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2015年还接着写。

 

王戈:2014年让我对重新思考音乐的四件事

音乐博客

今年年初,有个朋友曾经跟我感叹:“中国是个在互联网世界里不存在的国家。” 我当时并不认同,我觉得不能因为中国人不使用几个美国公司开发的社交网站,就说我们在互联网世界不存在;再说,谁说我们不存在?!朝鲜才不存在。

但现在到了年底,我慢慢觉得她说的还是有道理的。至少在和音乐有关的互联网世界,中国的确不存在 —— 今年曾有个欧洲广告商要我们推荐中国著名的音乐博客,说要在上面打广告,我们这才突然意识到:中国没有著名的音乐博客,只有提供资源下载的网站和微博大号;中国没有音乐评论,只有 “是不是朋友”。

因为音乐并不是中国人的生活方式,没有生活方式就没钱可赚。我建议,下次如果有什么音乐类厂家想在中国投广告,除了当然要投我们网站以外, YY 语音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我没开玩笑,说真的,在那里喊麦的人好像更把音乐当成自己生活的一部分。

草莓婊和摇!滚!乐!

虽然音乐依然跟生活方式无关,但音乐节已经变成生活方式了,今年特别明显。我身边好多对摇滚乐毫无兴趣的人也开始招呼着去草莓音乐节了,我们的 《草莓婊鉴定指南》也终于冲出了可怜的小圈子,在广大读者中引起共鸣了!也就是说:已经可以拿音乐节赚钱了!往大了说,社会终于开始接受摇滚乐了!

电视屏幕上,也是一番欣欣向荣的景象:好多平时只在酒吧和 livehouse 里看过的乐队,登上了央视湖南卫视浙江卫视东方卫视各种卫视的选秀舞台,ROCK N ROLL!

这些摇滚乐有一些共同特征:第一,你要穷,要苦逼,让观众怜悯。第二,如果你实在做不到穷,至少要老,这样才能让观众边把手塞在内裤里边感叹自己青春已逝。第三,你得积极向上,但凡有一丝怨气就是不争气的表现。第四, 你要有爱情故事,因为这样你的音乐才是真心的,也才能让天涯社区上的八卦党享受揭露 “真相” 后的洋洋得意。

等等,这根本都是所有选秀节目的经典炒作路线啊 …… 摇滚乐是生意,但这门生意的消费核心是反叛,中国人没有反叛需求,没有反叛的摇滚乐就是流行音乐,所以什么都没改变。

掏粪男孩

如果你不过度纠结 “音乐人” 三个字到底代表什么的话,那么说今年最火的中国音乐人是 TFBoys 应该毫无争议。他们的粉丝完美承接了日式粉丝养成偶像的机制,又把世界共通的母性情怀发挥到了极致;无论从话题热度还是曝光度上,都远远超过了其他中国歌手。

作为湖南卫视一档并不怎么热播的真人秀主角,TFBoys 火得毫无征兆。但最让人意外的是 “四叶草” 同样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正能量 —— 你很少看到她们会像韩国偶像团粉丝们那样,跟管 TFBoys 叫 “掏粪男孩” 的人掐架;取而代之的是对三个小男孩浓浓的爱意,以及对任何媒体报道的感谢。

至今为止,我们那篇《TFBOYS 是什么鬼》的访问量依然排在前几位,评论里也全是 “谢谢你们” 之类的正能量 …… 坦白讲,我们发这篇文章之前已经做好挨骂的准备了,可最终却是这么个结果,不高兴。

说正经的,如果说中国还有什么健康的音乐文化,TFBoys 的粉丝团可能要鹤立鸡群了。她们(可能也有他们)改变了我对粉丝文化一贯的恶劣看法;和摇滚乐应该反叛一样,流行偶像带来的就应该是这种青春积极的气息。

适婚的年龄

在2014年快结束的时候,一支乐队突然在社交媒体上频繁出现:和草莓音乐节一样,My Little Airport 的新专辑《适婚的年龄》开始被很多平时对独立音乐毫无兴趣的人分享。MLA 就像当年的王菲,或者是音乐界的《暗恋桃花源》 —— 用最容易让人接受的方式,恰到好处地满足了多数人在消费文化产品或打造自己文化身份时对个性的追求。

如果单单说消费,可能也就这些了;但 MLA 更重要的影响,可能跟音乐无关:他们的歌词提供了一个让大陆年轻人了解香港同龄人的角度,尤其在今年香港成为全球焦点的背景下,这种需求更强烈了。

