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听 Gorillaz 乐队吉他手 Noodle 讲述《Plastic Beach》发行七年后与 Murdoc、2-D、Russel 再度重聚的故事。

去年的某个时候,Gorillaz 的主音吉他手兼唯一女成员 Noodle 决定是时候重组乐团了。在虚拟世界中,当 Plastic Beach 岛惨遭进攻之后(如果不是 Noodle 努力撮合乐队成员在2010年重聚,他们也不会出现在这个垃圾岛上),四位成员流落各地。Noodle 来到日本,给一个采珠人打帮手,并且在采珠的过程中,不小心在海底释放了一个会变形的恶魔。这些年来,Noodle 一直在努力追踪这个恶魔,并且发现它已经成功打入了东京地下犯罪世界。最后 Noodle 用一把武士刀将恶魔斩首。在此之后,她又把自己装进一个纸箱,上面写上 Murdoc 的地址,然后把自己寄到了伦敦。由此开启了 Gorillaz 最新专辑《Humanz》的故事。

根据这支虚拟乐队的背景故事,在 Gorillaz 漫长的专辑空白期发生了很多事情。Noodle 在日本和恶魔战斗的时候,乐队领队兼贝斯手 Murdoc 周游各地寻欢作乐;吃成了比自己正常身材胖60倍的鼓手 Russel 则流落到平壤,因为当地食物紧缺,他又瘦回到了正常的体型;主唱兼钢琴师 2-D 被一条巨鲸生吞,并在鲸鱼肚子里度过了漫长岁月。关于这其中的细节,你可以去 Gorillaz 的百科页面和乐队的 Instagram 做详细了解,上面有很多的故事更新。

而实际上,Gorillaz 在《Plastic Beach》推出之后沉寂多年的原因非常简单。乐队主创 Damon Albarn 和 Jamie Hewlett 曾经说过,创作一张专辑并设计相关视觉影像非常耗时间,当这个过程结束时,他们已经准备要做其他事情了。乐队的真人成员早在几年前也遭遇了灵感枯竭,在推出《Plastic Beach》及其后续数字专辑《The Fall》之后,Gorillaz 一时前途未卜。很长一段时间里,这支乐队似乎都没有可能再次重聚书写新篇,而现在,他们的最新专辑《Humanz》终于在前不久发行了。不管是在现实还是虚构中,乐队的真人成员和卡通成员都可谓历经磨难才走到了今天。

这是一张包含19首歌曲的最新专辑,专辑覆盖各种曲风,并且邀请到从 D.R.A.M. 到 Popcaan 再到 Carly Simon 等各路音乐人加盟。这张专辑略带政治色彩,虽然 Albarn 表示他已经剔除了专辑中所有直接提及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内容。但在 Noodle 看来,《Humanz》不过是一场派对。我们和她聊了聊这张专辑的诞生始末。


Noisey:分隔多年后再度重聚是什么感觉? 
Noodle:就像穿上一件湿漉漉的游泳衣,一开始会很别扭,但很快就会习惯。

能不能谈谈你是怎么和其它乐队成员重聚的?《Plastic Beach》之后你去了哪里?能不能描述一下你的旅程?
发生太多事情了,我只能挑几个重点讲。作为一个垃圾岛,Plastic Beach 算是不错的了。因为岛上的气味实在太大,大到能盖过 Murdoc 身上的体味,所以日子还算不错。可后来海盗来袭,当时胖成巨人的 Russell 帮助我逃命,但一些捕鲸人误以为他是头鲸鱼,就把他给抓走了。我被海浪冲到了日本,并且在那里当起了采珠人。可后来我又不小心从一枚珍珠里释放出了一个古代恶魔,然后为了追捕它,我跑遍了日本,最后来到东京地下世界,砍下了它的脑袋。随后我躲过了日本黑帮暗杀小组的追杀,并且用联邦快递把自己寄到了伦敦,快递途中我还一直在看《白鲸》。今天早上我吃了个煮鸡蛋,现在我在接受你的采访。

