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创作并不是为了延续过去或者靠近未来,他们所有的想法都来自当下,反映实时发生的随机状况。

对 Noisey 以往内容熟悉的朋友,肯定会对我们的“Gooooose 对话”这个专栏有印象。其中,一直活跃在中国音乐场景里的音乐人韩涵担任我们的特邀撰稿人,和他的朋友们对话,在聊天过程中为大家呈现音乐人之间碰撞出的一些崭新的观点与思考。韩涵所在的鸭打鹅乐队,也在我们去年的年终派对上带来了十分精彩的演出。除了音乐外,视觉本身也作为鸭打鹅表演的重要部分去呈现,假如你看过鸭打鹅的任何一场演出,你一定会明白我说的: 在鸭打鹅的演出舞台,你不自觉会把目光放在 33EMYBW 这个造型独具个人特色的贝斯手身上,不过她自始至终都在音乐的风暴中心,绝不会看你一眼。

十一月,大福唱片发行了 Gooooose 和 33EMYBW 两位音乐人个人计划下的全新的专辑《they》和 EP 《Medusa》,抛开乐队编制的束缚,两人的个人计划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反应他们当下的状态,也体现他们在音乐和视觉上的创造力。有的人会认为他们的个人计划是鸭打鹅音乐的延续,但此次有关最新作品的采访让我们更多地了解到,无论是 Gooooose 还是33EMYBW ,他们的创作并不是为了延续过去或者靠近未来,他们所有的想法都来自当下,反映实时发生的随机状况。除此之外,在他们即将展开 “33EMYBW+GOOOOOSE+王长存” 这样一个阵容的巡演前,我们和两位音乐人还聊了聊合成器、酒精以及手机软件,顺便喝了果茶,最后非常欣慰他们两人还是很注意自己身体健康的。

Noisey:我们先来说说你们的新专辑,《they》这张专辑,我们知道是你脑海中构想出来的生物,然后每首歌又赋予了人格化的状态,比如说“they dream”“they swim”,你想通过你脑海中构想出来的生物以它们的状态表达什么呢?
韩涵:这张专辑没有刻意要去表达一个主题,并不是我要说一个宣言,然后这个宣言用音乐来表达出来。它可能像是说,我就想做这样的音乐,它记录了我创作的过程,像是日记或者纪录片一样,每个曲子记录的是一段时间。就像之前鸭打鹅一样,我不太想要做一个特别明确的东西,希望听的人自己可以理解,我只是给它一个名字,就是我认为这个曲子像这样一个东西,至于你自己怎么理解无所谓。

这张专辑相比《未来俱乐部》会相对明亮、轻松,是反映了你当下做音乐的状态吗?
可以说是我当下的状态。我也没有刻意要把它做的更明亮,它就是自然而然发生的。这个也是跟这些曲子制作的过程有关,因为它们大多是我在用设备即兴创作的时候录下来的,可能我录了一个小时,然后回头我再去听的时候发现里面可能有十分钟蛮好的,我就把这十分钟拿出来,所以它更像是一个自然而然发生的事情。

1511236102351003.jpg

我们知道机器很大程度参与到了《they》的创作中,比如模块合成器、音序器,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这张专辑用到的硬件或者软件吗?创作过程是什么样的?
这次基本上用的就是模块合成器,模块合成器里边主要是一个振荡器和音序器。没有用到像乐队常用的 loop 效果器,就是录了以后一直在重复的那种。所谓的音序器,就是比如十六步,你给它设定一个步,它会做十六步循环重复,我在里边也没有用到硬的重复,我每一遍的重复都是不一样的,我不断会给它以随机的东西进去。就比如说,你会听到里边有音符是很均匀的“噔、噔、噔、噔、噔”然后突然“噔噔”,会有这样随机的东西出现,你可以说它是机器的个性。因为不同厂家出的东西它的随机算法可能会不一样,包括旋钮调的不一样也会有不同算法。比如说有的机器可以在 0到 1之间随机,有的可以在 0到 10之间,或者你调整旋钮,现在你让它在 0到 9之间随机,下一分钟可以调整到 0到 5之间,这些都是可以去改变的。

这个可不可以理解为你之前说过的,你用来创作音乐的机器在某种状态下是具有生命的,它会影响到你的创作?
对,你在让它随机了以后,这个时候你就无法控制它了,那这个时候机器会做出它的选择,这就可以说是机器的个性了。

