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 Sigur Ros 曾有大红大紫后回到冰岛的环岛旅行巡演,或许 Post Rock 乐队都有一颗回报之心:为了给养他们音乐的土地与海洋。

惘闻6月刚结束了欧洲巡演,回到家乡后就在大连的海边拍了一组现场演奏短片,把音乐裹挟在家乡的海风里。“大连是蓝色的,像是一条条流动的旋律”,他们说。

这组 “Seaside Videos” 里,他们随意将乐器两两搭配,站在海边的礁石上完成现场演奏,伴着海风的咸味、落日和海浪拍打在岩石的声响。Seaside Videos 正在陆续发布,也是为下个月惘闻在大连的双日专场做一组预热 —— 他们每年会在大连开例行专场,面对熟悉的人,在熟悉味道的浸淫中演出。就像 Sigur Ros 曾有大红大紫后回到冰岛的环岛旅行巡演,或许 Post Rock 乐队都有一颗回报之心:为了给养他们音乐的土地与海洋。

1567760021433484.png

1567760045916067.jpeg图片均由 Space Circle 提供

你看到的这支视频是第三支,叫做 《惘闻 Seaside Video · 即兴》。由吉他手耿鑫和鼓手周连江合作。如同标题,这是一首即兴作品。之前已经发布的两支 《大连,勿语》《破晓》,分别由号手黄凯与吉他手耿鑫、键盘手张岩峰合作,曲目都来自惘闻的第十张专辑 《看不见的城市》。海边空旷,黄凯的小号才更显得悠扬。

我们采访了吉他手谢玉岗,以及惘闻的厂牌 Space Circle,聊了聊这系列影片,也听听惘闻最近都在忙些什么。

NOISEY:怎么想到拍 Seaside 系列视频?

Space Circle:大海对于惘闻的影响很多,他们生活的城市和海也有着紧密的联系,大连有属于北方海域的气质。惘闻在之前的采访中也常提到大海对他们的影响,正好遇到惘闻大连十一假期双专场,既然是专门为大连准备的特别演出,就想拍一系列惘闻和海在一起的视频。

几首选曲似乎并不都是即兴音乐作品?

谢玉岗:考虑到户外拍摄收音、调试时间的问题,这次拍摄都是两个人一组来演奏一些之前歌曲的片段。比如《大连,勿语》、《破晓》;也有些两个人在拍摄场景下即兴出来的东西。

我觉得连江和耿鑫的这组即兴视频是这次拍摄中效果最好的,这段是他们两个在海边有限的20多分钟内(当时夕阳只剩下最后的余晖了)临时构思和演奏的,我猜想大海、礁石和夕阳都是他们的灵感吧。

在海边拍摄会遇到什么难题吗?比如收音、光线等等。

Space Circle:拍摄之前先是专门去找了合适的拍摄地,对于每一组搭配进行了准备和构思。海边拍摄收音的问题其实还好,乐器绝大多数都是线路输出,这样可以避免海风和周围环境的干扰,后期也比较好做。困难的点是光线,比如第一支视频,希望拍摄的感觉是在日落下的一个状态,但是日落的时间非常有限,所以我们必须在很紧张的时间里拍摄,尽可能抓到想要的镜头,否则太阳一落,拍摄就得停了。

Seaside Video 第一支《大连,勿语》

今年6月才结束的欧洲十五站巡演 “看不见的城市”,什么让你们最难忘?

谢玉岗:这次的欧洲巡演应该是我们经历过最好的季节了,天气超棒,也遇到了很多新老朋友。最难忘的肯定是我们奇迹般的把看似不可能的装车任务完成了,太不可思议了。

“不可能的装车任务”

问一个大家都关心的问题:新专辑什么时候发?

谢玉岗:新专辑的创作还在进行当中,十一在大连的演出,我们会演几个为新专辑准备的歌曲。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计划明年年初的时候开始录音,明年夏天的时候能最终发行吧。

谢谢你们!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