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跟合成器流行乐鼻祖聊了聊他们众所周知的历史,以及充满政治气氛的新专辑《Spirit》。

就算你没听过 Depeche Mode 的歌,八成也知道这支来自英国埃塞克斯的乐队是电子流行乐的先锋。就算你一张他们的专辑(或者单曲)都没有,八成也听过——甚至是跟唱或者跟跳过——他们的某一首歌曲。这首歌可能是活泼轻快、感觉良好、甚至微微有点娘的“Just Can't Get Enough”;或者是阴险、复古又未来的“Personal Jesus”——你没准听过 Johnny Cash 对这首歌的精简版翻唱、或是 Marilyn Manson 怪诞而鸡血的演绎;你甚至可能偶然间发现自己下意识地唱出了“Enjoy the Silence”的歌词;你也许曾经跟唱着“It’s No Good”,却完全没注意到这首歌的歌词有多么黑暗诡异;你还可能认得出 Dave Gahan 那郁郁寡欢的唱腔却不知道他的名字;这全都是因为他们就是那种超越了自己的风格——主要是因为这种风格就是他们创造的——与时代的乐队之一。1980年,还是少年的几个成员组建了这支乐队,自那之后他们不仅在音乐上突破各种极限,还卖出了超过10亿张唱片。在这37年里,乐队经历了种种不可避免的名利之压与历史动荡,却从未停下过进化的脚步。如今这支三人组的阵容除了主唱 Gahan,还有 Andy 'Fletch' Fletcher 以及主创 Martin Gore。由 Simian Mobile Disco 的 James Ford 制作的《Spirit》,是乐队的第14张录音室专辑,也是乐队最新跨出的大胆一步。所以现在找 Gore 和 Fletcher 来了解下他们的过去和将来很有必要哦。

《SPIRIT》是乐队有史以来最政治化的专辑

让我们从当下开始。专辑的首发单曲叫做“Where's The Revolution?”,它可不光是一个修辞性提问,更是一首带着典型恶意挑战现有秩序的歌曲。唱片中的歌曲大部分写于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之前,但这没能影响专辑对美国、英国以全世界现状的反对立场—— Gore 和 Gahan 分别在美国的纽约与圣巴巴拉居住多年,Fletch 则常住英国。说实话,《Spirit》真心是一张非常重要的专辑,也是 Depeche Mode 这种体量的乐队很需要做的一张。“有意思的是,”Fletch 说道,“歌都是几年前写好的,所以并不是说特朗普一当选,我们才赶紧捣鼓出来的。”

“我觉得这世界的完蛋德性也不是一两年了,”Gore 补充道,“但是从某些方面来说,我们这张专辑的时机正好,因为他干的事确实太让人发指。但是头几年的烂事也不少,所以我觉得不论谁当选或者是六个月前发这张,都合适。叙利亚那边一直闹不停,中东都快散架了。我有点怪布什把萨达姆给弄死了——我知道萨达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在伊拉克创造这么一个真空状态绝对不是个好主意。那个地区现在整个就是一烂摊子,所以又引发了难民危机。美国这边呢,人权运动之后有啥进步吗?真没啥。反而更差了。”

“专辑创作期间,基本上每周都有黑人被警察杀害。有那么一阵子,貌似每周都得出个视频,视频里的受害者手举得高高的,然后还是被一枪放倒。另外美国这边的贫富差异太大了——别的地方也一样,但是美国当时尤为严重——这是很多问题的根源。”

尽管如此,Gore 还是坚持认为 Depeche Mode 并没有打算成为反抗力量的代言。“我感觉我们的专辑只是想告诉人们,这个社会已经乱套了,它需要重新回到正轨。”他这样解释道,“我们又不是政客,但是我们可以激发人们的思考。我觉得现在正是刺激一下人们的好时机。这个问题经常被大家问起:音乐真的能改变世界吗?我不知道这个问题到底能不能回答,我只能说我们可以让人们思考。我也不指望我们的所有歌迷都抱持跟我们一样的观点。但我们的歌迷中确实有许多疯家伙,要是能让他们动起脑筋来……”

1490254255450124.jpeg

不用多说,他们肯定不是“另类右翼”的官方乐队

就在《Spirit》发行的几周前,白人至上主义者/另类右翼脑残 Richard Spencer 开玩笑说 Depeche Mode 是“另类右翼的官方代言乐队”。Gahan 的回应让人难以置信地(但完全无可非议)不礼貌,他在接受 Billboard 的一次采访中公然用“逼玩意儿”称呼 Spencer。Gore 对 Spencer 的说法也感到茫然,所以他骂起人来要稍微干净那么一些。

“这人显然脑子坏了,”Gore 说道,“就这么简单。他声称自己是 Depeche Mode 的大粉丝,这没问题——他想当我们歌迷那是他自己的事——但我在另一篇采访里也说过了,我31岁的时候发现我的生父是黑人。他要是看过那篇采访,还会粉我们吗?这是个有趣的问题。”

事情本可以大不同

Depeche Mode 的音乐以阴郁黑暗著称,但也不总是那样。乐队最早有四名成员,Vince Clarke 是当时的主创。1981年11月,首张专辑《Speak & Spell》发表仅仅一个月左右,他便离开了乐队,几年后组建了 Erasure,所作音乐比 Depeche Mode 要阳光流行的多。Gore 并没有寻找替补成员,而是亲自承担了乐队后续专辑《A Broken Frame》的创作任务。

