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要有任何框架,而是去创造出自己的东西。我不想停留在原地,一定要有所转变。”

来自台湾台中的音乐人 Peatle 一直活跃在说唱圈中。不管是在 Diss RBL 比赛的观众席还是同行的歌词 (“像 Peatle 说的一生悬命”—— MJ116)里,不经意就能发现他的身影。

和每个 rapper 一样,他也曾经在 MV 里拿着棒球棍戴着渔夫帽,与 homies 一起捍卫城市荣光。而现在的他不再满足于用韵脚和刺青占领街头。最新 MV “Paradise”的封面字体用反光镜片营造出未来感,而占据半个屏幕的现代建筑让人想起冰冷的现实生活。精神表达的优先级在歌词中可见一斑——“停在这里,别让我醒过来,也别离开。”

Noisey 首发了 Peatle 的 MV “Paradise”,为你们提供一个来回敲击暂停,试图看清他纹身的机会。没看清的也不用担心,他正在开拓大陆市场,也许很快你们就能在巡演上见面。

请下拉观看“Paradise”的 MV,以及我们对 Peatle 的采访:

Noisey:你的纹身挺多的?
Peatle:我对刺青是单纯的喜欢,特别是上臂的 wu-tang 标志。自从19岁有了第一个刺青,一直到现在还打算刺下去。

你还会选择比较少有人尝试的脸部?
现在我也长大了,因为想成家立业,考虑除掉脸部和一些比较明显的刺青。大家尽量不要刺脸吧。

你手上纹的 “一生悬命” 是什么意思?
一生悬命就是把事情做好。

聊聊音乐,“Paradise”讲的是什么?
只属于自己的天堂,最快乐的地方。人在长大的过程中会受到环境影响,甚至会为了迎合别人做出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虽然这是必经的路程,但经历过七七八八,依然想回到初衷,找到我们原本的样子。

对比三年前的“Lock and Load”,你的音乐似乎从街头到了更宏观的精神方面?
包括爵士、民谣,我听各种音乐风格,自然会 update 自己的想法,现在想做的东西叫音乐,而不只是 hip-hop。我甚至不会强调自己是 hip-hop 了。

该如何定义你现在的音乐?
音乐是没有任何局限的。李小龙说的,像水一样,like water my friend。我们不要有任何框架,而是去创造出自己的东西。我不想停留在原地,一定要有所转变。

1486450574308501.png

你在转变过程中会有什么新的创意?
哈哈,现在还没想到,不过创意不能用讲的。对我来说就是把平常生活中的东西浓缩在一起,用自己的方式讲出去。但是太复杂、太尖锐的歌词是没人听得下去的。我会尝试歌词没那么多,能突出重点的歌,气氛才是最重要的。

就像“Akira”?
对。《Akira》是一个80年代的动画,跟我差不多岁。我从小到大就是一个宅男,每天都在家盯着这些东西。我想通过这首歌把自己从非现实带入到现实。

“Akira”之后你与大陆 rapper 王大痣一起合作过。
我原本就有在听他的作品,喜欢这种激烈霸气的风格,很帅。后来他加了我微信,给了一点主题,想合作看看。而且我每个月都会来大陆找女朋友玩。除了喜欢这个地方,工作重心也已经放到了这里。目前正在洽谈巡演。现在大陆说唱的音乐性和内容已经领先很多了,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

为什么选择大陆?
很 ghetto 的想法,哪里好过就去哪里咯。即使是小众群体在这里也有很大的体量。做音乐一定要拓展,不管是受众还是资源。

体会到了什么不一样吗?
这里竞争力很强,rapper 非常有狼性,有学习知识的态度。想办法比别人厉害才是最 hip-hop 的想法。Hustle 不就是这样嘛?

家乡是每个人的 paradise,给大家介绍一下台中? 
这里不像台北那样拥挤,生活节奏比较慢,大家也喜欢互相帮助。在这种气息下,我也不太出门喝酒 party,只是与朋友在家里聊聊天、找找灵感。

异视异色 (VICE CHIN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以任何形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