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军 30多年来,这支独立摇滚界的元老级乐队一直没有停止探索创新的脚步,与此同时,他们也依然保留着曾经的魅力、幽默和强大的创作能力。

第一眼看上去,Yo La Tengo 并不是一支特别好啃的乐队。成军三十多年来,这支来自新泽西霍博肯的独立摇滚三人组已经推出了 15张专辑、无数张单曲、精选集、合作专辑和原声碟,作品类型异常繁多。Yo La Tengo 最早是一个双人组合,由吉他手 Ira Kaplan 和鼓手 Georgia Hubley 这对夫妻档组成。1991年,在 Yo La Tengo 发行第五张专辑《May I Sing With Me》并换了 14位贝斯手之后,James McNew 终于加入乐队,并成为固定成员。面对他们海量的音乐作品,想要入门的新歌迷千万不能望而却步。

Yo La Tengo 成立于 1984年,乐队名字来自纽约大都会棒球队的委内瑞拉游击手 Elio Chacón 的一句口头禅,据说他一抓到界外球就会高喊“Yo La Tengo!”。乐队的第一场表演是在霍博肯一家名叫 Maxwell’s 的潜水酒吧举办的,这里同时也是一个可容纳 200名观众的音乐场馆。两年前 Kaplan 和 Hubley 就是在这里相遇的,从此以后,这家酒吧就成了乐队的精神家园,一直到 2013年 Maxwell’s 关闭(酒吧关门不久后,很快又换了个新老板重新开业,但最终还是在 2018年 2月再度关门。)在他们的音乐生涯中,霍博肯一直是他们的家。他们曾多次徘徊在评论盛赞与商业成功的边缘,虽然从来没有获得过真正意义上的人气爆发,但 Yo La Tengo 已经成为过去几十年里最具冒险精神的一支老牌独立摇滚乐队。 

因为 Yo La Tengo 的成员都是独立摇滚界的常住人口,从事摇滚乐评、图形设计、唱片店店员、杂志编辑、音效师、DJ 等等相关工作,多年来,他们对音乐的热情推动了乐队朝着无数个方向发展。Jesse Jarnow 在 2001 年出版的《Big Day Coming》一书对 Yo La Tengo 的历史进行了事无巨细的叙述,你可以看到他们是如何从欢快的独立摇滚变成走清新翻唱路线的民谣摇滚,再变成舒缓沉郁的独立流行,再到各种音乐类型实验,他们的最新专辑 —— 名字明显致敬 Sly Stone 的《There’s A Riot Going On》已于 3月 16日由合作了 25年的老东家 Matador 正式发行。这张新专辑让我们看到了一个魅力依旧、聪明依旧、幽默依旧的 Yo La Tengo。从 R.E.M. 引领的独立摇滚爆发期,再到 MP3 和流媒体时代,他们历经了音乐界的无数变迁。但是每一次大革命,他们都顽强地挺了过来。

2003年,《洋葱新闻》用一篇《Yo La Tengo演出现场事故导致 37名唱片店店员失联》把乐队和他们的歌迷狠狠地黑了一把。虽然 Yo La Tengo 可能不认同这样的评价,但客观来讲,几十年来,他们确实已经成了独立摇滚唱片死宅的代言人,让他们的作品显得特别不友好。但是千万不要就这样怂了,Yo La Tengo 的音乐其实是非常好入门的。虽然有着海量的全长专辑、精选集、原声碟、翻唱合集、冷门单曲,但他们这么多唱片还从来没有出过一颗哑弹。每一张专辑都有各自的魅力,虽然摸索这些唱片看似是一件繁重的任务,但不要担心,Noisey 将在本文中给你一个基本的入门指南,帮助你深入了解独立摇滚圈里的这支元老级乐队。也许你最喜欢的歌曲和乐队故事并不会在文中出现,毕竟每个人认识 Yo La Tengo 的途径都不一样,这都要感谢这支乐队自 1984年成立以来,贡献了如此多精彩的歌曲、故事还有演出。 

想听吉他流行风格的 Yo La Tengo?

