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Kamasi Washington 等音乐人的努力下,惨遭主流市场遗弃数十年的萨克斯风终于东山再起。

三年前,萨克斯风音乐人 Kamasi Washington 推出了他的首张个人专辑 —— 全长三小时的《The Epic》。三年后,Kamasi 在跨界音乐和主流音乐领域所获得的成功,是上一代爵士艺术家做梦也不敢想的。

对于很多爵士音乐人来说,最梦寐以求的舞台也许是新港爵士音乐节(Newport Jazz Festival),然而 Kamasi 却站上了 Coachella 和 Bonnaroo 等音乐节的舞台,和全球最大牌的音乐人同台演出。他从来不会选择那些挤满中老年人、空间逼仄的老牌爵士俱乐部作为演出场地,而总是和流行歌手、金属乐队、说唱巨星共享同一批音乐场馆。

随着他的第二张专辑《Heaven and Earth》口碑爆棚,Kamasi 已经从一个幕后乐手变成了爵士乐的代言人。另外,感谢芝加哥和洛杉矶活跃的音乐场景,爵士乐正在迎来小小的复兴。Kamasi 能获得今天的荣耀可谓实至名归,但受其成功影响最大的不是爵士乐,而是他手中的乐器:萨克斯风。

在过去的三十年里,萨克斯风这种乐器几乎已经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这都要 “感谢” 八十年代流行音乐对萨克斯风无底线的滥用。你可以看看这位火遍社交网站的 “萨克斯风骚男”,算是对那个年代萨克斯风音乐的形象概括。与此同时,正统爵士乐被 Kenny G 抢走了风头,虽然其他萨克斯风音乐家眼中,Kenny G 基本就是个业界毒瘤。而音乐界的各种变革也进一步加速了萨克斯风的没落。

Jul-02-2018 12-45-16.gif

在当时,受爵士乐影响的年轻美国黑人开始把自己的精力和创造力都投入到 hip hop 之中。其实在八十年代之前,爵士乐就已经在逐步走向学院派,但是说唱的诞生加剧了爵士乐的没落,让它变成了只有高中乐团总监、大学教授以及纽约林肯中心一类的文化机构才关心的音乐种类。

而在这些机构的运作下,爵士乐日益拘泥于过去,几乎止步不前。在八十年代,当时的 Wynton Marsalis 自封为 “爵士音乐大使” ,他把爵士乐带进林肯中心,将经典爵士的辉煌历史封存在此处。Wynton 表示,自此以后的大多数爵士音乐人都受到了这段历史的直接影响。

可是只要看看高中乐团是怎样教授爵士乐的,你就会意识到 Wynton 如此煞费苦心保留传统爵士乐实在是多此一举。上世纪四十年代,萨克斯风乐手眼中的传奇大神 Charlie Parker 经常在纽约市第52大街的各种小型爵士俱乐部里演出。他常在观众面前尝试各种全新的技法,并且根据观众的反馈对自己的音乐进行改进。但是今天的年轻音乐人完全是在模仿 Charlie Parker 的 solo,他们的演奏对象不是普通听众,而是爵士器乐比赛评审。而这些评审的打分标准,是表演者的精准性和技术水平,而不是他们的创造性。他们的关注点不在于讨好观众或是制作热门唱片,而是通过中规中矩的演奏赢得比赛,然后在知名爵士乐队里获得一席之位。在美国许多州,器乐比赛的激烈程度不亚于体育竞赛。

正是这种对创新的刻意打压和对演奏技术的过分追求,让像 Kenny G 这种难入行家法眼的 “二流乐手” 钻了空子,成为所谓 “爵士乐的代言人” 。相信但凡有点音乐品味的人都对他那些曲子充满嫌弃,但鄙视归鄙视,至少 Kenny G 还是在尝试一些新东西。

在七八十年代的流行音乐和摇滚乐中,萨克斯风乐手要么效仿 Kenny G 的柔情爵士风格,比如 George Michael 的 “Careless Whisper” ,或者是电视剧《家有阿福》的主题曲;要么走狂野暴躁路线,把萨克斯风吹得像羊叫,比如 Billy Joel 的 “It’s Still Rock and Roll to Me” 中那段次中音萨克斯风 solo。

George Michael - "Careless Whisper"

