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都要结束了,竟然还有认认真真推荐音乐的人,真 惊 了 !

从今天开始,2018 已经进入了拥有两只前足的生物体可以掰着指头倒计时的冲刺阶段,虽然不同人一定有不同结论,但负责任地讲,这一年咱们的音乐生活仍然鲜活,城市白领用蒸汽波蒸出明天带去办公室的有机食品,在合成波里合成着明天要跟客户讲的 PPT,玩音乐的 city boy 和 city girl 穿着肥肥大大的多彩裤子,把三十年前的山下达郎当成佛系通勤的 chill 背景,荷尔蒙旺盛的铁汉与潮孩儿穿上 Palace 和 Balenciaga,伴着高能加厚的重拍后仰倒入陷阱,用高高举起的右臂保持重心绝不想自拔,皮lou裤链儿马丁靴和 Fredperry 风衣统统过时,英伦朋克金属电子新浪潮这些词听来像是鸦片战争时的东西,没见过20世纪的孩子们看见吉他就像看见交响乐团里的竖琴。你可能是给网易虾米 Spotify AppleMusic 全面交钱的串流男孩,也可能是把光盘放进桌面组合音响才能听完一张专辑的静态老逼,但反正没人再用豆瓣标记专辑张数,虾米听过的曲量成了你是不是乐迷的根据。就是这样的一个年末,我们搜集了 VICE 办公室同事们在2018年的音乐生活,在你没法不承认 “音乐内容不走量” 的时间里,却都聊得挺高兴的:甭管用什么方式,我们还洗耳恭听音乐,还愿意搜肠刮肚找词聊音乐,还不愿意用极简的形容来扁平化地标记音乐,一句话,我们还是把音乐当做一件值得沉下心来好好说说的东西,以及跟你分享。

狗狗,VICE 设计师,Last Goodbye 贝司手

2018年,每天都能听到对面同事传来至少27遍的摇滚乐死了。我也被公司时尚部的唯一职员 July 拉去招待蹦了场电子迪,混公司的赠票去 DDC 看了趟嘻哈专场,也都挺好的,但在这些现场里总会有一两个瞬间,让我想念摇滚乐,想念今年八月在 Snapline 上海专场结束的那一刻,傻逼样地哭到抽搐,毫无疑问,这是我今年的年度最佳 gig 了。

2018年,国内乐迷的口味越来越甜腻和柔软。Virgin Suicide 的现场是拥挤到窒息的女孩儿们,而隔天 Feeder 的现场大都是站得零零散散还要强行 pogo 的老哥。国内的新乐队也挺多,北京有个叫 Last Goodbye 的还不错,听说明年春天会出第一张专辑,悄悄期待一下。

最近在做岁末派对的海报,重新听起了 King Crimson,嗯,就算已经2018年了,摇滚乐在我这儿还活得好好的呢!

King Crimson 的《21st Century Schizoid Man》现场

2018年,当大多数人已经不屑于“丧”的时候,总还是会有人愿意去听那些歌,读那些诗,把那些下沉的玩意儿吸收了,再选择开心的过日子。也许偶尔再痛哭一场。

梅森,VICE 剪辑师,矮的那个 EDM Brother

今年是我的 Hip-Hop 元年,因为从没听过 Hip-Hop 的我要剪六集 关于街舞的纪录片,所以我的快速入门选择是《亚特兰大》OST 和音乐平台上各种由舞房老师创建的 funk / old-school Hip-Hop 歌单。不得不说,即使不算上正儿八经的 Hip-Hop,今年听的最喜欢的2张专辑也算跟 Hip-Hop 有些渊源吧:

Rex Orange County - 《Apricot Princess》“这小子怕不是天才吧!这 vocal 音色!这编曲!” 哎哟果然人家已经跟 Tyler, The Creator 合作了。

1544522884713745.jpgRex Orange County - Apricot Princess

Alva Noto 之后最喜欢的 Techno - Ambient 了 —— 诶不对这老哥好像是做 Hip-Hop 的:Samiyam - 《Man vs Machine

以及几张 “哇这种音乐从来没听过但是停不下来” 的专辑:

