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支来自伯明翰的 Indie Pop 乐队在十年之间发行了十张专辑,他们的目标是在解散前成为英国最牛逼的乐队。

很多乐队成立都是因为年轻冲动,但很少有乐队像 Felt 这样,在成立之初就抱着如此可怕的鸿鹄之志。据这支伯明翰乐队的主唱 Lawrence 表示,Felt 的成立带有强烈的目的性。虽然成立之初名不见经传,但他们的目标就是“打造全英国最伟大的处女作专辑”。最近接受 Noisey 采访时,Lawrence 还谦虚地表示:“如果说‘我想打造全世界最好的专辑’,就未免太狂妄自大了”)—— 并且以此为目标不断努力。八十年代是 Felt 的活跃期,在这十年之间,Felt 共推出了十张专辑,并收获了数以百万计的粉丝。但最终他们还是不顾粉丝潮水般的反对声,按照计划选择了解散。等待他们的是名声,也许还有财富。

人人都知道做摇滚没有看上去那么容易。虽然遭遇了各种不幸,让 Lawrence 没能成为他理想中的全英头牌音乐创作人(他曾经出过一张单曲叫《Summer Smash》,没想到恰逢戴安娜王妃车祸身亡,这张单曲也因为名字过于敏感被迫下架),但事实上,Lawrence 从来没有为取悦听众而制作音乐。他的音乐实在是太朴素、太晦涩、太奇异,如此乖张的音乐作品,实在很难支撑起他的宏图伟业。

Television 乐队的吉他风格启发,以及那个年代最好的英国地下音乐的阴冷氛围影响,Lawrence 打造出了一种冰凉但却动听的 Guitar Pop。在这十张专辑中,你可以听到鬼魅般的阴森吟唱、荒诞离奇的低语、还有对装逼文艺青年的 fuck-you,而这一切的根基,都是 Lawrence 独特的幽默感 —— 一种与不得志者毫不相配的自信。Felt 在乐队的黄金时期也获得了一些成功,比如他们和 Cocteau Twins 主唱 Liz Fraser 合作的“Primitive Painters”,就曾经在英国的另类音乐榜单上荣登榜首。但 Lawrence 自己表示,这一切和他梦想的相差甚远。

Felt 解散后,Lawrence 又另外组建过几次乐队,比如刻意向流行音乐发起挑衅的 Denim 和 Go-Kart Mozart。但是谈起 Lawrence,人们更多还是想到他的 Felt,而且乐队虽然已经解散,但人气却越来越高。Felt 解散后,出现了一大批受 Lawrence 玩世不恭风格影响的 twee 乐队。所有的地下流行乐队都想写出几首热门歌曲,Lawrence 让这种梦想变得不再令人不齿。在过去几十年里,大批乐队直接受到他们的音乐影响,从 Girls 和 Real Estate 这种地下 Guitar Pop 乐队,到 Belle and Sebastian 和 the Manic Street Preachers 这类英伦老乡,都可以看到 Felt 的影子。

Lawrence 一直在孜孜不倦地做着明星梦,而对他的梦想最大的侮辱,莫过于多年来难觅踪迹的 Felt 乐队作品。大部分 Felt 乐队作品现在仅存在于流媒体平台上,要通过再版 CD 才能获取,但是他们的黑胶唱片放在分销商那里通常都要多卖 50美元。幸运的是,Cherry Red 唱片公司正准备发起一项名为“Felt: A Decade in Music”的再版活动,(与此同时,本月末还将发行一张全新的 Go-Kart Mozart 专辑)。在 2月 23日,乐队的前五张唱片将以双开式精装封套的形式再次上架,所以如果你之前从未接触过 Felt,现在就是入门的正是最佳时期。以下就是我们的 Felt 乐队入门指南。

想听纯粹 Pop 风格的 Felt?

虽然 Lawrence 从来没有推出过真正意义上的打榜热曲,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这个能力。从乐队成立伊始,他就会偶尔放下过于艰涩难懂的歌词,像其它背着吉他的流行歌曲创作者一样,创作简单直白、朗朗上口的歌曲。他也会写一些关于恋爱与失恋的歌,情感细腻,引人共鸣,但是即便承受着全世界的重压,他依然能为乐队最好的歌曲注入一种奇异的光芒。他有一种特殊的能力,能够写出非常漂亮的 Pop 歌曲,但在世界观上毫不妥协,常常带着快乐的笑容演唱令人悲伤的歌词,比如他在“She Lives By the Castle”中云淡风轻地演唱的那句“Your mind’s a vacant lot that’s for sale”。

这些歌曲的一大魅力,来自他童年玩伴 Maurice Deebank 强大的吉他技术。他的吉他从来不需要加太多效果,而是跟随 Lawrence 的和弦如诗一般流淌,给 Felt 那些相对欢快的歌曲赋予奇妙的色彩。即便 Lawrence 在唱歌,但有时候,比如在“Spanish House”中,你的耳朵还是会被 Deebank 闪亮的主音吉他吸引,吉他速度虽快,但却有条不紊。难怪他们会推出这么多纯音乐作品,很多时候 Deebank 的吉他旋律本身就是非常优秀的 Pop 歌曲。

想听愤世嫉俗的 Felt?

