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最好听的声音+音乐人应该知道自己该干什么+《Out Run》的游戏原声必定是我开车路上的不二之选+Dean Blunt 的《Black Metal》是2014年最好听的一张艺术流行唱片

 

车库:男人最好听的声音

Sam Smith 那首不插电的“Latch”简直让人无法自拔,听了那么多遍还是好听。转音,假声之类的学术名词在他歌声面前显得如此苍白,我一下不会形容了,真的是“只有听了才知道”。朋友看我电脑里竟然有 Sam Smith 一整张专辑,开玩笑问我是不是基佬,我不是。

想不起是从谁开始,R&B、Urban Music 如今被白人少年玩弄的风生水起。他们演绎出和黑人截然不同的都市风情,更纯情,更深沉,更娇柔做作,不论是用原声乐器还是电子合成器,都能融合进 urban 特有的 groove 里。不得已给贴个标签的话,我觉得 post-urban 最合适吧。Sam Smith 的成名是众人看到了他贴合流行的一面,在我看来更具价值的,是他挖掘出了男人所能发出的最好听的声音。

听 Lo-Fang 先是在碟海中看见了“4AD”和“alternative”这两个标签,乍听之下像是先锋版的 SOHN,先进的合成器旋律,潮流的电子节奏,但唯独这首大提琴演绎的“When We're Fire”,让我一下想起了第一次听 Sam Smith 的感觉。4AD 的黑暗美学太强大了,无声无息地迎合了现代社会中的那种疏离感,润物细无声。

直男也应该好好听的男声(基佬就更应该好好听了):Majid Jordan、Rhye、JMSN、Wild Beasts、Miguel。

 

王戈:音乐人应该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Ghostpoet - “Off Peak Dreams”

你一定经常在音乐人采访里看到这样的问答:Q-你的音乐是什么风格?(自己不会听?)A-我的音乐不受风格限制。我觉得风格是音乐人给自己的束缚。(好你个自由的灵魂。)

I HATE MUSIC JOURNALISM。

创作也许是冲动或化学作用,但做完后好好想想自己的作品是很有必要的,而风格就是干这个用的。说实话,我不太明白那种 “东西做完了就跟我没关系了,我也不想再回头看” 的想法,我估计好多从第二张专辑就开始不行的音乐人都属于这种。

说这么多,是因为这周先听了同事推荐的一个 “非常先进的器乐爵士黑怕”,然后又听到了 Ghostpoet 的这首新歌 “Off Peak Dreams” —— 都是很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音乐人:尽管 “Off Peak Dreams” 里传统的吉他/贝斯/鼓/钢琴编曲从摇滚乐或 funk 的角度讲很平庸,但加上 Ghostpoet 的声音,那个混酒吧的 beat-poet 的形象还依然鲜明。什么变了,什么没变,都特别清楚。新专辑《Shedding Skin》3月2号发行,还挺期待的。

 

张贼贼:哪天我学会了开车《Out Run》的游戏原声必定是我路上的不二之选

好多同龄人都掌握的技能,我都不会,比如开车。走在街上我只能辨认出哪些出租车,其他家用车究竟是什么牌子我根本就不知道,因此,我也几乎不玩什么赛车游戏。

要说唯一感过兴趣的赛车游戏,那应该就是《Out Run》了吧。和别的赛车游戏不一样,这款游戏里你可以看到你所控制的驾驶员,还能看见他的媳妇。俩人开着红色的跑车,一起游车河,椰树下心潮澎湃,断壁前默默无语,如诗如画小青蛙,轮胎印划出夏日情人梦。

毕竟玩的次数非常之多,所以对于游戏的 OST 也是熟记于心,每逢喝多打车回家的时候,脑子里都会想起游戏中的那首“Magical Sound Shower”。记得2009年的 VGL 上,开场的 Intro 里就放了这首曲子,我的脑海里都是对湾岸生活的向往,也想拥有泡沫经济来临前最后的享乐与放纵的从容。《Out Run》也是世界上第一款提出选择音乐电台概念的赛车游戏,正是因为这个创举,才导致《Out Run》20周年的时候推出了11碟容量的大 Box Set。

透过豪华的 CD 数量你直接就能感觉到,每张 CD 所收录的曲目都承载着一个逝去的游戏平台,不同音源下演绎的同首名曲真的能让你想起你所玩过的各代家用机和街机。

要是哪天,我学会了开车的话,我肯定会听着《Out Run》的 OST 上路。

来首初音版吧。

 

猛进会:Dean Blunt 的《Black Metal》是2014年最好听的一张艺术流行唱片

不要因为专辑封面和名字错过这张唱片, 跟 Metal 没直接关系,跟 Black 倒是有。首先 Dean Blunt 是位黑人朋友,另外音乐的情绪确实很暗。

《Black Metal》是2014年最好听的一张艺术流行唱片。Dean Blunt 的音乐想法来自现在的时代,更重要的是他有自己的世界和情绪。

当下的音乐创造的快,被消费的快,消失的也快,因为很多做音乐的人早已没了自己的世界和情绪,一切都不再敏感。连装逼都需要一颗敏感的心,更何况是艺术家?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