Moon Hooch - 《The Joshua Tree》 (他们的现场不找来看看的话真的猜不到 bass sax 奇怪的振动频率是哪儿来的)

Jean Jacques Perrey - 《The Amazing New Electronic Pop Sound of Jean Jacques Perry》。你们看过这个 Vimeo 上 特火的视频 吗?看过之后再听这张真的特别欢乐。

Erykah Badu - 《But You Caint Use My Phone》 。姐们儿作为一个出过 Greatest of 的人真的很能针砭时弊了,一整张专辑都在嘲笑正在地铁上用手机边听她歌边刷微博的你。

最后是今天在听的适合节日气氛的一张,给各位拜个早年吧:Tyler, The Creator - 《Music Inspired by Illumination & Dr. Seuss' The Grinch》 你们说把 The Grinch 作为消费对象算不算落入了圣诞这个消费主义圈套呢?

陆冉,创想计划主编,灵魂对话手

我是这个快速运转的社会里的一个一事无成的年轻人,大概三十岁那么年轻吧。但我对自身的状况始终缺乏一些真诚的危机感,只怀有一些假性焦虑,它有时能我流下廉价的泪水,却从来不能引发任何有效的行动。我并不是贪玩。也许一年前,我还会把时间浪费在通宵喝酒再拿次日一整天进行恢复这种活动上面,到了今年,我连主动寻找快乐的劲头也没有。

这一年里,我有时会看着时钟旋转一小时什么也不做,就好像我还在过小学三年级的暑假,而就算未完成《暑假园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也可以笼统地说这是因为懒,但我觉得 “懒” 也不是问题的关键。更确切的说法是,我的体内缺乏做事的动力,它们就像是一杯没倒好的啤酒上面漂浮的泡沫,不够绵密,一会儿就消散了。这一年,我常为凭空消失的时间而懊悔,随后往往得花上更长的时间来抒发和排解这种懊悔。

前几年我还爱听一些特别开心或者特别愤怒的歌曲,但在今年它们突然间都显得荷尔蒙太过旺盛,一响起来我就反出宿醉的感觉,心慌头疼。所以,今年我基本上任人和 AI 给我推荐音乐,选择其中一些无关痛痒的来听,听完都忘了。只有一首法语歌曲击中了我,演唱者一事无成的状态、泡沫般的行动力、虚假的危机感和事后的懊悔之情简直跟我一模一样,而且他将之演绎得十分性感:

今儿周一//我在床上//十一点了//我心肝疼//我没睡好//我想尿尿

吃点午饭//喝杯咖啡//听听广播//差不多得了//天儿真不好//没错,不暖和

洗个澡//刮胡子//穿衣服//梳头发//我的发型//真不错

耶,中午了//我爹妈//回来了//喊叫着//赶紧吃饭//赶紧上班

耶,两点了//我失业了//我回家旁边//去打卡吧//啊我的心里//充满了苦涩

耶,我接着//就走了//在咖啡馆//我的身边//有弹珠//也有姑娘

八点了//吃晚饭//我老妈//在厨房//我老爸//看电视

夜深了//我有点儿丧//我的脑子//是一锅酱//我躺下了//该睡了

周二了//在床上//十二点//抽根烟//这社会//坚不可摧

周三了//没睡好//周四了//在床上//周六了//周日了

周一了//在床上//周一了//在床上//周一了//在床上

……

1544522643685754.jpg就是这首,Jesse Garon-C'est lundi

这首歌让我感到些许宽慰,我感到,当你在这个世界上什么都做不成的时候,总还有自嘲可以选择。但我也很可能忽略了一件事情:那首歌是在三十年前缓慢稳定的法国走红的,而我则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速度之中。

