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发展飞速,任何信息只需要你用指尖轻轻一滑,下一秒它就会出现在你眼前,这有时候会让人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非常渺小,什么都不是,毫无存在感。”

韩国乐队 Hyukoh 筹备了两年之久的第一张正式专辑《23》已在4月24日发行。这张以“燃尽的青春”为主题的新专辑,展现了四位同为93年出生的成员对于“即将成为大人”的迷茫与不安:年轻的我们看不见年轮,为那灿烂的光芒而盲目,而燃烧殆尽(出自“Tomboy”);焦急不安的那天起,已经长了整整一岁(出自“Die Alone”),翻越了墙垣,拥抱我的竟是无尽的陡峻峭壁,偏偏跨坐在荆棘丛里,鲜血直流却无人闻问(出自“Leather Jacket”);我们不断支离破碎,明天也逐渐消逝(出自“Burning Youth”),随波逐流之下,老过昨日的我,已近半五十,瞧瞧自己被推着前行却毫无所感的模样(出自“Leather Jacket”),活力十足的我们心也已老去,曾经期待过的心意改变的真快(出自“Paul”);悲伤的大人,总是只会退缩,而现在的我,与那个长大后渐行渐远的你,变得越来越像了(出自“Tomboy”)。 

1497845830508218.jpg

 “悲观主义”可能是我听完整张专辑后,脑海里浮现出的第一个词,也或许是在真正了解主唱吴赫后,用来形容他最贴切的词。对于自己无缘由的悲观主义,他说“我生来就是这样。”你总能从吴赫的歌词和歌声里听出“消失”和“离开”,好像幸福感只存在于瞬间,孤独感才是永恒不变的主题。不过对于飘泊无定的孤立无援,吴赫早已习以为常 —— 小时候在中国读书,因为自己是韩国人,很难摆脱“异乡人”的感觉;长大后回到韩国,发现自己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而觉得自己仍然身处他乡。除了将摇摇欲坠的青春、歇斯底里的生活贯穿整张专辑,代表“年轻的我们”发声以外,我们还能听出这支年轻乐队的成长和蜕变 —— 更加细腻的编曲和精制的混音,使得整张专辑更完整、精确地表达出他们所有的想法。 

或许你不理解这个腼腆幽默的男孩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焦虑和不安,以及被粉丝簇拥的他为什么在舞台上永远像一座孤岛。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通过邮件和他聊了聊这张新专辑背后的一些故事。

Noisey:Hi,我们先说一下新专辑吧。《23》作为第一张专辑,和之前的两张EP《20》《22》有着怎样的联系?你提到这张专辑想表达一种“unresolved feeling”,这种感觉从何而来?
吴赫:专辑《23》可以说是《20》和《22》中所要寄托的情感的延伸。“Unresolved feeling”可以用很多种方式去解释,比如“焦虑”或者是“不安”。 

第一首“Burning Youth”歌词中的“How will you survive the world full of anguish”,和最后一首“Surf Boy”中的“Hope for the best,plan for the worst”,都会给我一种青少年的“不安全感”,你是一个有安全感的人吗?
我自己并不是一个有安全感的人,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能从中获取灵感去表达自己的想法。

在之前的 EP 中可以听出“异乡人”的孤独感,新专辑中这种情感貌似少了一些,是因为已经找到了归属感吗?还是尽管有不少朋友,但自己仍然感觉很孤独?
一开始,我的朋友圈子的确很小,不过新专辑里那种情感的弱化并不是说我觉得“异乡人”的孤独感减少了,或是自己终于找到了归属,而是说我已经逐渐熟悉自己所处的环境和体系并且开始融入其中了。

1497844658865356.jpg

除了韩语以外,新专辑里还有英文和汉语,你也说过,写歌词的时候用“外语”所表达的内容和意境是用韩语没法表达的,可以举个例子吗?
首先,不同的语言措辞和发音就不同,并且每种语言都具有自己特有的魅力。比如说,英文的话,我会把句子写得更口语化,像是在对话一样;韩文的话,我可能会选择更有深意的词语,会写更多复杂的综合句。

