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亚特兰大的传奇向我们分享了他即将出版的自传撰写过程中的趣闻、与同样堪称为传奇的制作人 Zaytoven 早年间合作的往事,以及为什么 Project Pat 是他最喜欢的说唱歌手。

那是 2013年 9月的一天,和往常一样,Guwop 又去到了他的 Studio The Brick Factory 里。但不一样的是,这次他注意到了这样一个事实:环顾四周,发现 studio 里的枪居然比他的朋友还要多。那时的他深陷可待因不能自拔,没有人想继续留在他身边,甚至连他如今的未婚妻 Keyshia Ka'oir 都想离他而去。

“哪怕我还得再进去蹲一次,我也一样能弄死那些找我麻烦的家伙”他说。当年的他决定去找那些一直以来喜欢威胁他的“老朋友”,即使要动刀动枪也在所不惜。然而这些计划最后无疾而终:在亚特兰大的莫兰大道开着超跑横冲直撞被交警拦下后,全副武装的他因为拒绝配合警方的调查而又被关了三年。

这个看似 A&E 毒品犯罪电影般的场景,是 Gucci Mane 自传的序幕(去年出狱之后的 Gucci Mane 一反往日常态,开启了诸多项目,除了做音乐之外,出一本自传也提上了议程)。9月19日,Simon&Schuster 出版了 Gucci 与 Neil Martinez-Belkin 共同撰写(其实非常有可能是后者捉刀代笔)的自传。

你可以去买一本 Gucci Mane 的自传来深入了解这位传奇说唱歌手的人生经历,当然,直接点进视频看一看我们为 Gucci 拍摄的纪录片亚特兰大也能略知一二

在接近三年的牢狱生涯结束之后,去年 5月 Gucci 被假释。在他看来这是改变他命运的一个重大时刻。在我们最开始的交流中,他甚至会感谢我的来电(要知道这么狂的一个 rapper 口出敬语可是非同寻常),因为身陷囹吾,过去几年的 Guwop 在社交媒体上鲜有新闻,但在电话中我们还是能听出他的那股 fresh 的劲头。他详细地给我们介绍了各种问题,包括他年轻时与 Project Pat 的相遇,还有生涯早期与 Zaytoven 那些相得益彰的合作。

Noisey:很多艺术家都说过,他们为自己的处女专辑倾注了一生的心血,你觉得这个说法对于你写书这件事同样适用吗?

Gucci Mane:是的,这当然可以类比。我还记得我当年做第一张专辑《Trap House》 的时候,我满脑子里想的都是想让大家通过它知道我是怎么来的。当然,我之后还有很多其他的音乐,但这本书对于我而言就像 traphouse 一样,我希望人们通过他了解到我的一些东西。这本书谈论了我的起源,讲述了我的故事。

既然已经定稿了,你有回过头去重新读一遍吗?或者说里面讲述的故事有没有你不想再去面对的?

我读过好几遍了。当我拿到成书时,我试着以一个普通读者的身份去把它看完。这很奇怪,给我一种疯狂的感觉,有些故事甚至可怕地让我起鸡皮疙瘩。我经历过很多,而每当我再读到那些事的时候,我都记忆犹新。这就是为什么我在书里说这是一次“Real Trying Time”。

在书中你提到了来自孟菲斯的大人物是如何影响你的青年时期的,特别是 Project Pat。你说你的音乐与他产生了共鸣与联系,但是作为听众,这更像是你从他那儿借鉴了一些东西。他刚出道的时候,风格也是以非传统而闻名的。

时势造英雄。我还在街上 hustle 的那几年,Project Pat 很火。如果把从 18到 23岁的那段经历拍成电影,Project Pat 就是主题曲。我还记得年轻那会儿我们在车里听 Pat 的场景。我们经常 hustle 一整年,到春天的时候再去 Daytona 度个假什么的,(像上大学一样)。我还记得当时我们的车里放的是《Ghetty Green》和《Layin da Smack Down》。我经常与 Pat 做自我对比,如今很多人尊敬我,他们跟我说“我从高中、从大学开始就听你的歌了”等等诸如此类的话,对他们而言,我的音乐就是他们的电影配乐,就像 Project Pat 当年对我的影响一样。因此我更能理解为什么人们热爱我的音乐,因为那早已成为了他们生命中的一部分。

你也同时提到了你是如何通过一首《Black Tee》 开始说唱生涯的。而这首歌有 Bun B 和 Killer Mike。你还记得当年这件事如何影响和鼓励你继续走说唱这条路(而不是回到街上 hustle) 吗?