林聪明,VICE 编辑,Fish hater

今年最佳现场:David Byrne

今年最大的惊喜非 David Byrne 莫属,现场精彩程度丝毫不亚于那部1984年的经典演唱会纪录片《Stop Making Sense》。当66岁的 David Byrne 和乐手们在 Clockenfalp 主舞台上表演那些你曾经无限循环的 Talking Heads 金曲时,你能做的除了 sing along 就是跟着 funk 节奏扭动。然而这绝不仅仅是一场大型怀旧现场,也许是为了证明自己有能力同时征服年轻听众和老听众,从30年前乐队时期的老歌到 solo 时期的新歌,都采用了一种更时髦、更适合当下又不失前卫的方式演绎,作为一个 Talking Heads/David Byrne 的年轻乐迷(我不管我就年轻),这90分钟跨越不同时期多种风格的 set 让人从头震到尾,至今回味。非常规的戏剧舞台表演,精心设计的舞蹈和走位都显示出一个完美主义老艺术家的追求极致的野心 —— 他依然走在时代前面。难怪前一个登台的 Jarvis Cocker 打预告说 David Byrne 的演出是 “the best thing I've seen, maybe ever”。

Jarvis Cocker,这位能歌善舞颠倒众生的英国怪大叔站在迪斯科球反射出的万丈光芒下唱着 “You're in My Eyes” 的深情画面足以列入年度最浪漫瞬间。感谢 Clockenflap,在中环海滨之外,cunts are still running the world,世界还在下沉,但只要有音乐我们就可以一直狂欢不是么。

今年听的最神经病的一张专辑

1544521904105280.jpgLate Night Tales - Shirley Forced to Speak with Others

这是今年另一个惊到我的 David,没错,就是那个英国艺术家 David Shrigley,他给 “Late Night Tales” 系列做的 这张,与其说是一张音乐唱片,不如说是一张人声作品,一部暗黑童话故事,很适合睡前聆听。这部人声念白作品和他的绘画风格一样,充满 Shrigley 气质的搞怪反讽和荒诞幽默:被怪物熊孩子赶尽杀绝的家长、一只想钻到人脑子里产卵的虫子、过于笨拙而死于意外事故的父亲…… 不管你喜不喜欢 David Shrigley,都不妨在深夜打开这张专辑,听着这个有点 nerdy 的家伙絮絮叨叨的声音乐出来或者睡过去。

猛进会,万碟王,公司最后一个穿皮喽儿上班的人

听音乐是一个持续挖掘的过程。

在音乐资源触手可及的互联网时代,作为一个乐迷的幸福感是很高的。

无论世界如何下沉,只要你不断去发现,总有新的音乐为你带来新的启发。

分享一些我喜欢的2018年出品唱片(合辑、专辑、单曲),愿你在新的一年,从音乐中获得更加迷人的风格和无穷的力量。

· Chancha Via Circuito - 《Bienaventuranza》  

1545277345281395.jpgChancha Via Circuito - Bienaventuranza

带有世界元素的音乐总是能为原地区之外的更广泛人群带来新鲜的听觉感受。这是来自阿根廷电子制作人 Chancha Via Circuito 的南美节拍。

· Khruangbin - 《Con Todo El Mundo

德克萨斯的 Soul 融在了带有中东和泰国迷幻色彩的的 Funk 之声里。

· Qluster - 《Elemente

如果在 Brian Eno 和 Roedelius 之间选择一个我想成为的人,那一定是 Roedelius。

84岁的 Roedelius 今年在 Qluster 名下发布了最新专辑《Elemente》。1969年,Hans - Joachim Roedelius, Conrad Schnitzler 和 Dieter Moebius 组建了 Kluster。两年后 Schnitzler 离开了 Kluster,Roedelius 和 Moebius 作为二人组合改用 “Cluster”。2010年 Cluster 解散后,Roedelius 联合 Onnen Bock 组成了 Qluster。近50年,Roedelius 个人发行和参与的唱片有300张以上,他就是现代电子音乐中的一片银河。

a2721480942_16.jpgQluster - Element

· JPEGMAFIA - 《Veteran

“Rock N Roll is Dead” 和 “I Cannot Fucking Wait Until Morrissey Dies” 这两首歌的歌名吸引了我。长在布鲁克林现居住在洛杉矶的说唱歌手/制作人 JPEGMAFIA 是个硬角色,无关痛痒的话没有,整张专辑的创作和后期混音、母带制作也都由他一人完成。