“当时我们的主创离开了乐队。”Fletch 回忆道,“对多数乐队来说这是个重创,但是我们倒没觉得。这只不过意味着 Martin 不得不承担起写歌的任务!也挺有意思的,其实专辑里有些歌能看出后来 Depeche Mode 的走向,因为一半的歌都是在尝试保有《Speak & Spell》中那种流行元素。所以这张专辑的过渡性很强。有些歌是 Martin 十几岁写的,除此之外的那些歌才是预示了 Depeche Mode 后来走向的作品。”

Gore 补充道:“Vicne 离开乐队跟我们谁都没说。我们只能重新进棚继续乐队的创作工作。我们都没怎么多想。”

《CONSTRUCTION TIME AGAIN》才是乐队真正的首张专辑

1983年发行的专辑《Construction Time Again》在 Gore 和 Fletch 看来才是乐队真正的开端(后者对此的认同没有那么强烈)。在《A Broken Frame》的录制中,Alan Wilder 填补了 Clarke 留下的键盘手空缺,是此阵容的第一次集体创作,这一阵容最终持续了十年,直到1995年 Wilder 离队。但之所以说这是乐队的真正首专,原因不光如此。“这是 Depeche Mode 真正的首张专辑。”Fletch 说道,“专辑诞生的时期正好也是科技大发展的时代。采样机第一次流行起来,所以专辑的制作过程非常美妙,另外这也是 Martin 第一次针对一张专辑进行创作。所以它很特别。”

一场暴动突破美国市场

1987年发行第六张专辑《Music for the Masses》时,Depeche Mode 已经相当大牌了,而这张专辑也提升了乐队在美国的人气。专辑巡演的第101场演出举办于1988年6月18日,地点是加州帕萨迪纳的 Rose Bowl。这场号称“为群众而奏”的演出最终成为了 Depeche Mode 历史上最为精彩的演出之一。虽然当时到场观众人数高达6万5千,乐队却并不认为这场演出是打开美国市场的突破点。他们心中的突破点发生在1990年。

“我们当时已经相当成功了,但在美国一直没能达到登峰造极的高度。”Gore说道,“我们在洛杉矶的 Wherehouse Records 参加了一个签约会议,结果最后这场会议被警察查封演变成了一场暴动。这件事成了全国新闻。那时候还没有互联网社媒什么的,所以能上国家新闻可是超级大事件。”

《VIOLATOR》和《SONGS OF FAITH AND DEVOTION》如今依然是乐队的标杆之作

“如果有人刚开始听 Depeche Mode,”Gore 说道,“我建议他从《Violator》和《Songs Of Faith and Devotion》听起。这两张专辑大概就是我们乐队的最高水准了。”

“《Violator》是一张完美的专辑。”Fletch 表示同意,“我现在依然这么认为。这张专辑要啥有啥。每首歌都牛逼,音色也屌爆。混音师是 François Kevorkian,制作人是 Flood ——找不出比这俩人还厉害的了,这张专辑的一切都好——那时候我们可是世界第一号乐队。《Songs Of Faith and Devotion》这张相当奇异,因为当时 Dave 一直住在加州,是 grunge 场景的一份子。所以他说服我们不应该做一张《Violator 2》,而应该做《Songs of Faith and Devotion 1》,这张就比较摇滚了。我们可以轻易地做出一张《Violator 2》来。但我觉得做一张谁也没料到的完全不一样的专辑非常好——专辑里的歌也很强。”

那张差点把乐队弄死的专辑地位也很特殊哦

1997年4月,Depeche Mode 发表第九张专辑《Ultra》。不过这张专辑差点就没成。此前两年,Wilder 离队,Gahan 在跟毒瘾作斗争,1996年险些因为吸食可卡因加海洛因过量丧命。但他——以及乐队——活了下来。20年后,时过境迁,乐队成员也心水起了这张唱片,尤其是它代表了面对灾祸的胜利。“这是我最爱的专辑之一。”Fletch 说道,“这张专辑差点就没做出来。我们去纽约待了六个礼拜录 Dave 的唱,回来的时候几乎一首都没录成。我当时和 Martin 有点不知所措,心想乐队是不是就到这了啊。随后,Dave 神奇地被警察抓了起来,又来了次吸毒过量,最后终于把自己收拾明白了,于是我们好不容易才完成了《Ultra》。能把那张专辑弄出来真是大快人心。我觉得它很美。”

“我真的很爱这张唱片。”Gore 表示同意,“虽然这张唱片非常阴暗,毕竟那时候我们乐队差点完蛋嘛。那时候我们的身体状况都不好,不过死地之中还是生出了伟大的艺术。”

23年来的首场英国体育场大秀,他们一丝害怕都没有

2017年6月3日,乐队将在英国进行23年来的首场体育场表演。除了对场地面积的紧张,一切都在照计划进行,至少目前为止是这样。“我们之前担心票房不好,”Fletch 说道,“但现在不会了,因为票已经卖光了。我们在自己生活的国家反而是相对最不流行的,这很奇怪,但是对我来说这状态不错,因为我跟大街上走路也不用担心被骚扰!但是我觉得到时候欧洲各地的人都会飞来看我们演出,就好像本不该发生的脱欧从未发生。”


《Spirit》已于3月18日由 Columbia Records 发行。

Translated by: 席梦思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