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力这东西学不来,所以有人做音乐,有人写乐评。

 

Monopoly Child Star Searchers - “Pinhead In Fantasia”

我喜欢群魔乱舞像跳大神一样的音乐,如今这种音乐大多来自宅男音乐人,比如 Monopoly Child Star Searchers。这艺名一看就是个死宅男,而 Spencer Clark 做出的东西也跟宅男的生活一样:反社会,混乱,神经质,反正不讲理就是了。他之前是一个叫 The Skaters 的双人乐团成员,而队友 James Ferraro 这两年简直是实验音乐界的贾斯丁比伯,用一堆日常生活采样把实验音乐评论界搞得特别爽。不过说真的,Spencer Clark 要比他牛逼多了,他的音乐没探索什么实际的东西,也不解构后现代生活,就纯胡来。

当然这是靠天赋的,想象力这东西学不来,所以有人做音乐,有人写乐评。

—王戈

 

***

 

一支好的主题曲对一部纪录片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那为纪录片选择主题曲应该秉持哪些原则呢?我没拍过电影,我也不知道。

昨天看完《The Class of 92’》之后我觉得,一支让人难以忘怀的主题曲来自于无法复刻的时代感。这部纪录片讲述的是贝克汉姆、吉格斯、斯科尔斯、内维尔兄弟等上一代曼联球员的运动生涯。我放入这张 DVD 纯粹是想消耗无法利用的时间,却意外地被电影原声打动了。很长时间没有这么集中地感受 britpop 的魅力了,记得上一次这么走心还是在看《Familiar To Millions》。

纪录片的内容我不想多聊,有成千上万的“懂球帝”可以如数家珍,我只想说原声带真的不错,尤其是开场这首“James – Born of Frustration”和当时的历史画面结合起来简直太贴切了。除去 Oasis、Stone Roses 这些耳熟能详的“英伦头牌”,James 应该算是进阶型的 britpop 乐队了。还有 The Mock Turtles 那首“Can You Dig It?”,美妙的吉他简直一下就把我带到了 Oasis 描绘出的“每天早上能活着醒来就是最棒的事情”的时代。

自从“颜值”这种词语越来越多的和足球联系在一起之后,我“有强烈的直男优越感”就一点也不意外了。对我而言,这两个词是无法在足球场上并存的,关注点太不一样了。什么样的球迷都有,我国的德国球迷估计比日尔曼民族还要多,可这跟不喜欢德国队的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世界太残酷了,我还是过好自己的日子少操点儿心吧。

很遗憾,和每次在家看电影一样,电影没看完我就睡着了。

—车库

 

***

 

年底看了姜文的新片,不是特别喜欢,尤其讨厌里面歌剧的内容。后来想想可能是我要求高了,毕竟他的前三部电影里的音乐都挺值得让人记住的,《鬼子来了》是崔健做的就不用提了,再往前那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面把 “乡村骑士” 那段交响乐用的也极其贴切,比这首曲子在别的电影里出现时更让我动容。到了《太阳照常升起》,久石让已经把姜文的电影原声水平推到了顶峰,弄得他第四部电影《让子弹飞》里直接原封不动的又用了一遍。不过要说我最喜欢的,还是《太阳照常升起》里的那首维吾尔语民谣 “黑眼睛的姑娘”。

按说我一个大杂院里长大的孩子,家里也没人是部队的,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某种苏联情节,尤其是对共产主义幻想反感到骨子里的性格,仔细想想还挺难解释的。但我从小就喜欢北方,喜欢冰天雪地里的那些虚张声势的大家伙。后来有一年冬天,再次看完这电影的时候(其实每年冬天都会再看一遍),一时兴奋就在网上查,现在在哪儿还能看见蒸汽火车,脑子里就有电影中冒着浓烟穿越地平线时候的画面。最后我在12月底带着相机跑到了东北,在一个煤矿外边看见了全中国为数不多的几辆还在运行中的这种大家伙,岁数已经比我爸还大了,吭哧吭哧的,在零下15度的温度里,那蒸汽喷出来的瞬间被冻住的我一下就化了。当时耳机里就一直在循环播放这首歌,念出来的拼音是 Singanushiga,就是问一个姑娘为何心伤什么的。听不懂的语音太美了,有种狂欢过后落寞的末世感,让人走心。

—陈子超

 

***

 

冬天的星期天晚上最容易溢出低潮。

我去永安里的朋友家,逗了猫,吃了晚饭,喝了啤酒。

我对于那边老有种自作多情的怀旧态度,每次在那边走都会被种亚运会召开前后的喧嚣浮躁与生机盎然所环绕。

大老外们还会在秀水街为了一件容易撞衫的《丁丁历险记》的 tee 或者假 North Face 羽绒服讨价还价吗?建国饭店门口等着拉活的的哥换了一代又一代,只有门口的喷泉还在始终如一的律动个不停!

我没有搭乘地铁,因为坐公交车可以看看长安街的街景,看看天安门。

我忽然想起来,前些日子,以前跟崔健、ADO 乐队一起混的鼓手——张永光去世的事。就坐车上听了首 ADO 乐队的“我不能随便说”。

我一直觉得这首歌特适合你礼拜天跟哥们儿们去郊区的森林公园——把啤酒瓶子午餐肉罐头留在那里抬抬屁股擦擦嘴走人——回来的路上坐吉普车里听。一定要用磁带,就用《中国火1》那盘,别提 CD,当时都听磁带,我也只在方舟书店见过一次 ADO 乐队的 CD。

CD 的封面是现在已经臭了街的小黄鸭,不过在当时这个调皮的封面设计真的比什么几个乐队哥们儿凑一起站一排以为自己是罚球时候的人墙造型要好玩的多!

出于张永光之手的歌词还是那种强装男子汉的不在乎态度,现在看肯定好多人都觉得特别村儿特别土,但是只要听过的人都能清晰的记住歌词。有萨克斯的乐队都老让我有种呆在家里的舒适感觉,就是那种你爸妈吃完晚饭出门遛弯儿,你一人坐在饭桌前面,双手托着下巴,听着录音机里放这歌,录音机后面的茶盘里放着一罐雀巢速溶咖啡伴侣可是你却没有属于自己的那罐咖啡,墙上还挂着张附庸风雅的海南风光照片或者水果拼盘什么的与当下气候完全不符的点缀,反正,就这么听着歌发会儿呆还是挺舒服的。

不过,我不能随便发呆,因为,我该下车跟西单换乘地铁了。

-张贼贼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