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早期的纯英式风格,到近期的 Desert Rock,Alex Turner 的写歌生涯经历了太多阶段,我们都替你汇总好了。

Arctic Monkeys 广为人知,他们的名字已经能够与 The Beatles、The Rolling Stones 和 Oasis(就因为那五首歌)并列出现在世界闻名的英国摇滚乐队的名单上了。就和他们的前辈 The Rolling Stones 和 The Beatles 一样,Arctic Monkeys 风格多样。尽管如此,鉴于你不是电脑或者图书馆,你很可能遗漏或忘记了 Arctic Monkeys 的某些作品。

在发行了六张专辑后,这支来自谢菲尔德的乐队已经成长为出类拔萃,能够随意嗨翻大型体育场级别演出的摇滚乐队了。但他们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呢 ?故事是这样的:Arctic Monkeys 起初是来自英格兰北方的小乐队,然后发行了英国有史以来销售最快的首张专辑,再之后,留着长发和胡子的成员们在新专辑《Tranquility Base Hotel + Casino》发行前,就登上了《LA Times》

如果你是个英国人,读这篇文章的时候你也许会有一些疑问。比如:为什么 Alex Turner 和鼓手 Mat Helders 会离开遍地都是美味布丁的约克郡,移居至闪闪发光但却充满冰冷钢筋水泥的洛杉矶呢?或者,就像大家都想知道的 —— Alex Turner 的口音到底咋回事? 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至少我们不知道第一个问题的答案,至于第二个问题,我们曾和语言学家聊过那么一回

不过,我们了然于心的是 Arctic Monkeys 的成长 —— 这些年来他们不同时期的不同风格交织在一起,逐步成为了全球闻名的乐队。如果你 15岁,听的是他们《AM》这张专辑时期的歌,想探究一下他们以前的作品,或者你对于他们作品的了解止步于《Favourite Worst Nightmare》这张专辑,我们都为你准备了一份适合你的 Arctic Monkeys 入门指南。

想听 Arctic Monkeys “我想踢爆你脑袋式”甜蜜的 B-side

我们的故事从头说的话,大概要从 2002年的寒冷冬天开始说起。

 “02年圣诞节,我和 Cookey 都收到了吉他。”Alex Turner 在 2005年《NME》的采访中回忆道, “到了三月份,我只学会了几个和弦,但 Jamie 已经会弹《007》主题曲了。那时候我意识到自己是不是得认真起来了。”

当时乐队的情况很可能是这样:排练结束后,成员们冒着雨走回家,从超市买的发胶顺着他们长满粉刺的额头流下来;Turner,Cook,鼓手 Matt Helders 和原贝斯手 Andy Nicholson 投入了大把时间准备着几个月后他们的第一场演出 —— 2003年 6月他们在谢菲尔德市一家名叫 the Grapes in June 的小酒吧里演出,可惜这次初演没有留下任何影像资料。

据说乐队的名字是他们喝大了在市中心临时演出的时候,一个流浪汉给取的。那个时候,他们会把录好的 CD 在演出时免费分发给大家。不过乐队不知道的是,这些歌也被上传至独立音乐论坛 —— 那张有 18首歌的 EP《Beneath The Boardwalk》就是这么来的,而这张 EP 的名字源自于上传它的粉丝获得这些歌曲的演出场地。随后,这张 EP 在网上开始广泛传播,悄无声息地,就举国关注了。

 “我们在谢菲尔德办了场演出,我刚开口,所有观众都开始跟着我一起唱。”2005年 Alex 在《NME》的采访中红着脸说。“我当时想:‘出大事了!’”事实也确实如此。这支乐队最早、也最受喜爱的歌曲就出现在这张 EP 中 —— 包括他们最初创作的单曲之一“When The Sun Goes Down”(当时是叫“Scummy”),以及首张专辑中七首歌的 demo 版本。有些歌(参见“Space Invaders”和“Choo Choo”)可能只以低分辨率的 YouTube 视频保存了下来。而其他歌曲,则在 B-side 重获新生。

像“Bigger Boys and Stolen Sweethearts”和“Stickin’ To The Floor”这类歌曲,展现了 Arctic Monkeys 最原始的状态,而之后的 B-side 比如“No Buses”和“The Bakery”则为 Turner 的歌曲创作引入了更轻盈、更浪漫的气息(后边会提到)。还有“Temptation Greets You Like Your Naughty Friend”—— 作为 2007年发行的专辑《Brianstorm》的 B-side,不知为何还出现了 Dizzee Rascal。总之:具体请收听上方列表中的这些歌曲。

想听 Arctic Monkeys 的独立俱乐部之夜风格

那种地板黏糊糊的独立俱乐部之夜,对于大部分 2000年左右在英国上大学或读高中的人来说,是必备的成长经历。

尽管 Turner 所写的歌都是他在谢菲尔德当地酒吧工作时的所见所闻 —— 歌词中对生活的观察和所得观点,比大多数 18岁的人谈及初次彻夜狂欢时更为成熟 —— Arctic Monkeys 最初的两张专辑,简直是独立俱乐部音乐的代表作。像“Fake Tales of San Francisco”这类歌曲中, “You’re not from New York City, you’re from Rotherham(你并非来自纽约,你来自罗瑟勒姆)”这类歌词也很英式,与 Turner 这些年来变成的模样大相径庭,让 Arctic Monkeys 的演变在某些时刻像极了某种看看你究竟能偏离自己的本源有多远的搞笑实验。