要想入门 Yo La Tengo,可以直接以乐队中期的作品为切入点,然后往前或者往后听。你可以从他们最受好评的两张唱片入手,即 1997年的《I Can Hear The Heart Beating As One》,和 2000年的《And Then Nothing Turned Itself Inside-Out》。之所以推荐这两张,是因为它们是乐队的巅峰作品,而且从这两张经典作品入手,能让你感受到他们别样的魅力:这些歌曲虽然披着摇滚的外衣,但其实都是专业打造、制作精炼的流行歌曲。

虽然 Yo La Tengo 已经换了十几个贝斯手,也经历了各种潮起潮落,做了大量的声音实验,但哪怕是把 1986年首张专辑《Ride The Tiger》的开场曲“The Cone of Silence”和新专辑《There’s A Riot Going On》放出的最新单曲“For You Too”放在一起对比,你也还是能听出其中的相似性。Kaplan 现在的创作水平已经今非昔比,吉他技术也大有进步,但两首歌曲的模式是一样的,都是把朗朗上口的旋律和欢快密集的 riff 结合在一起。NRBQ、他们的纽约朋友 The dBs、以及他们的新泽西同行 The Feelies 都是他们的偶像,在 Yo La Tengo 的许多作品中,你都听到和这些乐队类似的阳光与活力。 

Yo La Tengo 的很多经典佳作都沿用了这个成功模式。1993年的专辑《Painful》中的那首盯鞋风格的“From A Motel 6”,1995年的专辑《Electr-o-pura》中的那首旋律讨喜的“Tom Courtenay”,《I Can Hear The Heart...Elsewhere》中劲爆的“Sugarcube”,还有“Barnaby, Hardly Working”、“Drug Test”、“Upside-Down”等早期佳作,以及后期的一些作品,像由 Hubley 担任演唱的“Madeline”,还有2013年专辑《Fade》中的遗珠“Well You Better”。 

想听安静内向的 Yo La Tengo?

要听最好的 Yo La Tengo,建议选择那些关掉 amp、整体偏安静的歌曲。在 1990年的第四张专辑《Fakebook》中,他们给躁动的独立摇滚镀上了一层民谣摇滚的光泽,推出了“Did I Tell You”这种主打民谣吉他的原创歌曲,和翻唱 The Kin ks、Cat Stevens、NRBQ 的歌曲。它标志着乐队的全新发展方向。在接下来的十一张专辑中,Yo La Tengo 对这一创作方向进行了深入挖掘。

《Painful》可以说是最能代表早期 Yo La Tengo 风格的一张专辑,它延续了《Fakebook》的优点,并进行了大幅改善和提升。专辑开场曲“Big Day Coming”算是乐队最具标志性的一首歌。Kaplan在歌曲开场就和着循环的键盘旋律唱出了他们的使命说明:“Let’s be undecided / let’s take our time.”虽然乐队一直倾向于使用吉他噪音和 feedback 效果,但在他们的作品中,还是能看到对轻缓旋律和极简编曲的偏好。

其它 Yo La Tengo 的专辑,像《And Then Nothing Turned Itself Inside-Out》和 2003年那张备受低估《Summer Sun》(虽然专辑名称给人感觉非常阳光温暖,但其实这是一张非常伤感的唱片),都是在进一步探索恬静风格,没有使用摇滚元素。不管是如耳边私语般的“Our Way To Fall”,致敬美国作家托马斯·品钦的忧伤情歌“The Crying of Lot G,”还是娓娓道来、全长近18分钟的“Night Falls on Hoboken”,都证明《And Then Nothing Turned Itself Inside-Out》在轻柔耳语的同时也有振聋发聩的效果。《Summer Sun》中吉他妖娆的“Today Is The Day”和轻快活泼的“Season of the Shark”也是如此。 

想听狂躁奔放的 Yo La Tengo?

Yo La Tengo 的作品有一个不变的特点,那就是喜欢把歌曲包裹在刺耳的 feedback 效果、噪音和吉他声之中。这些歌曲通常都是专辑的核心,它们就好像整张专辑的高潮。当这些歌曲响起时,你仿佛能看到Kaplan 抱着他的 Fender Jazzmaster 疯狂扫弦的模样。Yo La Tengo 就像一只双面乐队,一面在淡雅、恬静、隐忍中发现美,一面疯狂痴迷令人晕头转向的炫丽噪音。

虽然《Painful》的开场曲“Big Day Coming”是一首悠扬舒缓、以键盘为主音的慢歌,但它的第二个版本,也就是为专辑结束曲“I Heard You Looking”做铺垫的倒数第二首歌,则变得狂躁不安、扭曲失真。这并非乐队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对自己的原曲进行改造、重塑和再发行(参见“Barnaby, Hardly Working” 或是“The Ballad of Red Buckets”的不同版本),这些歌曲不仅展现了乐队不同寻常的一面,也证明了他们在同一张专辑中也能做到千变万化、游刃有余的强大实力。在“Big Day Coming”的第二版中,Kaplan的歌词“Let's turn up our amps / The way that we used to / Without a plan”又成了他们的第二则使命说明。

另一个例子是“The Story of Yo La Tango”。这首歌的歌名故意拼错乐队的名字,因为早期的演出传单、脱口秀主持人经常会拼错或者念错他们的名字。这首歌时长将近 12分钟,吉他 solo 的声音盖过音墙,并最终盖过了 Kaplan 的演唱。“The Story of Yo La Tango”也常被乐队拿来做演出结束曲,充分展现出乐队铺垫气氛和创作宣泄型歌曲的实力。其他的歌曲,像《I Can Hear The Heart Beating...》中那首致敬 Grand Funk Railroad 的“We’re An American Band”也是一个经典的案例 —— 前期不紧不慢地铺垫气氛,并在高潮处漂亮地爆发。不管是狂放还是温柔,Yo La Tengo 都可以驾轻就熟。

想听风格混搭的 Yo La Tengo?

