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首歌伴你度过生理期的 “潮” 起 “潮” 落

你听过 rap ,你了解 techno ,你对 afrobeat 更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但是,你了解 “生理期音乐(Period Pop)” 吗?这是一门极其小众的音乐流派,里面的歌曲充斥抱怨(“我就是个花柳病人,就像每个月流出来的鲜血”)和失败情绪(仔细听 Lily Allen 的《Sheezus》不难从背景和声中听到 “姨妈,我们都有姨妈” 这句话小声盘旋挥之不去)。好吧,虽然我对姨妈隐隐有些生理不适,但是,很多此类题材的音乐作品还是能打动我的心扉。世人都认为月经是一件令人羞耻的龌龊事物,在这样的背景下,敢于大大方方唱出来,确实是了不起的举动。

于是乎在这种平静的执念下,我脑海中想起了在各种公厕隔间门板上留下的文字,情绪从小腹直贯脑海,挖掘出一下这么一大票姨妈音乐大金曲。事了拂身去,深藏功与名,请允许我带您进入姨妈音乐的苦痛三重门 ——

喜迎大姨妈

“I was born to bleed, never wear white, or your shame will creep thru”

“我生下来就是要流血,从来不穿白色衣服,不然耻辱就会浸渍其中流淌出来”

Heavens To Betsy - My Red Self

时间拨回25年前,早在加入 Sleater-Kinney 之前,主唱 Corin Tucker 就在她的另一支乐队 Heavens to Betsy 创作了这首 “My Red Self” ,世界因此而改变。在歌曲中表达性侵、堕胎、性高潮等内容的女主唱后朋乐队并不是新鲜事物,表达 “女性身体不肮脏、不可怕,也不一定非要与性扯上关系” 也不再是开天辟地的举动,但毫无疑问,大张旗鼓歌唱月经的,Heavens to Betsy 是头一回。而且当我14岁初潮来临惊慌不已的那段时期正好听到了这首歌,冲击力无与伦比。

姨妈姗姗来迟

“Out of season, happy I'm bleeding / Long overdue, too early and it's late, too”

“过了不知有多久,终于流血了,多么开心 / 漫长的拖延,今天看起来是有点早,但实际是太晚……”


Heavens to Betsy 剖析月经之后仅仅一年,PJ Harvey 就迅速跟进,在自己的处女专辑《Dry》中表达了姨妈迟迟不来的焦虑。她没有用直白的言语事无巨细描述 “喘不上气” “PMS(经前综合征)”,而是通篇使用 “淤青的水果” “拖曳的亚麻丝” 这类晦涩的比喻。好多了。更有尊严和美感 —— 比起声嘶力竭的 “Fuuuuuuu……ck” 简直云泥之别。

生化武器

“Eat my tampon, fuckers!"

“吃了我的棉条吧你们这些傻逼!”

L7 - Fast And Frightening (Live)

额,严格地说这不算是 “歌曲” ,但确实是发生在演出现场,姑且也算进来吧。事情发生在1992年雷丁音乐节,史称 “L7 棉条事故” —— 当晚 L7 的设备出现故障,演出被迫中途取消,部分 “乐迷” 对此大为不满,向舞台投掷杂物。乐队吉他手 Donita Sparks 火上心头(显然是受够了不靠谱的器材和差劲的组织方),从下体掏出卫生棉条丢向人群,并留下了上面那句名言。后来这玩意又扔了回来(夹杂在一堆玻璃瓶子之中),乐队也返回舞台继续表演。

此事激起千层浪,舆论以 “恶心” “摇滚音乐史上最肮脏(字面意义)的瞬间” “生化武器”(鉴于海湾战争刚刚消停没多久,评论家选用这个词汇显然是信手拈来)等辞藻形容之。足见该场景堪称人类历史精华。

任“她”随意流淌

“I wonder, can these boys smell me bleeding, through my underwear / So I just left a big brown bloodstain, on their white chair"

“我正浮想联翩 / 不知那些男孩能否闻到我内衣后面血液的气味 / 那我就从他们的白椅子上翩翩起身 / 留下一滩棕色血渍”

Ani DiFranco - Blood In The Boardroom

歌手、器乐多面手、诗人、唱作人、生意人、女权主义偶像,Ani DiFranco 集以上种种光环于一身,她将月经变成自己的政治宣言。“Blood in the Boardroom” 这首歌见证了她与唱片公司内唯一一名女雇员(前台)的一次交集 —— 例假期间临时找后者借用卫生棉条,然而她最终还是没有使用,而是选择直接在董事会(其余人士皆为男性)会议室 “留下脚印” 。

Ani DiFranco 的这次 “自由放血” 可说是对男权音乐产业的一次抗议,再算上之前的 Donita Spark 的公开扔棉条,都算是把月经当作一种抗议武器使用,不过,虽然引发了一波涟漪,这件事还是没有成为主流,直到 Dolly Parton 的神来之笔 ——

姨妈吐槽专用歌曲

“You know you must forgive us for we care not what we do, I got those can't stop crying, dishes flying PMS blues.”