前段时间采访 MLA,我问 Nicole 和阿 P 香港年轻人到底是绝望还是勇敢,Nicole 是这样回答的:“我有种很深的感觉,这正是居住在香港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快要展开各层面成长的大好时机。‘例退’ 是一种比较性形容词,或二元对立而已。花在春天开,冬天落,能说花落是一种倒退吗?这是一种自然定律:等待下一个春天和冬天的来临。有生有死,死而复生。”

而另一成员阿 P 则表达得更干脆:“因为绝望所以勇敢。”

***

车库:我也做了一个 mixtape 听着玩

下载

2014年最先喜欢上的乐队:Eagulls
2014年最后喜欢上的乐队:Superfood

年初听到 Eagulls 的时候,当时就惊了,太神经病了,真喜欢。
昨天听到 Superfood 的时候,当时就惊了,太 britpop 了,真喜欢。【其实听多了也就那样
对了,还有 JAWS、Kid Wave 都不错,其实都差不多。

2014年最中意的音乐人:Travi$ Scott

自从信了“世界在下沉”,听音乐也充满了戾气。黑人都是放着“好人”不做争着要做魔王,Travi$ Scott 是主宰我2014年的小魔王,分享一段他在俄罗斯演出的 recap:

2014年买给自己的黑胶:《Space Is Only Noise》By Nicolas Jaar

2014年送出的黑胶:《Benjamin Booker》By Benjamin Booker、《Boxer》By The National

黑胶不便宜,买很多黑胶要花很多钱。如今人们愿意买黑胶多数是出自那份真感情吧。买Nicolas那张黑胶算是个不错的经历,这更让它不同于硬盘里那些排列整齐的文件名,这是一份看的见摸的着的纪念。

2014年看过最好的现场:

人体蜈蚣 @ School
我忘了那天为什么要去 School 了,看完之后神清气爽,可能不会再看第二回了,第二回我肯定得打一架。

Michael Rother @ MAO上海
第!一!次!看!Krautrock!就!达!到!顶!峰!以后很难超越这次体验了。“摧枯拉朽”——猛进会。

A-Trak @ 灯笼
那天晚上除了一起去的瓷有点儿犯缺,一切都很完美。在那之前我已经很久很久没出道了,去工体下了很大的决心。那场 live set 是我看过最棒的 DJ 演出,品位技术兼优真让人尽兴。

Bedstars @ 愚公移山
Bedstars 喜欢的音乐人都死光了,这是他们自己说的。但看到他们站在愚公舞台上的那一刻,我突然感觉赵凯的那些 Johnny Thunders 大明星们都活着回来了。

Trash Talk @ 愚公移山
躲在调音台后面那些人,缺的。凸 凸

2014年最难忘的音乐瞬间:

今年的 VICE party 是我第一次负责演出现场,却碰上了跟同事差不多惨的经历(我的一万字可以留到十年后再发)。上海那晚演出时,Michael Rother 三人登台前5分钟,台下观众一片安静,等…………对讲机里传来了调音台的倒数,三人拥抱,上台。每一个细节都还历历在目。从北京见到他们,到上海演出结束告别,感觉自己做了一场三天的梦,一时半会儿还醒不了。

Michael Rother 的京沪两场演出应该发行一套 DVD 双张,在国外也看不到这么好的演出,真的。

2014年最令我扼腕的乐队:残光

残光不是一支乐队之前,我在办公室就有耳闻各位成员。残光是一支乐队之后,我记得想去看他们的演出,可一犹豫,就让我与这支传奇乐队擦肩而过了。

2014年最有意思的人:翻墙朋克

大家都来做 Noisey 的实习生吧,我们一起干掉翻墙朋克。

***

熊猫逗猫:FIFA

回顾这即将过去的一年,我没听太多音乐,因为我把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放进了更让人着迷的东西里——FIFA 系列足球游戏。整整一年,我几乎每个晚上都要玩上4-5个小时,从10点到凌晨2-3点,我在网上和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玩家们,一盘一盘的过招,有时候还得应付半截蹿出来骂街挑衅的输家。虽说如此,我也不是一点音乐没听——我粗略的算了下,这一年我花了大概1,400个小时在这个系列上,而听这些 FIFA 游戏单曲的时间加起来,怎么也有100个小时了吧。所以这些单曲是我一年中听的次数最多的音乐。那我就先盘点一下其中令我印象深刻的吧,你也不见得都听过。