那么相对于传统的创作方式,在这种创作中机器参与以及你自己的演奏是怎么占比的?
虽然说在运行过程中,它是随机到、按照它的个性在走,但是这个过程的起点是你设定的,比如你说,我计划有三个东西要发生,或者我给它两条音序、我让高低频的搭配是怎样的,这个是你来定的。但是发展到后边什么样你自己定不了,很多时候你可以给它定义个起点定一个终点,但是中间怎么走,机器自己会完成。

所以对于你来说,你更追求在一种音乐风格上精益求精、不断精进,还是说重在尝试,会不断在不同领域进行创作?
对于音乐风格我不会强调一种,我会比较随性,走到哪儿就是哪儿。打个比方说,你画画的时候,有的人会先打一个草图,再去填色,这是一个方法;还有一种像波拉克那样的,就是随便甩,甩出来的图案不错,就是一个不错的作品了。我可能会像后者,注重一个随机的过程,但有时候随便甩出来的看起来不舒服,那么这张就不要了,但有时候会觉得特别好。

鸭打鹅的话是不是会更偏向于另一种?
对,鸭打鹅是非常结构化的,我们是按照歌来的,编曲什么都有一定的安排。

相对于鸭打鹅的作品,这张专辑更为私人化一点,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平衡这两个计划的?
其实还好,也不用平衡。就是有时候,歌曲做出来以后觉得适合乐队,那么乐队会去排,有时候歌曲制作出来乐队很难很难去排的,那么就放在个人计划里。

那么当你有一个想法的时候,你会怎么判定这个想法是更适合鸭打鹅还是 Gooooose?
可能层次很多、需要鼓、贝斯、合成器这些乐器出现的肯定会更适合乐队。但是像这张专辑里的歌大多数只有一两个轨,而且没有鼓,但是我觉得它已经足够丰满了,不需要添加别的乐器了,像这样的音乐显然不适合乐队去做的,那么我会放在个人计划里。

1511169303405652.jpg

你自己也在做视觉的东西,视觉呈现常常作为你演出的一部分,关于这一点你觉得更多的时候视觉效果是帮助其他人理解你的音乐了,还是说有时会让他们忽略你音乐上的一些想法?
我是觉得,做的不好的视觉是一定是会干扰音乐的,我说做的不好不是说这个视觉的质量差,而是说这个视觉和音乐是脱节的。我觉得它们之间没有一个一定的关系,比如说视觉一定会强或者弱。另外我觉得比较重要的是,现在大家所谓的视觉是有一个投影幕、一个 LED,这样的就是视觉呈现了,而他们觉得有人表演的视觉效果却没那么强。但实际上你想一想,人的动作其实也是视觉传达,有的时候你会觉得有些表演者演出的时候很自然,这个情况就是视觉在帮助他;有的表演者可能动作会太过了,他的音乐没有那么嗨,你会觉得他这么大动作是不是在装。所以我觉得视觉和音乐的关系是这样的:它的目的是合拍,它们是结合在一起的一种体验。

你有提过“城市性格”这个词,你觉得上海具有什么样的城市性格?  
包容性比较强吧,什么样的东西都可以有。就像对于演出来说,在某些场地表演的时候,观众对你没有那么强的要求。我知道在北京或者一些地方演出,大家会疑问你做的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不能让我跳舞,或者你这人在台上怎么不嗨?在上海的很多场地观众会没有这种期待,他会觉得我来听你放音乐,我会尝试着去欣赏你。

那是上海的城市性格塑造了你的音乐风格,还是说它包容了你的音乐理念?
我觉得应该是有塑造的。因为最早玩的也不是这种音乐,但是随着时间、随着我们经常去某些场地认识很多朋友,慢慢地觉得做这种音乐是很自然的事情,不会有太多顾虑。

对于经常在凌晨演出的音乐人来说,夜生活很重要一部分就是把自己搞嗨,酒精什么的,可能会对即兴的演出、创作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想法,这个对于你来说也是常有的事吗?
现在基本上不会利用一个外界的东西去刺激演出,首先对于我个人来说没什么用,有时候还会起到反作用。对我身边大多数朋友来说,我们也都认同这一点,不管你创作还是表演,其实用不到任何外界的东西来刺激你,它会阻碍你的,它会没法让你思考,让你做出一些错误的判断。就好像说,很多时候你喝多了,做的东西你当时会觉得特别好,但是醒了以后再去听你会发现完全没法儿听。至少对于我来说,做音乐还是一件很理性的事。

