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实验说唱新人想让你深入了解一下 SaveMoney 团体,以及它背后的理念。

只需要在网上多做搜索,你就能找到一部视频:2012年的时候,一群来自芝加哥的音乐人和他们的好朋友们组建了如今名号响彻世界的 SaveMoney 团体,一伙人在曼哈顿西区的 The Trap House 排练室里玩,他们在当时就展现出了进军 hip-hop 圈的巨大野心。Chance the Rapper、Vic Mensa、还有 Joey Purp 都是团队里的一员。 Chance 说:“《#10 Day》刚发出来的时候就火了,你可千万别小看它!”他旁边站着另一个年轻人,这人把头发梳在后面,穿着印有高飞(卡通人物)笑脸的卡其色 polo 衫,看起来有点迟钝,对比周围外向的人,他稍显内敛。他向大家介绍自己:“我叫 Preston,也有人叫我 Presto,来自 SaveMoney。”他看上去有点害羞,随后微笑着说出了这伙人对未来的畅想:“我们无所不能。你懂我意思吗?”

1484292255376311.jpg

四年后,Preston 从夏威夷回到芝加哥。他带着他的父亲和弟弟度了一周的假。他学了下冲浪,他们还在一个早上爬上哈莱阿卡拉火山,然后在山顶看日出。而对于22岁的 Preston Oshita(被人熟知为 Towkio)来说,更重大的事情发生在去度假的两周前,他登上了著名音乐节 Lollapalooza 的舞台,并沉醉其中。面对日渐忙碌的工作行程,假期实在必要。“这休息期太他妈棒了。”他满意地说。身穿白色卫衣和破洞牛仔裤,搭一件粉色 T 桖和帽子,配上当下最流行的高邦白球鞋,背着2000多美元的 Goyard 邮差包,这位 hip-hop 新星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内向害羞的小年轻了。经过了这几年在音乐道路上的努力和用心,他现在变得更加自信,看起来也厉害许多。

或许是因为在 Shangri-la —— hip-hop 大师 Rick Rubin 在马里布建造的著名录音棚——制作音乐的经历让他变得更牛。“那里的氛围就像是一种魔法。”Towkio 形容道。他留着自己的标致发型,两条小辫搭在胸前。坐在芝加哥黄金海岸著名的 Drake Hotel 咖啡厅里,他一边喝着加浓的冰咖啡一边玩弄自己的鼻环说:“我最近在 Bob Dylan 的老巡演大巴上录了点东西。只能说,一切都像梦境。”Towkio 还说,他会选个下午从 Shangri-la 出发去海滩,在路上来点药,去听听他在世界各地录制的歌,这些歌都会收录在他的新专辑《World Wide .Wav》里。他承认新专辑会是一次冒险,但也展现了他的坦诚和面对自己的方式。

“感觉很棒,”他说,“我营造好的氛围去完成歌曲,也做了正确的事情,写出的旋律也正合我意。”

我问了下 Towkio 近些日子过得如何——他在前年发行了广受好评的《.Wav Theory》mixtape,在 Chance The Rapper 专辑《Coloring Book》里与 Justin Bieber 合唱,和 Rubin 一起录音等——他直接给出了这样的回答:“这只是开始,我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需要跨域新的台阶。我是绝不会满足现状的,这也是作为艺术家该有的态度。对我而言,世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绝不放弃。保持自信和坚定,也让我变得与众不同。”

正如他所说,Towkio 创作的音乐也突显了他的自信,常给人一种“接不接受随你便”的态度。他用标志性的朦胧唱腔,在充满灵魂的调子中流畅地吐出押韵的歌词,他特别擅长 freestyle,也极具自我意识。“我知道,叫上自己的朋友来帮忙,他们可比你有名气,你得更努力地去说唱。”他在《.Wav Theory》里的“Clean Up”里唱到,这首有 Chance 和 Vic 支持的歌无疑给 Towkio 带来了更多关注,但由于朋友的名气太大,也有人对他产生了怀疑。不过 Towkio 依旧自信,他在和 Chance 合作的名曲“Heaven Only Knows”里唱出自己的心声:“我觉得这份荣誉是我应得的。瞧,我挺善于虚张声势的,喜欢吹牛逼,一直开酒喝,胡言乱语。”他觉得评论家们直接捆绑评判他和他的朋友们是不对的。“我的东西有我的特色。我不想只被称为 Chance the Rapper 或是 Vic 的朋友 Towkio。我们都有自己的风格,做出来的东西也各不相同。”

