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说 reggae 和 hip-hop 是兄弟,对我来说他们是相似的音乐风格,可 reggae 才能完全表达我现在的思想情感。”

中国有 176338个叫王波的人,但只有一个会因“脸上的坑和痘”被写进歌词。这句歌词把听众逗乐了,因为他们都知道王波是谁 —— 这个人创造了中国说唱。

王波的艺人档案上写着,“2000年建立隐藏组合”、“连夺 01-03年的 Iron Mic 冠军”、“上过央视”…...但写不了的是,王波不仅在 20多年前就用中文开始说唱,还通过 Iron Mic、Section 6以及 Reggae DJ 等形式不遗余力地将其推广出去。他影响了小老虎、大狗等一批成名已久的 rapper。

王波因 hip-hop 为人熟知,但他早已凭借“tremendous God-given talent”进入另一个领域,在 reggae 中展现自己的才华。他和 hip-hop 场景若即若离,既无法忘记从中得到的“创造性的快乐”,又需要更为包容、宽广的音乐形式来呈现全新的自己。

趁着 Wicked Wicked tour 的机会,我们和王波 —— 曾经的 MC Webber 现在的 Raddam Ras,聊了聊最近的想法和改变。他很谦虚,再三说着感谢,想让一切都简单些 —— 这是他的生活哲学。

Raddam Ras 1.jpg

Noisey:这次想用 Raddam Ras 还是 MC Webber 的身份接受采访?
王波:很多人知道我的名字是 MC Webber,实际上反过来就是 Raddam。但这个名字对于表达 reggae 音乐来说比较小,我想让更多人接触到崭新的我,包括原来知道这个名字的人 —— 在生活里自然探索的我。

从 hip-hop 过渡到雷鬼,对你来说似乎轻而易举。是因为两者根源上有相同的地方吗?
其实并非轻而易举。Reggae 需要一定基础,得旋律、唱腔、歌词组合才能融合感情。如果没有长时间的 hip-hop 过渡,我也达不到这个标准。很多人说 reggae 和 hip-hop 是兄弟,对我来说他们是相似的音乐风格,可 reggae 才能完全表达我现在的思想情感。

相似?难道雷鬼也有 freestyle 和 battle?
是的,但体现方式不一样。Hip-hop 的 battle 关乎节奏强度和歌词的尖锐性,但 reggae 更关注韵律、歌词和情感的融合。80年代,reggae 的 battle 是每个人把自己的风格和思想拿到舞台上唱一段。比如牙买加的 battle king 每次上台前都会邀请其他人一起来场戏剧性的演出,但他的氛围能强压对手。这种 battle 形式更针对自己,而不是对方。

你曾说 battle 是“让年轻人在最无知的时候把心里最脏的东西拿出来塑造敌人”,那么“针对自己”会是 hip-hop 的发展方向吗?
这需要很长的时间。Hip-hop 在中国非常主流了,但年轻人对它的认知还不成熟。当它成熟时,会自然而然上升至下一个高度。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听到王波说“hip-hop 在中国非常主流了”。
现在出现了各种大大小小的 battle 比赛,但都走入了一个误区 —— 为 battle 而 battle,而不是为 freestyle。Hip-hop 的根源和魅力是它的自由式,年轻人却被感官上的冲击力所吸引。虽然看着直观,也能够驾驭,但只表现了 hip-hop 最极端的那面。

为什么是自由式?
Hip-hop 首当其冲的就是“不一样”,如果风格都一样了,自然会失去看点和标准。我看 hip-hop 就是 hip-hop,而年轻人则片面强调“real”或“underground”,这样的误区也许改变了他们的态度,为什么不开放自我去了解 hip-hop 呢?无限的创造空间和表达方式才是魅力,也是它一直存活在音乐世界中的理由。

Hip-hop 与 reggae 都强调“和平与爱”,虽然已有不少讨论,但我还想听听你的理解。
这是必须要讨论的问题。Reggae 强调包容和向往和平中的挣扎,其魅力在于艺术家们的声音、旋律和悲伤的歌词;而 hip-hop 则是用真实的生活经验创造戏剧效果,却又分外真实。它们在本质上没有太大的分别,匪帮毒品不也只是挣扎的一部分吗?