1545277363888362.pngJPEGMAFIA - Veteran

· Ahmoudou Madassane - 《Zerzura (Original Soundtrack Recording)

吉他手 Ahmoudou Madassane 为自己编写、主演的电影 “Zezura” 做的配乐。游牧人游走在烈日下寻找着沙漠里神秘的绿洲, 即兴的 Desert Blues 吉他演奏像连绵沙丘上吹起的颗颗沙粒。

· Ryuichi Sakamoto - 《Async Remodels》 

Oneohtrix Point Never、Alva Noto、Andy Stott 等一帮世界上最优秀的音乐人混音 / 重新制作了坂本龙一2017年的《Async》专辑曲目。看到这些名字就不用多描述了吧。

· Yonatan Gat - 《Universalists》  

1545277917250554.jpgYonatan Gat - Universalists

2019年最想看到的乐队现场。带着即兴和实验感的吉他混合着车库摇滚的原力 - Rock N Roll will never die, but you will.

· 重塑雕像的权利 - 《Before the Applause》 

不用在宣传中反复用 “Depeche Mode 欧洲巡演开场嘉宾” 这事做噱头了,“重塑”这张新专辑已经足够让他们在海外迈出一步了。

· 合辑 - 《合成中国 Vol 01》 

《合成中国》是一张突出“合成”概念的唱片,集合了众多中国电子音乐创作人。此外,2018年,Gooooose、33EMYBW、Howie Lee、Shao 等优秀电子音乐人都发布了新的专辑或 EP。相对中国的摇滚乐和嘻嘻哈哈的说唱,中国的电子音乐场景呈现了更强的自我探索和创造性。

1545277974475864.jpgVA - 合成中国 第一辑

· 工工工 - 某一种恶魔

“四大天王”时代结束后,我最喜欢的一首粤语歌。没有试听,去店里摸索吧。


Billy Starman,VICE 制片人,“从未如此沮丧”

1545278418794364.jpgMGMT - Little Dark Age

MGMT 出了新专辑,一个我十年前喜欢的乐队。纽约 hipster 口中的 “黑暗小时代”,不难猜出他们在影射什么,这个浅显的影射,精确地引发了我的共鸣。个人,社会,世界,时代。我的黑暗小时代。2018年,时钟指向晚上8点20分,离天亮还早着呢。

暗中苟延残喘 巨兽侧卧一旁

今日已成废墟 伤痕铺满画布 

我越理清思绪 越是畏步不前 

感知开始腐烂 一次只有一闪


立体声诉悲伤 左右诡异声响

它并不会离去 即使埋头躲藏

当你爬出被窝 见我孑然而立

恐惧矗于台上 我的黑暗小时代


出牌举棋不定 身旁亦看不清

脸上皴裂疤痕 昭示前路不明

引擎再出故障 皮囊失去伪装

物是人非心境 皆因拒绝否定


差人信誓旦旦 枪管渗出真爱

我和我的朋友 也会转身逃开

当你爬出被窝 请来桥上找我

怒气如石在手 我的黑暗小时代


张贼贼,别的次元微博账号持有者,太太不让他做自己

1544520699992177.jpg电気グルーヴ - Man Human

做梦也无法想到 Netflix 会和 石野卓球 发生什么关联,2018年1月5号登陆 Netflix 的《Devilman Crybaby》,汤浅政明 找来了 牛尾宪辅 和 石野卓球,联手包办了配乐和主题歌《Man Human》,也算是为 电气Groove 举办了一期忘年会。《Man Human》又被当做 电气Groove 的 SP 发行了一波。一直喜欢在唱片、MV 的视觉元素中玩转 Neta 的 电气Groove ,自然不可能错过这次机会,Karl Klefisch 1978年为 Kraftwerk 的《The Man Machine》封套所设计的字体,就好像是书法字帖一般,被《Man Human》拿来临摹了一次。

1544521050710144.jpg

1545227338145341.jpg电气Groove 的封面(上)完整致敬了 “The Man Machine” (下)

