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Love Scars”和“Romeo and Juliet”等歌曲,这位18岁的男孩大胆地用旋律开辟了一条说唱音乐的新道路。

Soundcloud 说唱这个场景缺一位标志性的抒情男歌手。这个网络音乐平台似乎更青睐粗粝、躁耳的声音,但随着平台的日益发展,Soundcloud 说唱也变得包容万象。距离 Trippie Redd 上传自己的首支作品仅仅过去一年,这个来自俄亥俄州坎顿市的 18岁男孩已经在这个全新的地下说唱平台占据了一席之地。当同龄说唱歌手们都在制作追求低音节奏的热闹作品时,Trippie 另辟蹊径玩起了旋律,更加温柔多情的元素也让他从其它同行中脱颖而出。

通过“Love Scars”和“Romeo and Juliet”等歌曲,Trippie 迅速奠定了自己是说唱界 Frank Sinatra 的地位。这些热门单曲时而梦幻,时而浪漫,时而哀怨,并且很好的兼顾了新派说唱对迷幻、氛围风格的青睐,以及对emo和独立摇滚的钟情。“Romeo and Juliet”主歌部分的一句“your love is my medicine”甜蜜又洗脑,Trippie 打入主流音乐界的能力不容小觑。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Trippie的歌曲缺乏热情。他和 XXXTentacion 联手打造的 remix 版“Uh Oh, Thots!”已经席卷全网,而且他的大部分歌曲都极具爆发力,这也得感谢 Pi'erre Bourne、12hunna、Dpbeats 以及 Goose the Guru 等人的制作。Trippie 五月份的新专辑《A Love Letter to You》就是旋律说唱中的一鸣惊人之作。最近他和 Goose the Guru 做客 VICE 洛杉矶办公室,和我们一起录了一期 Noisey Radio 节目。以下是这次采访实录。


Noisey:克利夫兰出了很多音乐人,但是坎顿市好像名声稍逊,现在坎顿是不是也出了很多音乐人?  
Trippie Redd:并没有,除了我之外,坎顿只出了一个Marilyn Manson很出名。

你小的时候会听 Manson 吗?  
听啊,我很迷他。我妈还和这家伙一起去过教堂,但我从来没有见过他本人。

你最早是什么时候开始想做音乐的?  
我八九岁的时候开始接触音乐,我以前喜欢听 Lil Wayne,我妈喜欢听各种风格,像 Alicia Keys,还有什么 Ja Rule、Tupac、Nas,什么都听。 

你录制的第一首歌是哪首?  
我在大概 14岁的时候录了第一首歌。

那时你几年级?  
记不起来了,我现在太high了。(笑) 

然后呢?你就把那首歌上传到网上了?  
是啊,我把它上传到 Soundcloud,我在高中就很出名了,那首歌的点击量很快破了两万,就像我放出去的第一首歌一样。

1502466647865-trippie-redd-2-1.jpg 

你觉得是哪首歌让你迎来了突破?  
那是一首 drill 歌曲,叫作“Angry Vibes”,那是我第一首点击破 10万的歌曲,大家都在听这首歌,所以人们在商场看到我都会大喊:“"Trippie Redd!那是"Trippie Redd!”因为我创作了一首能让人们在派对上踏破地板的歌!大家都很兴奋。

现场演唱这首歌曲是什么感觉?  
我从来没有演唱过这首歌。

一次都没有?  
没有,很多人气派对上都会放这首歌,我经常能听到,然后每个人都会转过身来看着我。(笑)

推出“Angry Vibes”之后,是不是觉得自己应该严肃对待这份事业,把它变成你的生活?  
我一直都是这样。我哥哥很喜欢做音乐,他去世之前对我影响很大,所以我一直对音乐很感兴趣。不管怎样,我都准备去做音乐。即便我走不到今天这一步,我还是会努力。会去录歌,我就是喜欢音乐。

当时你有没有想要走出俄亥俄州?  
这一直都是我的目标。

然后呢?  
我创作了一些独立摇滚作品,但都被我删除了,那都是一些用吉他做伴奏的歌曲,里面还有鼓。因为那种音乐我也能做出(笑)我的声音,我是真的很能唱。所以我做了一些这类音乐。

你是在教堂学会唱歌的吗?  
不是,我就是听那些会唱歌的人唱歌学会的。我会试着唱他们的歌,然后就越唱越好。小时候我很喜欢 Drake、The Weeknd、Partynextdoor。我妈在车里放什么音乐我都会听,所以我能唱高音。有次我飙高音把我奶奶都飙哭了(笑),我发誓,我拿我爸和我哥发誓,她真的哭出来了!就因为我在车里飙了个高音。(笑)真的太搞笑了。