萨克斯风总是被人和爵士乐联系在一起。其实古典萨克斯风音乐也是存在的,但是除非你自己是萨克斯风演奏者,否则你永远不会接触这种音乐。虽然像 柏辽兹 和 瓦格纳 等古典音乐作曲家也曾在萨克斯风发明之后对它进行了尝试,但是萨克斯风从来没有作为严肃乐器正经出现在管弦乐中。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大型爵士乐团出现之前,萨克斯风从来都没有一个安身立命之处。

所以当 Kenny G、David Sanborn 和其他柔情派爵士音乐人在八十年代荼毒爵士乐时,萨克斯风也跟着死了。鉴于萨克斯风在流行音乐和摇滚乐中的滥用,主流观众对萨克斯风产生审美疲劳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九十年代初 grunge 开始流行后,只要是和八十年代挂钩的音乐基本上就被判了死刑。于是,萨克斯风从此在主流乐迷的视线中消失。但对于音乐爱好者来说,这倒也是一大幸事。

话虽如此,但并不是说八十年代以后就没有好的萨克斯风音乐人,只不过除了50-60后中老年人、数量极少的铁杆爵士乐迷和爵士音乐人本身之外,少有人真的愿意去听萨克斯风音乐。谈及 Kamasi 的成功,最让人惊喜的地方就在于他并没有在萨克斯风或者爵士乐领域开辟新的疆域,而是用全新的方式把已有的风格融合在一起,让非爵士乐迷也能轻松欣赏这种音乐。他把爵士乐从学院里拉了出来,像 John Coltrane 一样把它交给了普通听众。

在萨克斯风的复兴潮中,Kamasi 已经成了最响亮的名字,但是他不是一个人。次中音萨克斯风音乐人 Donny McCaslin 和他的乐队在2016年 David Bowie 的绝唱 “Blackstar” 中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中音萨克斯风乐手 Terrace Martin 也在 Kendrick Lamar 的专辑《To Pimp A Butterfly》扮演了重要角色,值得一提的是 Kamasi 也参与了这张专辑的录制(MV开头你也能看到这两位的身影)。

Kendrick Lamar - For Free? (Interlude)

另外还有一些不太为人所知、但在萨克斯风圈内小有名气的音乐人。比如 Ben Wendel 和他的 Kneebody 乐队,他们打造了属于21世纪的融合爵士,而且还和 Brainfeeder 的制作人 Daedelus 进行合作。来自智利的次中音萨克斯风女音乐人 Melissa Aldana 则以无与伦比的精湛技艺为她充满情绪感染力的艺术表现铺平道路,而不是像其他年轻演奏家简单地追求显摆和炫技。

低音萨克斯风是所有萨克斯风中最笨重、最难驾驭的一种,但 Colin Stetson 却用一把低音萨克斯风演奏出了一支爵士乐队的效果,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你绝对不敢相信。另外,Colin 可能是当今最具创新性的管乐器演奏家。最近他还凭借 为热门恐怖片《遗传厄运》 (Hereditary) 制作的配乐 而获得一片盛赞。他的个人音乐风格非常多变,不同作品的风格跨度也相当大,而 Colin 的正统音乐教育背景让他具备了高超的编曲功力,足以和 Philip Glass 或者 John Cage 这类作曲界的巨匠相媲美。

今天的萨克斯风在流行音乐中的存在感远不及80年代的全盛时期,但是量的不足得到了质的弥补。Blood Orange 发行于2013年的专辑《Cupid Deluxe》就是这几十年代流行音乐对萨克斯风最有品味的运用。与此同时,我们也在 Carly Rae Jepsen 的 “Run Away With Me”, M83 的 “Midnight City”,甚至是韩国男团 BTS 的 “Dope” 等主流歌曲中听到了萨克斯风的声音(废话,BTS 的歌里面什么没有?!)最近甚至还出现了一支夫妻档乐队,他们名字就叫 “萨克斯风”(The Saxophones)。

2016年,The Outline 网站发表了一则 详细讲述萨克斯风之死的文章。文章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萨克斯风是一种已经入土的乐器。这篇文章要是放在五年前倒是没错,但在2016年,萨克斯风复兴潮已经进行得如火如荼。如今,Kamasi Washington 的新专辑已经成为几十年来最受瞩目的萨克斯风专辑 —— 是时候让这种乐器宣告正式复活了。

Jul-02-2018 17-15-13.gif

我们还为你准备了一个萨克斯风音乐歌单:


Translated by: 伽叶

编辑: 大宝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