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未来感一直是你的一种表达方式,那现在你觉得当初憧憬的未来到来没有?
未来感这个东西,在鸭打鹅的上一张专辑《未来俱乐部》里说的多一点,但是实际上,我们没有刻意去说“未来感”是什么,因为这个提法本来不是很经得起推敲,因为什么东西是未来?现在大多数人谈到的“未来感”实际上是七八十年代时候科幻片里的那一套视觉系统,所以这套东西两三年内可能就会过时。所以没有一定要强调“未来”,倒反而更想要强调的是现阶段自己是什么样,希望能充分地表现出来,至于说发展成什么样了,想得不太多,它会自然到一个状态的。

Noisey:我们先来说说你的最新 EP 《Medusa》,这张 EP 你想要刻画的主题、灵感来自哪里?
33EMYBW:因为整张EP没有说像哪首歌定义的有什么特别宏大的主题,主要在做自己个人计划的时候也是希望能够回归本能一些。因为现在在做的音乐,尤其这张,会有比较多来自生物的灵感。

“Medusa”是水母的意思,它的哪种特点是你想通过音乐表现出来的?
因为水母是比较低等的动物,包括后边另外一首歌叫“RANA”(蛙),还有很多昆虫、节肢类动物,虽然这些生物可能比较低等,但是越是低等的生物,它会有一个群体,或者它的某些行为是有特别精密的逻辑、一个本能的规则在里边,称之为生物的机械美感。这个可能和我想要做的音乐有一些重叠的部分,就是说它有非常简单机械的逻辑构成,但是整体的视觉上或者感受上不一定会让人感到舒服或者适应。

就像你的拼贴画式的 EP 封面对吧?你说是拿手机软件花几十分钟搞定的,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窦靖童的新专辑,也是用了手机软件做的,你觉得这是现在年轻的处事风格吗?手机的项目和你的音乐有什么联系?
很快速肯定是年轻人的处事方式啊。这个封面的出发点对我来说还是不太一样,手机的这个项目有点像即兴音乐,因为它允许差错,基本上生成之后我是不会再进行修改的。另外就是有很多随机性,也会中间穿插用不同的 app,感觉就像是用不同的乐器、几个声部合在一起。

1511172794896881.jpg

目前开始自己的个人计划已经有一年了吧,和自己当初所期待的有没有什么出入?
其实开始做的时候没有什么期待,就是希望能够把自己的想法做出来,这基本上是我一直以来做音乐的态度,不会要求自己一定要做什么或者达到什么程度。

之前韩涵有说你的个人计划听起来会比较黑暗,说你喜欢暗一点的东西,你赞成他说的么?
可能这是他的感觉吧,但我没有给自己设定要做的黑暗,也有可能其他人听会有这个感觉,觉得冷或者怪,但是这个不是我给自己定义的标签。我感觉是比较 chill 轻松的,那就这样做,我对自己比较诚实。

像韩涵这么痴迷于合成器(硬件),你有没有被他影响?
完全不会,我不喜欢硬件,我喜欢软件。因为我怕那个线,韩涵喜欢硬件,因为他超爱线。

你好像更倾向于制作节奏性很强、能让人跳舞的音乐,而电子乐恰好满足这些要求,所以这是你决定从独立摇滚转向电子乐的原因吗?
目前是想要做可以跳舞的音乐,其实以前做的也不是标准意义的摇滚乐,但这种转变一方面是我自己喜欢俱乐部这个场景、喜欢这个环境,每次去俱乐部跳舞还是很开心的,因为可以碰到很多真的可以聊的人,互相喜欢觉得对方很好看的人,另一方面也是觉得可能乐队这个编制对自己真正想要做的音乐还是有限制的。

1511172831822642.jpg

现在国内做电子乐多人真的不少,但听起来都差不多,听一遍就忘了,你觉得怎样才能制作出比较有辨识度、个人特色的作品?
人自己有意思就会做出比较好玩的音乐吧,如果这个人本身就很无聊,没什么想法的话肯定做不出有意思的东西。这个是装不出来的,音乐就是这样,你的作品就代表你自己。

你的衣着风格、造型很一直都挺独特的,这些和你的音乐之间有联系吗?
有吧......总归有的。就是比较自我,不会特意去赶时髦什么的。(韩涵:我觉得联系还挺大的,很难形容,但感觉衣着和音乐还挺像的。)

这次的巡演会有什么想法或者想要做什么尝试?
这次巡演还蛮开心的,可以和 Gooooose 还有王长存,两个我比较欣赏的艺术家一起巡演,因为原来比较少有机会是这样的三个人一起演出,对我来说是一件比较开心的事情。然后我会做一个比较新的 live set。

更多有关“33EMYBW+GOOOOOSE+王长存”的巡演信息,请查看下方海报:

640.jpg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