Slaptop - “Sunrise

当我第一次在FIFA15里用热刺赢下了比赛后,切换回主界面时的背景音乐恰好就是这首神秘的单曲《Sunrise》。我当时一边听着这歌的前奏,一边回想刚才几次进球时的画面,至今还记得。其实,这歌的前奏路数实在被用的太多了,但就是我容易上钩的那种调调。

tUnE-yArDs - “Water Fountains

向来以古怪著称的音乐人 tUnE-yArDs 新专辑中的单曲“Water Fountain”也被收录在这次的 FIFA 15 中。这也是这个大合集里我唯一每次碰到都会主动放弃赛局,坚持听完再接着玩的单曲。这种节奏、和想象力,不是谁都行。

BROODS - “L.A.F

新西兰合成器流行组合 Broods 推出了新专辑《Evergreen》,平心而论真不怎么样。我经常能碰上专辑里的单曲 L.A.F,它算是整张专辑里唯一有点巧劲儿的歌了。所以,如果赶在我赢球后出现,我一般会听完第一遍高潮,否则,直接就切了。

FMLYBND - “Come Alive

每年的 FIFA 都会收录一首这类的歌曲。就是那种铺了大量合成器和失真、弄的大气磅礴、假模假式的歌儿。就是告诉你,被人连着踢赢好几盘,也千万别撅盘,配合着音乐想象着那些过往的胜利、那些激动的时刻、进球早晚都会到来的。你千万别上当就是了。

除此以外,还有这些我也听了:

Daughter《If you leave》(2013年)

冬天来了,早晚上下班对于我都变得更困难了。50分钟的路程,要倒两趟,还得上上下下那么几次。所以,我必须找一张能让我的脑袋“短路”50分钟的唱片,听起来不费劲,也不用特别吵闹,整体基于有个声就行,但又不能真的只是有个声,还得有一些恰到好处的变化和小惊喜。能让你陷入其中”灵魂出窍“,把行走和站立等消耗体力的过程,都变成机械化的重复,没了支配感。Daughter 2013年的专辑《If you leace》正好满足了我的需求。

Honeyblood《Honeyblood》

我完全是冲着封面才听了这张专辑。不出所料,专辑本身并无可圈可点之处,通篇听下来,我只有一个幻想:就是能跟她们俩一起走一个巡演。

Future Islands《Singles》

这张专辑可以算得上今年的最佳之一。就是主唱现场演出时太过投入的“舞蹈”动作,我有点不习惯。如果看他们现场尽量往前站,否则你会老看不见主唱的。

Michael Rother Vice Party’s bootleg (下载地址,密码:nncu)

今年的 VICE 岁末派对,Michael Rother 把我给震了。我北京和上海都看了,但还是没看够。后来在微博上发现有人录了 bootleg,虽然收进了太多的杂声,但如果你当时去过现场,那依旧能够就着这个略显嘈杂的 bootleg 回忆起那些可能会在记忆里停留很久的画面。

***

Yalla:口味通俗的,迷妹。

2014年最喜欢的10首歌:

BØRNS – Electric Love
Hozier – Take Me to Church
Dan Croll – Sweet Disarray
Superfood – Mood Bomb
Jamie T – Zombie
Bombay Bicycle Club – Feel
Cosmo Sheldrake – The Moss
Teleman – 23 Floors Up
John Newman – Love Me Again
Scott & Rivers – Homely Girl

今年最喜欢的新歌现场录音:

The Maccabees – Marks to Prove It
The Maccabees – Spit It Out
The Maccabees – Kamakura
The Maccabees – WWI Portraits

今年最精彩的音乐时刻:
作为暖场的 The Maccabees 成员 Felix、Hugo White 在12月5日的 Kasabian 伦敦 O2 Academy 演出中加入“LSF”的表演。

今年个人觉得主唱嗓音最难听到生理不适以至无法欣赏其音乐的乐队: Future Islands

今年印象最深刻的现场:
Bombay Bicycle Club @ 墨尔本The Forum、布里斯班 The Tivoli、悉尼Metro Theatre

今年因为正经事没能挤前排以至最草草收场的 guilty pleasure:
Tom Odell

今年个人最觉得整体生理不适也并不认为主唱帅以至无法欣赏其音乐但还是期待明年看下现场是不是真如朋友所说简直遭罪的乐队:
Iceage

***

陆冉

今年听的最多的歌曲,其中当然略去了一些我确定会被你们嘲笑的东西:

Soul Rebel - The Gladiators
Mix up- The Gladiators
Me And The Devil  - Gil Scott-Heron
Lady Day and John Coltrane - Gil Scott-Heron
Back Dans Les Bacs - Supreme NTM
police- Supreme NTM
Tonton D'America - Tiken Jah Fakoly
C'Est Comme Ça - Les Rita Mitsouko
Andy - Les Rita Mitsouko
Fite Dem Back - Linton Kwesi Johnson

还有 Linton Kwesi Johnson《More Time》这张专辑。

然后,我今年第一次听海朋森的歌,我觉得很好听。所以我当然也喜欢 P.K.14,但并不是因为喜欢杨海崧老师。圣诞节放假,我要去看他们的演出。

***

陈子超

最尴尬的:草莓音乐节上的超级市场,让一个电子乐队在下午四点的斜阳里演出,第二舞台、没有灯光,而且调音跟屎一样,本来计划好的40分钟只演了大概三四首就下去了。一如当年用磁带听“国内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电子乐队”一样,令人感到时代以及时代不再的尴尬。不过几个月后超级市场在愚公移山办了他们的专场,没有狗屎暖场乐队,调音一般但是视觉效果做的特别好,裸眼 3D 挺疯的。

没白干的:实在受不了那些千篇一律的乐队宣传照,不是黑白就是人像 HDR,每个人看起来都跟他妈铁打的似的,生把一玩儿民谣的拍得跟工业金属似的。因此我今年决定自己试试,帮身边的几个乐队拍了几套照片,有专辑封面巡演海报插图画册和宣传照片。跟 bedstars 逛宜家、陪秘密俱乐部坐火车、带大波浪去看飞机,前几天还在三环的某个地下通道里放了一把火,给热斑打扮成 teenage riot 的感觉。没别的,就是力求按照每个乐队的音乐特点来设计画面,虽然拍得一般,但我至少比你们的想法牛逼。棚拍的机会还是留给明星杂志吧,那东西离摇滚乐太远了。

听的最多的:《Grace / Wastelands 》工作性质和注意力水平决定,我在看英文稿子时不能听英文歌,写中文时不能听中文歌,但我又听不了这两种语音之外的音乐,所以只能选择 Pete Doherty 了,而且这张专辑一点都不闹,下午的时候一会儿就困了,特别舒服。除了这个发音听不出来在唱什么的人之外,我只能选择没有人声的纯音乐了。一直特别喜欢 Nils Petter Molvær,ECM 的挪威先锋爵士。我不懂爵士,这俩字放一起听起来感觉太高级了,只是觉得他的音乐很舒服,像在下雨的夜里看见精液射到鱼缸里。

***

张贼贼

2014年还是一点长进没有。没做到与时俱进,没学会活在当下。既然已经被逼上了人生的奈何桥,我只能买个欢乐儿童餐就在麦当劳,所有人都知道我吃麦旋风的时候根本不用勺,因为我只想掀起怀旧的新浪潮。

今年听得最多的人/歌:
Tom Tom Club -“Genius Of Love”。小学校园鼓号队阵容,真没愧对 Club 的这个命名。这个松散的组合中的每名成员都体内都彻头彻尾的流淌着 new wave 的调皮搞怪血液。Tina Weymouth 和 Laura Weymouth 姐妹更是乐队的招牌,所以标志着他们的歌基本都是女声为主打。这首“Genius Of Love”的 MV 拍摄的非常有意思,达达主义的动画片。每次听这首歌,我都老联想起热带小岛上居住的小动物们在雨林里敲打椰子壳开联欢会的热闹景象。

今年印象最深的现场:
今年就看了一次演出。就是建军节那天在 School。见到了全北京最愚蠢的乐队——ZANKOU,整个就是一个日本综艺节目演说+拉拉队应援+Hard Core Punk。看完之后乐了我一礼拜。同台的 Diders 乐队演的歌爆多,都快够出张精选集的了,我激动的洒了一裤裆啤酒。都是年轻的肉体,马路伢子上坐着喝最便宜的啤酒,脏匡威球鞋踩着自己吐的痰,被洒水车淋湿的状态在那一晚再次被我找到。一年有这么一次就够了!真的!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