自上一张唱片以来,乐队的声音有了什么变化?
Gorillaz 就像鲨鱼,不往前游就会死。但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伪科学,具体你得去问问鲨鱼。总之,《Humanz》比《Plastic Beach》更快更紧张。我们在芝加哥找到 Pevan 和 Jamie Principle 等本地音乐人合作,捕捉芝加哥的 warehouse 之声,辅以扭曲的 909 beat。还有一些歌曲是在纽约录制的,这给专辑带来不一样的颜色——虽然是一种碰撞,但却是一种好的碰撞。

你会如何描述这张专辑?
这得由你来决定。对我来说,这是一张派对专辑,但却是你见过的最糟糕的派对,糟糕到你不确定自己到底是在狂欢还是在守灵。一切都被颠覆破坏,就连零食小吃都是一团乱。就拿专辑第一首歌曲“Ascension”为例,通常你都是升入天堂,但在这里我们升入的是一个新的地狱,充满了错误与恐怖。但你知道,它还是很有趣的。这说得通吗?我觉得悬。

《Humanz》邀请到诸多优秀嘉宾加盟。我最喜欢的是你们和 Grace Jones 合作的那首,还有和 Pusha T. 合作的那首。你是如何把24位风格截然不同的音乐人汇聚到一起的?
用的是我的无敌套索。我用它就能很轻松地把他们全部套住,然后把他们从宇宙最遥远的地方拉到了一起。这个过程很美丽,但也很吓人。至少我记得的是这样。我们还发了一些邀请邮件。

你是如何把这张专辑削减至19首歌的?我听说原本还有更多歌曲。
确实有很多歌,但不是靠我们削减,而是让它自己成型。一旦所有的歌曲都做好了,那些适合放进一张专辑的自然能凑到一块。剩下的歌曲我们并不会丢掉,它们只是在等候时机。就好像 2D 在那个旧披萨盒子里培养的新生命一样。

有些粉丝担心你们再也不会重聚。那么是什么促成了这次重聚呢?你有没有担心过再也不会推出新专辑?
有些事情会不会发生,光靠担心也无济于事。宇宙中唯一的常量就是混乱,谁知道是什么让我们重聚到一起的?我很喜欢 Russel 的说法:“我们的道路交织又分散,就像一个失败的椒盐卷饼。”既然我们现在在一起,那就让我们用一个美味的椒盐卷饼庆祝当下。

Russel 现在特别胖,那么你在过去这几年有了哪些变化?其余乐队成员呢?对此你有什么感想?
这话别和 Russel 说,他对体重很敏感。他这么胖只是因为食物过敏导致暂时性的巨胖。但我们都经历过很多,我们现在各不相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兴趣爱好。Russel 有明显的政治倾向,我会看很多哲学书,2D 喜欢算数,Murdoc 是个烂人。

你有什么后悔的事情吗?
上周我看了一篇文章叫《你在“你永远不知道的十个秘密”类文章中永远看不到的十个秘密》。我觉得我是在浪费生命。

和 Gorillaz 成员再度合作,最让你高兴的是什么?
最高兴的就是能做现场演出。每33年,我们的星球就会经过一颗彗星的轨道,然后天空便会绽放数以千计的流星。我曾经在富士山山顶目睹过这一奇观,当时我正在和被我意外释放的恶魔 Maazu 对决。我们的武器碰撞铮鸣,天空燃烧似火。但我想说,不管当晚我看到的景色有多壮观,都比不上我们将在今年夏天举办的演唱会。希望能在演出现场见到你们各位!:-x

图片由乐队提供。


1496141951649137.jpg

为庆祝英国著名虚拟动画乐队 Gorillaz 备受期待的新专辑《Humanz》的全球发布,智能家庭音响系统品牌 Sonos 与 Gorillaz 乐队共同合作在全球4座城市打造了4座 Spirit House。让歌迷有机会走进 Gorillaz 乐队的虚拟之家,沉浸在他们的音乐世界。

这次 Spirit House 活动将于6月1日至6月4日在上海嘉里中心面向公众开放。你可以点 这里 关注 Sonos 中国官方微信提前预约体验时间,凭借预约码参观。如预约已满,还可以关注 @Sonos中国官方微博 6月1日的直播一探究竟,或直接前往现场,仍有机会体验!

Translated by: 陈功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