确实挺想挖挖近30年以来 电气Groove 每张唱片合作过的设计师都有谁呢,就是那么巧,“西海之声” 的哥们儿 daze 春节后去了趟日本,带回来了本2013年《idea》编辑部的增刊 —— 《电气Groove X idea:电气Groove 与石野卓球的周边》,出道至2013年为止的 SP、EP、LP 设计全收录,这么多年,日本乐坛能享有唱片设计专门出书的队不多,往前倒能够得上分量的也就是《ggg Books》世界平面设计系列丛书的第16册 —— 奥村靫正 与 YMO 那哥几个的合作全回顾。

收到这本宝典的时候,北京已经春暖花开,《头号玩家》的上映不得不说又是一次 80s 怀旧迷的同学会, 赶上这种事,我肯定是力争成为尖子生,无重力迪厅的酒保脑袋上戴的内顶 Devo 乐队的“尿盆帽” —— Energy Dome,好多写彩蛋文的人都给遗漏了,不过,这不是最逗的,最逗的是我们单位的大经理,跟 Devo 的官网邮购了一顶货真价实的 Energy Dome,他逼着公司从实习生到副主编每个人都顶着拍了张,凑够9张,发到朋友圈。拿到那帽子我有点失望,质量特别义乌,特别白沟,特别小商品批发,不过,我还是挺喜欢那天的,也挺喜欢我们的企业文化的。

说起 80s 怀旧致敬题材的影视作品,我确实已经看透了,看累了,《无敌破坏王2》的剧情都被连上了网线,所以,今年2月份 Netflix 放送的《Everything Sucks!》把青春的黄历大跨步的翻到了1996年,绝对是明智的选择!一个黑人高中生带着狐朋狗友,给 Oasis 的 “Wonderwall” 重新拍了一版 MV,还陪着自己爱慕的T姐们儿,背着家里人驱车去看 Tori Amos 的演唱会,立即把我带回到买《音乐天堂》、听《Now》拼盘的20世纪末,唯一不对等的心境就是,那时候还没有那么多的政治正确觉悟充斥在影视作品中。看看新浪微博 @千禧bot 的火爆程度,你就知道90年代的场景有多迷人,Charli XCX & Troye Sivan 的 “1999”中,你会捕捉到许许多多,你羞于承认的往昔偶像。

也许你不喜欢贴纸照风格的世纪末甜姐辣妹,但是请你记住,一般叫 Kim 的大女的,百分之80肯定是 X-Girl ,还都喜欢玩 bass。Kim Gordon 的《乐队女孩》8月出版,Kim Deal 和她的 The Breeders 今年也发了新专辑《All Nerve》,距离上张专辑《Mountain Battles》已经过去了10年,她变成了 “Spacewoman”,不信你就去看看这首 MV 。

日本欧美的新队新歌也听了不少,完全是为了工作需要进行微博日推,还好我没像身边有的朋友似的,抽烟聊天都变成了“三连音”,Eminem 刮起的《Kamikaze》究竟吹掉了多少 Purple Haze ,热度过后依旧是与其《Licensed to ill》,不如《Licensed to lil》。

I 还是 l,黑体字打出来并列在一起,怎么看都像是数字11,11月的《Q》杂志,Beastie Boys 上了封面,来推销他们的新书《Beastie Boys Book》,MCA 去世后,他们沉默了太久,我不想要一台他们主题的 Sonos,但愿来年,还能布鲁克林 - 夜 - 未 - 眠!

大宝,NOISEY 编辑,Noisey Podcast 复更希望

今年听的新东西不多,但是循环最多的专辑应该是:

dj Khalab - 《Black Noise 2084

看这个专辑名字就不解自明 —— 非洲未来主义,采样了各种部落民族的歌谣、唱诵,通灵、宗教的念诗,非洲传统器乐,融入一些爵士的旋律和律动,还有最重要的,让人跳舞的节奏,这样的结合毫不生涩,完全可以在Club里边播放,真的喜欢的不得了。但是当我看到Khalab少有的演出视频、发现他是个白人时,心里还是有一点点失落。

1545227995181398.jpgdj Khalab - Black Noise 2084

Blood Orange - 《Negro Swan

Blood Orange 不属于制造出一个你从未听过的声音那一类让人惊叹的音乐天才,但他就一只手拿着麦克风,另一只手在卡西欧电子琴上弹几个和弦,就有了让人听一遍就难以忘掉的特别旋律,然后你就发现这个旋律一直在脑子里,不注意就哼出来了。MV 和封面也都好好看,Devonte Hynes 他一定是天使变的吧!

