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一个小屋子里戴上 VR 设备,瞬间感觉和 Fall Out Boy 一起站上了舞台。

几天前,我正在办公桌上吃速食粥,一边翻看上周的星座运势又在编什么故事。这时一个同事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问我想不想下午去参加一个面向记者的体验活动,用 VR 设备看 Rag'n'Bone Man 和 Jess Glynne 等歌手的演出。这么好的事我自然不会拒绝,能在工作日下午找个正经理由翘班,不禁让我回想起小学课上被老师安排出去倒垃圾的幸福感。当天下午,我就来到 VEVO 位于伦敦北部的办公室,戴上塑料 VR 设备看起了演出。说实话,要是这个演出是真的,我还不见得会把屁股从办公椅上挪开。

VR 一直是个颇具争议但又很有意思的话题。彻底反对 VR 的人往往认为社交媒体正在把今天的年轻人变成自恋狂,还认为吃太多牛油果害年轻人变成了“租房一代”。而在天平的另一段,是那些超人类主义分子,他们觉得成天宅在家里没什么不对,巴不得进化成没有骨头的鼻涕虫成天瘫着,或者像个多肉一样一动不动活到 250岁。我则是介于两者之间,当然说实话我还是比较倾向于后者。我觉得自己是科技的支持者,期待看到一个每个人都能体验最尖端技术的未来(或者现在)。但有时我也会被“现实”的浪漫所吸引,觉得正是人生中的转瞬即逝与痛苦烦恼,才让短暂的幸福变得格外甜美。

言归正传,我们今天要聊的是 VR 演出。VEVO 办公室其实和 VICE 非常像,但不同的是 VEVO 会给员工提供免费零食。顺了他们几包爆米花后,我大步上楼,来到 VR 体验会的举办场地。主办方给了我一个头戴式 VR 设备和一个手柄,让我可以在演出数据库中进行选择。这东西有点像一个主打演唱会资源的 Netflix。数据库中有各种各样的演出,包括 Fall Out Boy, Sigrid, Bring Me the Horizon, Rag'n'Bone Man, Jess Glynne, KISS 以及 Rudimental。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 Fall Out Boy,因为我自己就是个中年 emo。把头戴式设备在我的豌豆脑袋上扎紧后,我突然发现自己站在了一个舞台上,眼前是人山人海的尖叫粉丝。与此同时,Pete Wentzs 就站在我的身边,和着“Dance, Dance.”的音乐卖力地扫着吉他。如果这会儿只有 13岁,这样的场面估计能让我激动到尿崩。

根据他们的新闻稿,这项全新服务是由一家名叫 MelodyVR 的公司提供,他们也是全球“唯一获得音乐产业授权的虚拟现实平台”。他们已经和环球、华纳、索尼还有 Roc Nation 签订合约,获得许可在演出场馆录制演出,并且为在英国和美国举办的演出出售“虚拟门票”。换句话说,这是一项三赢策略。MelodyVR 承担相对便宜的拍摄成本,音乐人能赚更多的钱,获得更多的曝光率,音乐场馆又能卖出更多的门票。而最有福的还是观众,不管你身在何方,你都可以在自己家里舒舒服服的看演出。不管是现场演出还是录制演出,不管是大型演唱会还是小型现场,要你有一个 VR 设备(目前支持 Oculus Go 和三星的 GearVR),并且订阅了 MelodyVR 的 app,你就可以在家中轻松体验偶像的魅力。

可是,VR 演出真的能够改变我们体验现场音乐的方式吗?它会不会像当年的 Pokemon Go,或者在 2014年火了两个月的 Ello 社交网站,看上去很美,但只是昙花一现?因为虽然能像一个肆意游走的鬼魂一样从不同的角度欣赏 Fall Out Boy 的现场演出是一件很嗨的事情,可是没过多久,这种新鲜感就消退了。而且我还是觉得,在现场那种大汗淋漓的感觉,还有和全场的陌生人挤在一起齐声尖叫的感觉,是站在表哥家的客厅里戴着一个 VR 设备孤零零地看 The Vamps(现在音乐库只有大牌音乐人的演出)的感觉所不能比拟的。虽然 VR 体验很有沉浸感,但严格来说,沉浸感也没那么强。我还是能感觉到在我的右侧,有人正在拍我手舞足蹈的视频发朋友圈。我的眼睛告诉我我在演出现场,但我的身体并没有这种感觉。

1527563006108227.jpg

话虽如此,但这项 VR 服务毕竟处在起步阶段,也许有一天,这颗种子还是会长成参天大树。我使用的也许只是最普通的设备,假设有一天更高端的设备出现,比如即将面世的 Oculus Go,或者是带触碰感应的虚拟现实,那么只要你买得起,你获得的 VR 体验一定会有极大提升。而且在未来,这可能会成为新一代年轻人的日常生活。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个能去现场看演出,而且经常去现场看演出的人,这种技术对我而言并没有太多吸引力。但是那些没有条件的人呢?那些因为家庭问题或者精神问题不能踏出家门的人呢?对于他们来说,MelodyVR 将打开一个全新的世界。对我来说这只是一个打发下午时光的娱乐活动,但对于其他音乐迷来说,这可能是一种截然不同的体验生活的方式。

和其它新兴技术一样,随之而来的还有各种创意功能。看完 Fall Out Boy 的演出后,主办方告诉我,人气网红少女 Poppy(Noisey 之前也做过报道)在去年年末参加了一次 VR 粉丝见面会。在见面会中,她可以看见粉丝的虚拟形象,粉丝也能看见她,就好像和她在一个房间里一样。“对于很多不喜欢见面会的艺人来说,这可以是一种选择。”一位公关兴奋地向我解释 MelodyVR 将如何在粉丝见面会上发挥作用。听上去好像特别反乌托邦(你感觉自己在和人类进行交流,但实际上并没有)但我不得不承认,这听起来还是挺有意思的,或者至少很有创意。天知道他们还能用 VR 玩出什么花样来。既然他们能做 VR 演出和粉丝见面会,那么 VR MV 自然也不是不可能。这么一想,VR 还是有很大的发掘潜力的。

我不想假装自己在参加体验会后获得了多么震撼的体验。对我来说,这更像是在街机厅玩了一个优秀的模拟体验游戏。真正让我触动的,是窥探到了 MelodyVR 所带来的无限可能。这个下午,我在某人的办公室第一次体验到的最新技术,可能就是下一代人的日常生活方式,想起来真的挺酷的。

Translated by: 伽叶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