 

 我妈在车里放什么音乐我都会听,所以我能唱高音。有一次我飙高音把我奶奶都飙哭了。

 

“Love Scars”是什么时候完成的?这首歌灵感是从哪里来的?  
“Love Scars”是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市完成的,在我来洛杉矶之前。关于“Love Scars”这首歌其实真的没什么好说的,说白了就是时机合适。然后他(Goose The Guru)开始sample一首《超级马里奥》的歌曲还是什么的,最后弄出来两首歌“Long Way Home From Mars / Love Scars”,最后我把“Long Way Home From Mars”拿出来做成一首独立的歌曲,把“Love Scars"”也做成一首独立的歌曲。但是两首歌我真的都是一次录好的。“Love Scars”是在录音室里一次ok。这首歌融入了很多情感,像爱情会留下怎样的伤痕之类的东西。


当时你正在经历什么感情变故么?  
没有,我就是喜欢这种感觉。我喜欢捕捉人们的感觉。这就是这首歌的作用,我想帮助别人挺过这样一类的困境。 

这首歌开始走红时你有没有很惊讶?还是说你一早就知道这首歌会很火?  
有点意料之中。光是听这首歌我就感觉:“天呐,我他妈是怎么写出来的?” 感觉自己写了一首特别牛逼的歌,对我来说特别牛逼。而且我是一次录好!录音室里的人都惊了,好像都在说,真他妈行,这家伙神了。(笑)他是怎么写出这首歌的?

你的粉丝是什么反应?他们会不会和你说“这首歌给了我很大帮助”之类的话?  
有的,绝对有。我收到很多私信,数不完的私信。我也碰过有人对我说:“听这歌我浑身都在发抖,这首歌是我的最爱。”(笑)  
Goose The Guru:这种情况我们见得多了。像“Romeo and Juliet”,我们见过姑娘们一边听这首歌一边自慰,来真的那种。  
Trippie Redd:是啊,她们是来真的。  
Goose The Guru:还有那些评论,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评论!看到这些评论,感觉真挺疯的。

1502466714097-trippie-redd-3-1.jpg

粉丝们有没有做出什么疯狂举动?你们现在还能正常逛街吗?  
其实很少,人们还是能见到我,但当他们见到我时,天呐,他们真的很疯狂。(笑)他们会立刻要求合影,或者要一个拥抱。他们会全身颤抖,做出各种奇怪的反应。但我觉得都很好。我很爱我的粉丝,如果他们行为怪异,那就随他们去吧。我也是个怪人,要怪就一起怪。我也会浑身发抖。(笑)

你能快速介绍一下 Goose,好让我们能多聊聊你们的合作吗?  
Goose 是个混蛋。(笑)  
Goose The Guru:谢谢你的介绍。 

和 Trippie 在录音室里合作是什么感觉?  
非常开心,非常轻松。其实在他录“Romeo and Julie”的时候我并没有在场。我只是过来给点意见。  

我觉得我和 Trippie 的相似之处在于我们都喜欢音乐,什么都喜欢:Al Green, Limp Bizkit, Erykah Badu, Pink Floyd,数都数不完。我觉得这就是我们合拍的地方。只要是好的音乐我都喜欢,即便那不是我接触的音乐。Trippie 绝对是一个出产好音乐的人,即便他的音乐对不上我的 beat。

能聊聊“Bust Down”背后的创作故事吗?  
这是个秘密。当时我在我哥哥家里做我的 beat。然后你猜谁来了?Trippie fucking Redd!他冲了进来,还是那副德行:“Goose,给我做个 beat,给我做个 beat,你个 bitch!”我说“兄弟,我现在不想做,让我忙自己的事好吗”他说不行!于是我就个他做了个 beat,五分钟后,他就像个小孩子进了迪士尼乐园一样。这首歌就是这么做出来的。

你们就是这么合作的吗?张口一句“给我做个 beat,你个 bitch?”  
Trippie Redd:是啊,我和他说话就是这个样子,Goose,你是我的 bitch!  
Goose The Guru:是啊,他对我真的很无礼!他待我如屎!我对来他说就是个屁!

祝你有机会在 Noisey Radio 里听到 Trippie Redd 的节目。

Photographer: 贾斯汀·斯塔普(Justin Staple)

Translated by: 伽叶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