作为一群乐迷,Yo La Tengo 经常会向其他艺人学习,确保摇滚音乐的灵感源泉永不枯竭。在他们的音乐生涯中,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而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则是出自他们最有名的一张专辑《I Can Hear The Heart Beating As One》。专辑中的“Moby Octopad”这首歌,名字来自 1995 年 Lollapalooza 音乐节上,Moby 摆在舞台侧方的一个电子鼓。这首歌中有一条贯穿始终的贝斯线,非常有未来后朋的感觉。除此之外,“Center of Gravity”的 bossa nova 风情,还有他们最有名的单曲“Autumn Sweater”中的打击乐节奏,以及“Stockholm Syndrome.”中由贝斯手 James McNew 献上的 Neil Young 式的演唱,都是风格混搭的典范。

2006年的《I Am Not Afraid Of You And I Will Beat Your Ass》是 Yo La Tengo 风格跨度最大的一张全长专辑:“Mr. Tough”走的是灵魂乐路线,带圆号元素和假音演唱;几首歌之后,又是一首急速狂飙的车库摇滚“Watch Out For Me Ronnie.”;到了结束曲“The Room Got Heavy”,充满迷幻感的节奏搭配 Hubley 冰冷的演唱,造就了乐队音乐生涯中最令人眼前一亮的另类作品。实际上,这种顽皮的风格实验从 1986年的处女作专辑《Ride the Tiger》就开始了,带有明显乡村风的“The River of Water”就是最好的例子。而在 1995年的专辑《Electr-o-pura》中,你还能听出早年在波斯顿看硬核演出的经历给 Kaplan 和 Hubley 带来的影响,不信试试那首两分钟不到的“Attack on Love”。 

想听主打翻唱的Yo La Tengo?

Hubley 和 Kaplan 首次合作表演是在 1982年,当时他们的组合还叫 Georgia and Some Guys。他们翻唱了超过 100 首经典歌曲,The Velvet Underground、Kiss、Buddy Holly、the Beach Boys,他们全都翻唱过。在那一年的时间里(后来他们又改名叫 A Worrying Thing,并最终定成 Yo La Tengo),Hubley 和 Kaplan 把其他人的歌曲融进了自己的 DNA。在 Yo La Tengo 的作品中,有不少别具一格的翻唱作品已经和乐队的其他原创作品一样成为歌迷的最爱,比如他们翻唱 Harry Wayne Casey 的“You Can Have It All”,就是《And Then Nothing Turned Itself Inside-Out》这张专辑中的一大亮点。Hubley 的另一首重要翻唱作品是 Darlene McCrea 的 “My Heart’s Not In It”,出自 2015年的《Stuff Like That There》,这张专辑同时还收录了乐队的多首翻唱歌曲。其实这些作品也可以归入本文前面的几个分类,因为每一首翻唱作品都符合 Yo La Tengo 对某一特定音乐类型的喜爱。 

因为 Yo La Tengo 本来就是脱胎于一支翻唱乐队,因此只要碰上喜欢的歌曲,Kaplan 和 Hubley 从来不会抑制翻唱的冲动。虽说他们每次的演出歌单中都有位数不少的非原创曲目(参考他们著名的哈努卡演出),但这些翻唱歌曲不只是致敬他们崇拜的音乐前辈,更是在反映乐队自己的性格。比如,二十年来,Yo La Tengo 一直在为 WFMU 电台的众筹马拉松活动做应求翻唱演出。他们和新泽西的这家知名电台已经是多年老友了,这些演出也完美契合乐队自由随性和无所不玩的精神。只要听众支付 100 美元,他们愿意表演任何歌曲。就在几周前,他们刚做了一次马拉松演出,翻唱了 Nico、The Stooges、Devo 等等音乐人的经典作品。如果你还想进一步了解他们的音乐,不妨听听 Condo Fucks,这是他们化名的另一支乐队,曾在 2009年推出一张翻唱专辑《Fuckbook》,去年还以 Condo Fucks 的身份做了巡演。

Translated by: 伽叶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