就连从 “Dancing Shoes”、“Still Take You Home”等等这样的歌名中,你也能明显看出这些歌曲写的是夜生活,描绘的是那种闪着霓虹灯光的俱乐部或者小黑屋,旁边还站着怒气冲冲的光头胖保镖的场景。除了 Morrisey 有点混乱杂糅风的 Disco 以及怪异风的 Pulp 和 Blur 的外,Arctic Monkeys 最初的两张专辑(包括 2006年发行的独立单曲“Leave Before The Lights Come On”),带着这一代人少见的尊重与智慧,写尽了英国最棒也最糟糕的一切。Turner 知道如何将玩笑对准英国人的生活方式,戏称他们都是“人渣”,并在炫耀脱掉套头衫溜进夜店的经历时会理所当然地提到 Topshop 这样的时装品牌。

在他们之前,最成功的英国乐队 The Libertines 关注的是什么阿卡狄亚这种世外桃源,而 Arctic Monkeys,无论怎么说,为大家提供了洞察英国大众生活的机会。你要是不知道 Turner 在歌词里写的是什么,那你要么是傻瓜、要么是植物人、要么是个隐士、要么就是一老外。因此,Arctic Monkeys 成为了英国最红的乐队。首先,他们首张专辑的销售速度创造了纪录。一年后,他们带着专辑《Your Favourite Worst Nightmare》,成为了 Glastonbury 音乐节的领衔阵容(还穿着运动服和帽衫演出)。用了 12个多月的时间,Arctic Monkeys 达成了很多目标,成为了国家瑰宝。

想听你脑海中 Arctic Monkeys 的浪漫风格

对于许多人来说,Arctic Monkeys 最大的卖点(至少在一开始是这样)—— 是 Turner 写劲曲的天赋。但即便在专辑《Whatever People Say I Am, That's What I'm Not》中,也隐藏了几首低调浪漫的曲子。比如 Arctic Monkeys 首张专辑中的“Riot Van”和“Mardy Bum”就远离夜店风,前一首歌就像是瘾君子们被警察逮捕后相互间的心灵交流;后一首歌就像是一集《加冕街(Coronation Street)》,一开始两位情侣在厨房里拥抱,然后开始往对方头上丢盘子,最终又重归于好。“A Certain Romance”也值得一提,这首歌给 Turner 的家乡添加了点浪漫色彩 —— 你很难想,毕竟那是一个人们穿破旧的匡威鞋、锐步鞋,运动裤脚还会往袜子里塞的矿产业小镇。

不过自此开始,Turner 对浪漫歌曲的创作也不局限于英式文化的语境下了,歌曲开始有了黑色电影的色彩,内容讲述的也变成了酒店房间和长途开车旅行的故事。乐队 2006年翻唱的 Barbara Lewis 的“Baby I’m Yours”,正是 Turner 那些最受喜爱的歌曲所追求的氛围。乐队的翻唱加入了男声四重唱,这应该是他们最接近《007》电影原声或者 1960年代音乐的一次。与此同时,也不能忽略 2011年 Turner 为电影《潜水艇(Submarine)》创作的六首个人单曲,其中包括无敌的“Stuck on the Puzzle”。

想听 Arctic Monkeys 真正的摇滚风格

听完了早期英式的 Arctic Monkeys,也补完了 Turner 的浪漫之作。但使他们走红成名,成为一支真正的摇滚乐队的那些转型之作呢?据说,他们音乐上的转变与 Queens of the Stone Age 的主唱 Josh Homme 有关,他参与制作了 Arctic Monkeys 2009年的专辑《Humbug》。整张专辑都是在美国录的音,比如莫哈维沙漠,显然 Arctic Monkeys 在这张专辑中听起来更温和了。但这并不是说他们歌词的想象力减少了,而是说,他们的音乐变得更加精致。比如在“My Propellor”和“Crying Lightning”中,你能听出 Turner 的声线变得更低沉、更圆滑和游刃有余了。

受 Cream,Jimi Hendrix,Nick Cave 和 John Cale 的启发,《Humbug》是 Arctic Monkeys 成型并且成为世界级的摇滚乐队的入门之作。然后就是第四张专辑《Suck It And See》,领衔的单曲是“Don’t Sit Down ‘Cause I’ve Moved Your Chair”和“Brick by Brick”。也许这是他们最普通的专辑,比《Humbug》和《AM》更清淡,却也更符合这张专辑简单的单色专辑封面所暗示的经典摇滚乐地位。

《Suck It And See》本来可能意味着 Arctic Monkeys 就此结束了 。他们趁着在英国爆红的势头,进军美国,然后扔出一张两头都不讨好的专辑。但接着在 2013年,他们释出了专辑《AM》中的首发单曲“R U Mine”,模糊、响亮、诙谐......集合了人们喜爱 Arctic Monkeys 的所有元素。这首歌(包括同样流行的“Do I Wanna Know”)超越了他们目前为止最成功的专辑,《AM》几乎获得各大榜单 4星或 5星的好评,稳固了他们作为这一代最优秀摇滚乐队的地位。

想听主流的、领衔音乐节的 Arctic Monkeys

今年夏天,Arctic Monkeys 差不多会领衔各大欧洲的音乐节,而在英国,他们会在家乡谢菲尔德至伦敦举行几场一票难求的大型演出。上边这些歌是你最熟悉的 Arctic Monkeys 的作品,也是他们作品列表中最棒的集合。如果你不熟悉,或者你是被人拉去看音乐节的话,在此之前,你可以戴上耳机循环播放列表,或者作为礼物发送给从没听过他们的朋友 —— 这是 Alex Turner 和他的乐队最牛逼的作品,尽情享受吧。

Translated by: absentalice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