最好的现场:Clockenflap音乐节

我是个土老冒,第一次去香港,也是第一次去 Clockenflap。很幸运的看到了我的灵魂导师 Erykah Badu 的演出,Caribou 的全 band live 也很棒,阵容都够强大但是因为要工作的原因有一些也错过了,整个 Clockenflap 体验都很不错,位置就在中环海边,背后又有摩天大楼,但是现场玩儿得最 high 的还是白人朋友。

最差的现场:EDC 音乐节

第一次去EDM音乐节,开了眼界,闭着眼抓个人可能都是整容脸,Dreamstate 那个 trance 帐篷调音有问题吧,中频响到叫人耳聋。总共没听几个DJ,但那个 DVLM 组合放的歌真是土爆了。第二天下大雨基本啥也没干。

刘阳子,VICE 编辑,仍然立在莫斯科郊外的门柱

所谓鸟鸣山更幽,当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响彻云霄时才更显得办公室里安静。可能是痛恨拇指沟通的过低带宽,也可能是总想保持一点同事们的紧张感,我总是办公桌前那个率先张嘴打破安静气氛的讨厌人。这也让我没法像几年前一样只管敲字不管其余地戴上耳机天地宽,音乐是个持续的挖掘过程,但这一年我的挖掘机钥匙可能被谁藏起来了。

我写邮件落款要写 liu,但是听歌从来没听过那些 lil。BBC Radio 被墙之后,手机里的 Bandcamp 和 Mixcloud 图标也很久没点了,只有在午夜三环路的车上,从每半个月更新一批的 CD 里挑一张放进去,才能享受一会只有音乐的纯净 —— 现在在电视盒子上这种听歌时间都被称为 “纯享版”,让人联想起疯狂加你微信的福建卖茶妹妹bot。

我仍然在跟做经纪人或者唱片企宣的朋友说,贵艺人发了新专辑至少给寄张CD,甩个链接就当办完这事儿不是不尊重我而是不尊重你。说完自己也反思,直到现在也没培养起为数字专辑付款的习惯,只有每月交给 Apple Music 的10块钱提醒着我你也算是数字音乐市场里的一分子。但我不想在一堆标签云里选择你喜欢谁不喜欢谁,不想在互联网土鳖为我臆造的推送收敛曲线里越走越窄,日推和猜你喜欢绝对可以说是我最讨厌的音乐发明,音乐应该是个需要你去动脑筋使手段好好追的飒妞儿,不是排成一队鱼贯进屋等你裹着浴巾叫号的职业东莞妹,对不对?

今年夏天好好被同事笑话了两次,一次是早晨停车时大声放着 “中南海”,从上海来京出差的 Billy Starman 正在门口抽烟目睹了一切。另一次是晚上加班办公室没人我听了张 Oasis 的温布利 live,过了一会看见张贼贼发了一朋友圈说,我真惊了是他妈谁在办公室听绿洲?!我不是一原教旨摇滚乐分子,结果给自己弄成了这种公众形象有限公司,在俄罗斯唱片店里买的还都是罗刹的本土电子,结果回来就卖给野格当了把给摇滚乐招魂的阴阳师。

我虽然觉得自己不是这样但挺逗的所以无所谓,反正晚上睡不着觉时听的还是 Juan Atkins 。转眼到了年底,同事都忙成狗,但我觉得还得摽上大伙一起掏心掏肺一次,毕竟一年就这一次机会,而世界上喜欢音乐的人总是比去年少,比明年多。祝愿大家在2019年都能找到不属于自己的声音 —— “属于你自己的声音” 已经太多了,得听点别的,是吧?不说了,我去找我挖掘机的钥匙了。

Illustrator: ermamu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