你提到过韩国传统文化给了你很大的影响,那《23》这张专辑和当下韩国年轻人的心态有着怎样的联系?
这张专辑想要表达年轻一代迷惘彷徨的一面。科技发展飞速,任何信息只需要你用指尖轻轻一滑,下一秒它就会出现在你眼前,这有时候会让人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非常渺小,什么都不是,毫无存在感。我自己就常有这样的感觉。

Hyukoh - Wanli 万里

“万里”中的“海上的船都看不着”、“Surf Boy”中的海上冲浪,以及之前《22》中的“Mer”,里面都提及到了“大海”,所以你觉得大海所拥有的哪些特质与你自己,或者你的生活状态是有关联的?
没觉得自己具有海洋的什么特质。但是当我想象“海”的时候,我真的很喜欢自己脑海里面浮现出来的大海的画面。单单这个词我都很喜欢。但也许因为我从来没在海边住过吧,脑子里出现的总是这些抽象的图像。

你说过“万里”是以“海上将军“的心情所做的歌,可为什么会选择去蒙古拍摄这支 MV?
最初“万里”我是想拍一个现场 MV,然后就联想到了沙漠和草原的景象。我们从 GDW 团队的导演 Oui Kim 那里收到了邀请,在了解了蒙古的地理位置以后我们就决定去那里拍摄了。

这支 MV 整体的造型是由你来设计的吗?为什么会选择全部成员都穿着红色?
造型是造型师 Ye Young Kim 设计的,选择穿红色是因为在沙漠里穿红色视觉效果很棒。 

1497844791195630.jpg

你的衣着风格和音乐之间有怎样的关系?
我认为对于表演型的音乐人来说,时尚和音乐是不可分割的。对于过去的几代人来讲,可能会有偶像代表引领某种特定的时尚风格。但如今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所以不要限制自己去寻求经典,不过对于时尚我还是想要保持一定的独创性在里面。确实有很多音乐人的穿着我都很喜欢,比如 Sid Vicious 什么的。

对穿衣服有什么强迫症吗?比如某件衣服只能搭配某双鞋之类的?觉得自己最适合什么颜色的衣服?
我对服装没什么强迫症,我觉得自己适合所有颜色。

参加很多时装拍摄或者品牌代言会对自己的造型有帮助吗?比如会产生一些新的搭配想法之类的。
没错,我做很多时装拍摄和品牌代言,这确实给我提供了不少造型方面的新思路。

目前最中意的设计师或者品牌?
太多喜欢的设计师了,多到我没法一一列举。Undercover 的设计师高桥盾,The Soloist 的设计师宫下贵裕还有 Martine Rose 等等。我喜欢一件东西不会给出什么特定的原因。

1497844755458525.jpg

我们了解到你在大学时曾经想学哲学,甚至还申请了神学,你对宗教有着怎样的兴趣和研究?比如“Jesus lived in a motel room”还有“万里”的和声部分,是怎么想到要把宗教的元素融合进去的?
我生在一个基督教家庭,宗教方面的知识某种程度上我还是有所了解的,不过没到那种狂热的程度。“万里”并没有注入宗教元素,“Jesus lived in a motel room”的 intro 部分,我的想法是让它听起来像是唱诗班在大教堂里合唱。

据说“Paul”是你高中时期创作的歌曲,这首歌直到最终版内容上做了哪些改动?现在的心境和当时相比又有怎样的不同?
内容上并没有做太大的改变,但是发现再写它的时候不像以前一样有意思了,所以我在旋律上做了改动。心境好像也和最初差不多,没有特别大的变化。

“Tomboy”这首歌提到了母亲、青春、疑惑和不解,这和你自身的某些经历有关吗?
我只能说这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但来自于我的自身经历。

《23》的主题是“燃尽的青春”,那请你用三个词来形容自己的青春?
潜在可能,不安,缺失。

谢谢你!


由于不可控因素我们无法预见 HYUKOH 何时再有机会可以来到内地演出,而近期乐队在的香港演出开票一天就被一抢而空,为此乐队还会加演一场。如果你是他的粉丝(正好还有港澳通行证签注),或许可以考虑去碰碰运气。

文中所有图片来自吴赫本人,此次采访感谢香港的好友 Kelyn 和北京的同事琪栋的倾力帮助。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