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上距离我们最为遥远的智利,电子音乐场景正在顽强地再次生根发芽,对于电子乐迷,这里发生的故事看起来似乎也很熟悉。

今天我们跨越重洋,走进地理上距离我们最为遥远的智利的电子音乐场景。

对智利的电子乐迷来说,party 开到一半,门外响起警笛的情况并不少见。在智利想要办电乐派对有风险,可能随时会被警察端掉,“总会有警察来收拾你,办这样的派对就像非法占屋一样,完全不合法,而且无法事先准备。”

智利的 rave party 诞生在公园,1997到1999年间的圣地亚哥广场,热爱电音的伙计们办了一系列的的 rave party ,于是公园派对文化的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 “不用什么钱,而且有很好的观众基础”。Pety 常办一些公园派对,在 “如何以低成本的方式躲开警察召集群众” 的路子上,她很熟悉。

DJ 们会互相借设备,成本够低,派对开始前会在 Facebook 和 CIAO(智利流行的社交软件)上发一个活动通知,人们看到就会直接到来。但由于缺少场地,人们不得不一直寻找新的公共空间 —— 工厂、车间、废弃房屋,都是最常见的派对场所。有胆儿大的,厂牌 Cazeria Cazador 把一场 techno party 办到了 Basilica de los Sacramentinos 大教堂门口。

在派对文化逐渐发芽的同时,智利的实验电子音乐也在发展。音乐人 LLUVIA ACIDA 会采样大自然的声音,将南极洲在听感上融入他的音乐中,“我觉得,我们是这片土地上声音的探索者,和历史的拾穗者。” 纵使阻碍重重,他们仍在前行。

编辑: jingya

Translated by: 高昂哟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