It was amazing.我现在仍记忆犹新。那可是 Killer Mike 和 Bun B 啊!而且还是两个人同时出现在我的歌里。我非常尊敬他们。我喜欢 Killer Mike,如果说 Project Pat 是我最爱的说唱歌手,那么 UGK 就是我最爱的组合。所以当我听到 Bun B 说他愿意跟我合作之后,我是震惊的。我一直听他的歌,也非常尊敬他。歌曲发布之后整个亚城都疯了。人们在说:“Damn。这个 Gucci mane 的歌里有 Bun B 、Killer Mike 还有 Scrappy?他是怎么做到的?”当时我还没有签厂牌,每天还在街上贩毒。所以这对我来说是很大的鼓舞。

书里的一个部分说到原来很多 rapper 并不找 Zaytoven 编曲,因为他的风格在当时并不是很流行(Zaytoven 来自湾区,在亚特兰大影片中有讲述到)。你还记得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认识到,大家其实并不懂他呢?

亚特兰大爱“So Icy”(Zaytoven 制作的 Gucci Mane 成名曲之一)。发行的那一天就受到全城的热捧。但当这首歌走向全国的时候就遭到了一些人的非议。我还记得当时第一次在 106&Park 表演,结束后记者问观众他们喜不喜欢这首歌,人群中的每个人都表示不喜欢。他们就直接说“我不喜欢”或者“听起来很搞笑”之类的话。我很高兴我的歌能放到 106&Park 并受到全国范围内的关注,但他们(太俗了),听不懂。有时候当你在做伟大的事情时,周围的人并不会认可,因为他们眼界太小看不懂。Zaytoven 和我都是这样的人,我继续不断地做音乐,发了一张又一张 mixtape,现在他们尊敬我了。

1506396479888006.jpgPhoto by Cam Kirk

你和 Zaytoven 是怎么认识的?

这一切都是天注定,上帝把我们放在了同一个十字路口前。当时我们都是 18岁左右,刚刚高中毕业。Zay 一边去理发学校上课一边自己编曲做 beat,我在街上贩毒。当时我的一个同学跟 Zaytoven 有合作录歌,出了张 CD,但是没钱刻,想找我借钱。然后我去见了 Zay,把钱给了他。有一天他跟我说,干脆你也来唱唱吧。如果不是他我永远都不会真正把说唱当成我的毕生事业,我欠 Zay 一辈子。“你很酷,兄弟,我不想要你的钱,我只想要你每天能来录歌,我们会成功的”他说。但是其实当时每天有无数人会去他的工作室,而我只是过去借他钱而已,他从来没听过我说唱,但他就是认准了我。“你要这样,这样唱”他说,“把这几个声音叠起来”。我当然有我自己的魅力和想法,但 Zay 是那个帮我把一切搭建组合起来的人。这就是为什么我对他如此忠诚。

看来你把 Zaytoven 的这种交往方式打造成了一种可复制的样本,类似一种风险投资模式。因为如果你现在回溯,就会发现其实早年很多说唱歌手在一开始就跟你一起混。

对,这就说到了另一件事,也正是因此我跟 Zay 的关系更好了。这种“模式”或者“策略”也是跟他学的。以前我经常去他的工作室,在那边认识了 Yung LA、Yung Rolph、Bankroll Fresh 他们。这些小伙子十七八岁的时候就去 Zay 那里录歌了。当时我问 Zay,“靠,为什么我每次来这见到的都是不同的人?”他说:“兄弟,他们很努力,我甚至都不收他们的钱。”这就是 Zaytoven,其实大家那时候都很穷,(Zay 这样的免费服务只会让他更难)但 Zay 只是喜欢跟他们一起创作,他在这种困难条件下做真正的音乐。他愿意把他的 beat 无偿送给别人,而不是选择卖钱,因为他知道这些年轻小伙子靠这些 beat 能够有朝一日咸鱼翻身。Bankroll Fresh 17岁的时候我就带着他了,如果不是因为 Zaytoven,没人会知道他。所以我在想,如果有人真的很牛逼的话,那就跟他一起做点什么,这也成为了我的方式。我要做的事就是分辨出哪些人是真的有天赋,哪些人是在我周围混圈。如果我觉得你有天赋,那我觉得我们可以合作,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这不是说我打算做慈善,带你上道。如果大家都说你很可以的话,那我们就去录音室里看看能不能搞出点什么,对,就是这样。

最后,你有一个特定的社区或团体是你希望这本书能被他们看到的吗?

没有。我想的只是写出来而已。如果是专门为了某些人写这本书的话,不是很酷。我写这本书的目的不是为了改变读者的想法,而是为了表达我自己。我的工作也是为了展现我的创造力,做我认为酷的事。我希望每个人都能享受它,并从中得到一些东西。但这因人而异,你不需要关心你的东西会到谁手里,被谁听到,如果他足够好,自然会被大众所熟知。

Photographer: 卡姆·科克(Cam Kirk)

Translated by: 洪岳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