当一个万年 loser 的乐趣,在于你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你的攻击目标,你可以随时冲他们开黑,对他们说 fuck you。不管 Felt 的音乐表面听上去有多么有素质有文化,其实他们都是写丧歌的老手。也许是因为他童年一直很迷英国的朋克音乐,也许是因为一直被流行音乐界拒之门外,Lawrence 很快便练就了一身功夫,在貌似阳光的流行歌曲中私带各种巨丧的歌词。

他有一首经典歌曲讲述的是如何推翻国王的统治,还有一首写给前任的情书名叫“I Can’t Make Love to You Anymore”。他在乐队成立初期就推出了两首非常棒的反人类歌曲,一首叫“All the People I Like Are Those That Are Dead”,歌如其名,都是用绝望的唱腔唱出“Maybe I should take a gun / And put it to the head of everyone”之类的歌词。Lawrence 浑身都是怨念,就连他们最棒的一首 Pop 歌曲中,也埋藏了刻薄无情的歌词。这首歌便是嘲讽伪文青的“Sunlight Bathed the Golden Glow”,他在歌中唱道:“You're trying to fool somebody, but you end up fooling yourself / You read from A Season in Hell but you don't know what is about.”。在另一个版本中,他还嘲笑灵修人士无脑学舌《西藏生死书》。Felt 有一个 diss 之魂,所有的人他们都能黑一遍。他们的歌曲永远抱着一种“我们对抗全世界”的态度,让你迫不及待想要成为“我们”中的一份子。

想听 Dream Pop 风格的 Felt?

Felt 时常展现出充满野心与愤怒的一面,但 Lawrence 温柔起来也能让人心醉神迷。虽然他和 Deebank 不太喜欢使用吉他效果,但他们的歌声与吉他交融的方式,加上后来 Martin Duffy 迷幻的管风琴,赋予他们的歌曲一种如梦似幻的迷蒙感。像“The World Is Soft as Lace”这类早期作品,就展现出了 Lawrence 温柔的一面,以及他急于尽其所能改变社会的渴望。

随着时间的推移,Lawrence 的音乐越来越倾向于梦幻风,甚至选择把 Dream-pop 祖师爷级乐队 Cocteau Twins 作为他们难能可贵的合作对象。虽然对 Lawrence 也对 Cocteau Twins 成员兼制作 人 Robin Guthrie 在《Ignite the Seven Cannons》中过度华丽的录音颇有微词,但这张专辑依然不失为他们的最佳专辑,特别是由 Liz Fraser 担任主唱的“Primitive Painters”,以及“My Darkest light Will Shine”,都可以算他们的经典作品。在乐队签下 Creation Records 唱片公司的那几年,他们还进一步探索了这种风格。他们把 Beach Boys的“Be Still”翻唱成了一首氛围音乐,还推出了慢节奏的阴森单曲“The Final Resting of the Ark”。如果 Lawrence 真的一心只想成功,就不可能会有这些歌曲。

想听纯音乐版的 Felt?

从 Felt 的第一首单曲 —— 也就是那首录音质量感人的吉他实验歌曲“Index”—— 开始,Lawrence 就经常在 Felt 的唱片中挤出空间,在他的诗歌型音乐作品中插入迷人的纯音乐作品。Lawrence 的大部分纯音乐歌曲都有一种纤弱、幽冥的质感,好像他的灵魂突然离开了乐队,只在原地留下了阴冷的氛围。不管是“Sempiternal Darkness”中的古典吉他,还是 EP《Ballad of the Band》中朦胧的的钢琴曲“Magellan”,Lawrence 任凭纯音乐在专辑中自由流淌,在节奏紧张的歌曲之间为听众提供休息的空间。

对于大部分乐队来说,像这样的纯音乐歌曲要么很难收入专辑,要么是作为中场插曲,但是 Lawrence 创作了太多的纯音乐,这些作品是我们深入了解 Felt 的重要一环。这是一支目标非常明确的乐队,但他们所做的一切却都在颠覆这个目标。换作一支全球知名乐队,在唱片里塞入这么多令人惶惶不安的纯音乐绝对是不可想象的。但是 Felt 的这些纯音乐和专辑中其他关于失恋、希望与悔恨的歌曲融为一体,展现出一个最真实的 Felt。Felt 就是这样一支乐队,努力追求着与众不同的梦想,打造出的音乐更是远超他们自己的想象。

Translated by: 伽叶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