向往和平中的挣扎?
这就是生活,有好有坏。我们被自己的憧憬所吸引,产生希望。也会在追求的过程中遇到很多麻烦。这个憧憬来源于自己,却和现实相去甚远。是不是认清自己活在当下,便能面对未知?那么挣扎的解决方法便是简单、包容 —— 这正是 reggae。

那你怎么处理“心里面最脏的东西?”你曾这样说过 battle。
每个人都有自己接受不了的那一面,但对美的感受能将它淡化 —— 在凌乱的抗拒里寻找向往之物。

1511413399247713.png

Music Souljahs”的副歌如 flow 般行云流水,这种顺畅是否因 freestyle 对你影响颇深?  
很大。我和这首音乐配合得很融洽,它的伴奏很顺,我写得也很顺,不需要使劲。我要的就是这种自然的状态,但它无法捏塑,也无法预料。以前我太追求 freestyle 的极致,而非本质。让自己更流利、更多、更丰富,想 freestyle 应该怎么说。但长此以往会固化认知、疲于辨别,反而不放松了。现在我不给自己画框架,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拿出“自己”,不管他是脏的、干净的,都可以 —— 它甚至可以是庸俗的,那就是包容。就像刚才说的,认清自己,便能面对未知。简单、包容,才是解决方法。

你的歌词更像是从本文语义上探索另一种表达形式,比如“饱满的私连”、“享受自我善良”。你是怎么决定写下这些歌词的?当时的状态呢?
这两句词快二十年了,但那会我更追求思想的纯粹,甚至比现在纯得多得多。中文的魅力来自于词与词的组合 —— 广阔的表达空间和语义的韧性。如果要写,就必须敢写,突破认知,大胆释放。当他们在一起能让我觉得舒服,就成立了。

这个时代需要什么样的歌词?
我不考虑这个问题,因为我真的不在乎歌词,只在乎什么能让人有真切的感受。歌词只是创造和表现的一种手段,只要大家不都一样就行。比如现在发挥到极致的韵脚组合,它只是一个进步过程。

你拿过 Iron Mic 冠军,也当过评委。作为定下 hip-hop 标准的人,那时是怎么认识歌词、韵脚的?肯定与现在非常不同吧?
当时和很多人一样,感觉 freestyle 很新鲜,没有限制自己反而能自由发挥。恰巧来参赛的人也和我一样,所以出现了许多独特的个人风格。不管作为选手还是裁判,我都在感受舞台上其他人带来的瞬间思考和未知反应。但随着越来越形式化,比赛自然走到了另一个极端。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说贝贝是“准备”,而不是背了。
之前听 freestyle battle,会立即产生反馈。而且对方也是即兴创造,而非准备好的东西。这种即兴创造的魅力无法解释。当 MC 越来越华丽、爆点越来越多,freestyle 却失去了想象的空间。没有创造的可能性,freestyle 就不再纯粹了。

1511416574221980.png

踏入了新的领域,你不用再被“挂在那儿”,做“创造了中国说唱的人”,感觉如何?
我在音乐生涯中被贴了很多标签。小时候我也愿意为这些标签努力,但随着喜欢的东西变为生活,现在已经不在乎了。比如“创造中国说唱的人”,我喜欢的“那个东西”早就在心里面,只是用 hip-hop 把它具象化,不能算创造。

的确,hip-hop 场景里的所有人都是在用这种形式具象自己。但无论如何,Iron Mic 对你影响颇深?
在被称作“创造中国说唱的人”之前,我已具备了挂这个标签的实力。它只是我做过的一件事,当然,也帮助我认识了其他音乐,进入音乐生涯的后半场。随着 hip-hop 近年来的巨变,它已经无法带给我创造性了。而现在的 reggae 让我想起自己刚认识 hip-hop 的时候。

相比其他音乐类型,reggae 与本土元素结合得特别强,比如云南、贵州,甚至台湾的山地音乐。可以为大家介绍一下 reggae 场景的发展情况吗?
Reggae 在中国非常小众,大家对它的认识还停留于早期如 70、80年代。我刚开始追溯的时候也吓一跳,它的风格分支比 hip-hop 更多。但 hip-hop 在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突出的特性,比如政治、社会,却具有相同的表现风格,而 reggae 却在不同的表现风格中表达一样的思想情感。

音乐风格的改变影响了你做歌的方式吗?
它能让我放松,更舒服。

这次 Wicked Wicked tour 涵盖了 Dub、Drum and Bass、Jungle…...跨界探索会有什么有趣的音乐体验?
我们都来自于不同的领域,有不同的经历,但追求的东西都是一样的。爱音乐的人不会把音乐分成这些种类,只是搭配在一起,做有意义的音乐。和老朋友们一块儿玩,真是太棒了。Wicked 就是牛逼的音乐。

这次演出会有新歌吗?
我和 CHACHA 会发布新歌。但我不喜欢在家练好,演完就走的流水线。整个演出都会是我们的一个创作过程,像流水一样。

可以给 Noisey 的读者推荐一下演出的看点吗?
这次巡演对我们自己也是未知的,所以我们也没有必须来看的理由。但正是因为我们不需要成功,也不需要失败,你一定会得到不一样的东西。

看来你即兴做过不少好玩的事。
我每天都在用自己的即兴方式创造生活,这就是最好玩的事。

如果你不想错过雷鬼塔法里精神的洗礼,感受 Raddam Ras 带来的不一样的东西,就请点击此处了解更多有关 Wicked Wicked 巡演信息。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