“你知道你必须原谅我们,因为我们并不在乎自己都干了些什么,我没办法让眼泪停下来,在餐桌上大发雷霆,都是 PMS 惹的祸”

Dolly Parton - PMS Blues

没错这是一首道歉歌曲,里面的种种事迹基本上算是涵盖了惯常人心目中的所有老套印象 —— 有些人还真以为姨妈来临前女人的脑子会完全停止运转。不过嘿,如果你真的备受 PMS 煎熬,荷尔蒙起起落落,生活中一团乱麻正如那歌曲中所唱,那么,这歌还真挺适合听一听。

姨妈毁我生活

“See I already know that I'm talkin, PMS.”

“嘿,我知道我自己在谈论什么,PMS嘛”

Mary J. Blige 这首经前期综合征的地狱宣言,跟 Dolly Parton 的 “PMS Blues” 刚好凑成一对。Parton 讲到男人们总把自己刻画成另一半经前期综合征的受害者,但 Blige 则将注意转向完全能理解她腰酸背疼、心烦意乱的姐妹们,在 Heavens to Betsy 的失落、Ani DiFranco 和 Donita Sparks 的无名火、Parton 对 PMS 的无力丧气基础上,创作出一首关于生理期的经典流行作品,道出女性为了羞于谈论生理期、假装一切都好而背负的社会压力。

姨妈不来,心系姨妈

“I'm bleeding, you're bleeding from within, I'm bleeding, you're bleeding from within, I'm bleeding, you're bleeding from within.”

“我在流血,你的心也在流血 …… X3”

The Music - Bleed From Within

自打 Blige 发布 “PMS” 之后,月经音乐陷入沉寂,自此之后大约十年时间里,乐迷们只能从各种带有 “血” “痛” “绝望” “恐怖” 一类歌词的歌曲(以及流朋名宿 Good Charlotte 的所有歌)里推敲猜想。这段时间内我偶然发现了 “Bleed from within” 这首奇葩,这群来自利兹的歌手们本不应该是 Blige 的衣钵继承者,但上面那段歌词忍不住让人浮想联翩,歪打正着之下成为了姨妈歌曲的另类代表。

一笑而过吧

“My bed looks like the elevator from the shining.”

“我的床看起来就像《闪灵》里的电梯”

Hand Job Academy - Shark Week

早期的姨妈音乐基本都是愤怒情绪,总之跟 “搞笑” 一词绝对搭不上关系。就说刚才的 Ani DiFranco ,大概率来看,很难从中找出什么笑点。自从苦大仇深的 “姨妈音乐1.0” 时代之后,一批幽默感十足的作品浮出水面。其中的绝顶之作当属 Hand Job Academy(手虫学院)的 “Shark Week” ,金句俯拾即是:“老娘11岁就来这玩意儿了,熟悉得很 / 我下体就像有一只狼人” “我的名牌高洁丝姨妈巾能拿出来烤一份樱桃派”……

姨妈欢乐多

“Sew a scarlet letter on my bathing suit, ‘cause I’ve got sharks in hot pursuit.”

“请在我浴袍上绣一个鲜红字母 / 因为有鲨鱼在我后面穷追不舍”

Tacocat - Crimson Wave

Hand Job Academy 名作问世一年后,Tacocat 用同样的方式给姨妈带上了另一种幽默感。借鉴了 Katy Perry “California Girls” 的 “Crimson Wave” 开天辟地,为姨妈带来风趣、阳光的味道 …… 想象一下,在冰冷残酷黑暗恶劣的反乌托邦世界里突然冒出一道光芒是什么感觉吧。

我恨姨妈

“I question everything, my focus, my figure, my sexuality.”

“我怀疑一切。我的目标、我的形象、我的性别 ……”

Bully - Trying

说到这可能有点跑题了,没错我刚刚为了姨妈这个事儿絮絮叨叨了好几千字,但是我还得承认,姨妈就是姨妈,仅此而已。它也许让你感到不舒服,让你觉得难以启齿,但说到头,这也不过是女人这辈子必修的功课而已,绝不是生活的焦点所在。这正是 Bully 在 “Trying” 这首歌中想要告诉我们的事实。主唱 Alicia Bognanno 坦承认自己的焦虑,说她 “从周一到周日每天都盼着姨妈到来” —— 这就是姨妈音乐的终极阶段了。我们经历了让人困惑的姨妈,千呼万唤不出来的姨妈,让人愤怒的姨妈,逃不过去的姨妈,不知不觉的姨妈,哲理的姨妈、搞笑的姨妈、公开场合的姨妈…… 现在,返璞归真万物归一,姨妈,它就是姨妈呀。

最后 Ladies ,妇女节快乐!

Translated by: 郑啸天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