张个人专辑《As I Was Now》邀请到了 My Bloody ValentinePrimal ScreamThe HorrorsKlaxons 以及 Ladyhawke 等乐队成员的强势加盟,在音乐风格上更是无所不包。即将于唱片行日发售的这张新专辑可以说是 O Genesis 的库房里翻出来的,因为这张专辑早在 2008年就录好了,当时 Burgess 和一帮朋友录制这张专辑,纯粹是为了打发假期时间。我们在这里首发 Burgess 的盯鞋新作“Many Clouds”,这首新歌里不仅有 My Bloody Valentine 的 Debbie Googe 担任贝斯,还有 The Horrors 的 Josh Hayward 负责吉他。Haywood 在这首歌曲中模仿 Kevin Shields 的吉他 riff 已经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千万不能错过。

Burgess 和我们聊了聊 My Bloody Valentine、《As I Was Now》、以及当厂牌老板的感觉,点击下方视频欣赏这首“Many Clouds”,下面是我们的采访。(受篇幅限制,内容有删减。)

Noisey:这首歌应该会特别受 My Bloody Valentine 的粉丝欢迎,或者嫉妒你能和 Debbie Googe 合作,你们是怎么走到一块儿的?
Tim Burgess:我自己就是 My Bloody Valentine 的死忠,所以我希望其他的歌迷能够把这首歌当做一次在不同音乐情境下欣赏 Debbie 的机会。Kevin 曾经和我一起在伊斯灵顿协和礼拜堂演出过,所以我也想拉他入伙。这里完全可以加一个 winky eye 的 emoji。这其中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他们都是自愿加入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和 Debbie 认识很久了,2008年我们经常一起出去玩,所以一想到要录制一些比较喧哗的歌曲,我自然而然就想到她。我们录了一首歌但找不到了,她只记得那首歌非常“滑”。我把所有被弃用的录音都放了一边给她听,但始终没有找到。我觉得 Debbie 和我都很期待一次合作的机会,这几乎是对 My Bloody Valentine 的一次致敬,我们花了不少时间才完成。 

Josh Hayward 学 Kevin Shields 弹吉他学得特别像。10分满分的话,我觉得可以给你们的 My Bloody Valentine 模仿秀打 11分。
我觉得可以打到 14分,但是他们的水平已经超过了测量设备的极限,所以谁也不能确定。Josh 有很多自制的效果器,他别擅长操控声音。但真正让这首歌听上去像 My Bloody Valentine 的还是 Debbie 的贝斯。

从你已经放出来的新作来看,《As I Was Now》中几乎找不到风格相似的歌曲。“Inspired Again”和“Many Clouds”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在整张专辑中,你最喜欢的音乐类型或者最想尝试的风格是什么?
我喜欢这样,你很难给这张专辑明确定义一个风格。这么说可能很假,但所有的风格我都很喜欢。“Inspired Again”是一首带点迷幻风的抒情歌,一首关于近火易焚的歌曲,我觉得所有关于近火易焚的歌曲都应该走这种抒情曲风。至于和 Ladyhawke 合作的那首“Just One Kiss (One Last Kiss)”,则有一种法国 60年代流行音乐的风格,我一直都很喜欢这类音乐,这种歌最适合女性来担任主唱或者是男女合唱。不过既然你闻到我最喜欢的音乐类型,我也不想回避,要我说,我最喜欢的音乐类型,当然我只是说目前最喜欢,因为这种爱好肯定是会变的,但我目前最喜欢的,还是“Just One Kiss (One Last Kiss)”这种电影流行曲风。

经营自己的厂牌 O Genesis 有没有改变你和音乐的关系?
我以前就很喜欢制作音乐的人,经营这家厂牌之后,让我的这份爱变得更深。那些和我一起制作音乐的人给了我很多启发。而且这家唱片公司也让我有机会进行更大胆的尝试,看看一张唱片能够做成什么样子。我们和周德尔堤天体物理中心的 Tim O'Brien 教授合作了一张 Techno 风格的单曲,这首歌曲中出现的声音,全都来自他们的射电望远镜记录的声音资料。有些音乐人经营自己的厂牌只是为了显摆,他们喜欢签一些听上去和自己的乐队有点像的乐队,但却从来出不了什么好作品。但 O Genesis 从一开始就是一家独立的厂牌。

过去听歌的时候,我只会考虑我喜不喜欢这些音乐人的作品。但现在我会思考 O Genesis 是否能成为这类音乐的家。我们很快就要发行 The Silver Field 和 Average Sex 等乐队的专辑,我们最近还发行了 Richard Youngs 的专辑。我希望人们能把 O Genesis 看作一家真正的唱片公司。我希望别人忽略我的存在,这样当我推出一张唱片后,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争论。就算有争论,也都是在我自己的脑子里。

Charlatans 将在下个月举办一次很有野心的现场演出网络直播,你们有还有个 app 里面全是你过去的音乐作品,而且和你的乐队都常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言论,你觉得科技与音乐的结合是好是坏?
科技与音乐的结合是一把双刃剑,好处坏处可谓半斤八两。看上去好像都没什么问题,但当我们在 Facebook 上做那些“你是哪首 Cure 歌曲”的趣味测试(顺便说一句,我是 The Caterpillar”)时,你怎么知道他们是不是在收集我们的想法,用在即将到来的肯尼亚补选之类的东西上。音乐一直都强调信任,我不知道这份信任是否已经消失,我刚去 Alexa 上查了一下,很明显还没有。

音乐行业之所以出现各种平台,也许是因为这些全新元素更具吸引力。面向全球观众做网络演出直播,放在我们刚出道那会儿根本不敢想象。The Beatles 和猫王曾经做过电视直播,但那只限于像他们这样的超级巨星。科技的发展意味着现在每个人都能享受特权,想想有些人在现场看演出,而有些人在 Soho 的电影院看,在巴塞罗那的酒吧看,在纽约的唱片店看,甚至在东京边吃早餐边看。有些人可能非常反科技,但我对科技没有那么强烈的抵触。任何事情都有好的一面。

从你的网上言论和你的 Tim Peaks Diner 快闪店来看,你应该是《双峰》的大粉丝。最新一季的开放式结局快比我逼疯了。你有没有追这部剧?你是如何解读这一季的结局的?
我当然有追了,我也快疯了,但我是激动疯了。Cooper 探员是一个终结与开始的恒循环,那个消防员就是个放映员,Briggs 上校的脑袋就在放映室里。因为 Cooper 能够改变过去并且拯救 Laura Palmer,所以 Laura Palmer 一直在做梦。我这么说讲得通吗?但愿讲不通,不然这就成了第一个讲得通的《双峰》的理论了。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这是 21世纪最棒的剧集,它让我对大卫·林奇的爱有增无减。

Translated by: 伽叶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