Towkio 一直坚守自己的音乐风格,他的团队 SaveMoney 是如此,Chance 和 Social Experiment 也是如此,他们都将大量福音音乐融入到 hip-hop 里面。而 Towkio 更抵抗不了电子乐的诱惑。所以在他最受欢迎的歌曲里——从 Kaytranada 制作的“Reflection”到《Community Service 2》mixtape 里的“Therapeutic”,你都能听到极强的节奏感、连续的电子鼓点和跳动的 beat。当周围的人都还在膜拜 Lil Wayne 时,Towkio 已经用 Flux Pavilion 的“I Can't Stop”说唱了。Towkio 说:“我一直在发现潮流。”而 Towkio 多年的好友,《 .Wav Theory.》制作人 Peter Cottontale(也是 Social Excrement 成员之一) 则表示:“是舞曲让我俩亲近的。” Joey Purp 又作了补充:“听 Towkio 的音乐,多少会找到些芝加哥舞曲的影子,还有点法国 house 和其他电子乐的元素。”Joey 不仅是 SaveMoney 团队里的 rapper,也是 Towkio 从小玩儿到大的朋友,他与 Towkio 合作了《Community Service》里的主打曲“Playin Fair”:“他在人们还在努力触及某个风格时,就已经学会并加工成自己的东西了。”

1484292319487435.jpg

Towkio 在芝加哥北部埃文戴尔的周边长大,他的母亲是墨西哥裔,工作并不稳定;他的父亲是日本裔,在芝加哥房屋管理局工作。这样的家庭背景让他对未来感到迷茫,他只知道自己需要赚钱独立。小学时,他的两个哥哥给他听了 hip-hop 音乐,Kanye West 的《The College Dropout》和 50 Cent 的《Get Rich or Die Trying》,当然还有 Lil Wayne 的《Squad Up》mixtape。Towkio 从八年级开始把自己的说唱视频上传到 MySpace,到高中时,为了买摄像机拍 MV,他开始领导兄弟们撬开别人的储物柜偷钱。“年轻的时候,他可比我们更反叛。”Purp 评价了他曾经的偷窃行为,“我们那时都挺反叛的,但他坦率直接,说干就干,现在也是一样。”

Towkio 的朋友们也都是来自周边社区或是学校里极具创意的人,其中包括 Vic Mensa、Chance The Rapper、Nico Segal(a.k.a. Donnie Trumpet)等。Towkio 特别提到了 Vic Mensa 2010年的那张EP 《Straight Up》。2012年,Chance 发行了《#10Day》mixtape,Mensa 和 Segal 所属的组合 Kids These Days 解散了,之后 Towkio 发了他的第一个项目《Community Service》,这是一张看似漫不经心的 EP,在歌词的强度和传达力上都体现出他潜在的音乐决心。之后的几年,他周围的朋友开始崭露头角,获得了更多关注,而 Towkio 仍在埋头苦干自己的事业。“我花了两年的时间来学习如何制作音乐,我都数不过来自己到底做了多少歌。”他说正是几年来的辛苦创作才产出了《.Wav Theory》。“我们之所以牛逼,是因为我们会相互激励。”Towkio 认为 SaveMoney 肩负重任,因此你必须足够努力才能跟上团队的发展脚步。

和 Towkio 共事过的人聊过天后,我发现他在创作歌曲的时候都亲力亲为。他总能跳出固有模式思考,还颇具先行者姿态。Joey Purp 说:“他创作的东西不仅好听,而且独特新颖。”Cottontale 也表达了同意:“通过他享受的方式,他在尽情地去审视和塑造自己眼中的城市。”

过去几年,他跟着 Chance 和 Vic 在不同城市巡演,也在准备自己的首次个人演出。他在现场直截了当地讲:“惹我的人恰恰带给我反击他们的力量,你们从我的歌词里就能感觉到。”Towkio 坚信《World Wide .Wav》会激发人们的讨论,引起一些人的共鸣。“毕竟质量摆在那儿呢。”

当被问起他是否需要一个具体适当的计划去博取行业的关注时,Towkio 则回答:“我当然不会盲目地去做这件事,这破玩意儿需要精打细算。”

1484292367620110.jpg

在 Lollapalooza 音乐节上的超燃表演让越来越多的人知晓并议论起 Towkio。演出时,他和 Joey Purp、Cottontale、Vic Mensa 不顾糟糕的雨天,在众多乐迷前演唱。平时,Towkio 喜欢到处跑,可能上一秒还和 Rubin 在夏威夷,这会儿就回到了芝加哥;几小时后,他又得去德克萨斯参加祖母的葬礼,然后要去洛杉矶的 Shangri-la 继续工作。

此刻,他正抓紧得来不易的空闲时间快速沉思。“我努力抓住自己的梦想,也试图整理现状。”他深知取得成功的同时,也需要承担行业存在的问题和压力。“我一直在做斗争,也一直走在正道上。”

Towkio 凭借自己的远见,预知着事物的发展。再次来到夏威夷的时候,他会在瀑布面前停留思考。人生的不确定性就如快速冲击的水流,他认定自己最后会停在某处,只是停留的方式或形式不同。“我冥想时总会想到这里的瀑布,联想最终会如何回到这里。”他一边笑着对我说话,一边将免费得来的 Topman 夹克脱下来扔进瀑布,然后踏上了去往芝加哥的路。“我不知道世间万物最终会变成什么样,但它持续敲击着我的心脏,开阔我的眼界,让我走向顶端。”


图片摄影:Bryan Allen

Translated by: yvvoonnnnee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