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位志趣相投的唱作人合作打造的最新专辑《Lotta Sea Lice》听上去就像一个梦。

Kurt VileCourtney Barnett 的最新专辑始于一个白日梦。这是两个风格非常搭的唱作人,两个人说话都喜欢拖腔拉调,一副没睡醒但又很睿智的模样,缺乏想象力的人可能会想当然地觉得这都是飞多了的结果。但异想天开并不一定需要大麻的帮助,有些人天生就有神游九霄的本事,这也是促成 Vile 和 Barnett 合作的主要原因 —— 2015年的一天,Vile 正在老家费城拍摄宣传照,他的脑子里突然蹦出了一首新歌,而在他的想象中,这首歌是他和 Barnett(两人当时还只是熟人关系)一起合唱的。八月份接受《滚石》采访时 Vile 说:“我产生了一个幻想,我觉得她应该会和我一起唱这首歌。”

于是两人在墨尔本见了面,合作了“Over Everything” —— 一首献给平凡艺术生活的颂歌。那年他们又陆陆续续合作了更多歌曲,好像织毛衣一样有空就织几针,并最终拼成了一张专辑。之所以要强调这个故事,不是因为诞生这张专辑的环境有多特别,也不是因为专辑的诞生故事有多么值得解读,而是因为这完全就是你想象中 Vile 和 Barnett 牵手合作的方式。一个白日梦想家找到另一个白日梦想家,两个人坐下来一起玩音乐,做唱片,还吃了不少披萨。

两人的合作成果 ——《Lotta Sea Lice》(上方试听)已由 Matador 唱片公司正式发行,这是一张和它的创作者以及诞生故事同样低调的唱片。虽说两人的作品有时都不太正常,但这次的大部分歌曲都很飘,“Over Everything”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在这首歌曲中,Vile 用了一整段的 verse 来讲述随着年纪的增长,自己如何学习使用耳塞。即便是最丰满、乐队元素最丰富的歌曲,也依然让人感觉轻柔缥缈,仿佛声音在耳机中流淌,条件好的话,你也可以在微风轻松的日子里打开窗户,开启一对大音响,让慵懒的木吉他和两个慰藉人心的声音在你的耳畔私语。

这种轻柔感在专辑的歌词上也有所体现。在过去,两人的作品中都充斥着对宇宙奥秘的思考,比如死亡的必然性,比如神对日常生活的干预,但是这一次他们卸下了这些重担,他们是在唱歌而不是写歌,“Over Everything”和“Let It Go”都提到了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拾起吉他歌唱,提到了两人相隔千里时是什么把彼此连接在一起。

在“Continental Breakfast”的开头出现了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对唱。就在 Vile 感慨自己何等渺小与卑微之后,Barnett 坚定地回应:“I cherish my intercontinental friendships/We talk it over continental breakfast/In a hotel in east bumble-wherever/Somewhere on the sphere, around here.(我珍惜这段跨洲友谊,我们在早餐期间畅谈无阻,在东部嘈杂的酒店,或者这地球上的任何地方都可以交流)”不管他们相隔多远,总有一个心灵相通的人在某个地方等候,回应他们的感受。哪怕是在世界最遥远的电话线的另一端,也能听到朋友安慰的声音。这种情感在“Over Everything”的 MV 中得到进一步的凸显。在这支 MV 中,两人在各自的老家弹着吉他,画面就在两人之间不断地切换。 Barnett 穿着一身黑,Vile 一身白,就连他们的剪影都如此相似。黑白色的画面记录下了他们同样乱蓬蓬的卷发,暗示着他们不仅外貌相似,内心也同样相近。这种二重身的感觉在 MV 中也得到了幽默而直白的展现,你可以看到他们在 MV 中互相唱着对方的歌词,嘴里发出对方的声音,仿佛他们只是同一个大脑的左右侧。

在这张专辑中,两人还互相翻唱了彼此的作品。Barnett 翻唱了《Smoke Ring for My Halo》中的“Peeping Tomboy”,把原曲那种隐隐作痛的自我反省变成了笑嘻嘻地秀孤独,Vile 也翻唱了“Outta the Woodwork”,这首歌曲顺其自然的主题和 Vile 慵懒的声音简直是天作之合。他们还翻唱了一些各自喜欢的歌曲,像 Belly 的成名曲“Untogether”,Barnett 的妻子 Jen Cloher 的“Fear Is Like a Forest”,他们对这些歌曲的演绎不仅轻松自然,更带着一种对彼此的欣赏崇拜,那份愉悦的感觉,只有在你演唱最喜欢的歌曲时才会出现(所以那篇《滚石》的文章才会说 Vile 是在做白日梦,因为 Barnett 是他最喜欢的唱作人之一)。

能在电脑上听到这些歌曲真的是件很奇怪的事情,这些歌曲能够被记录下来更是奇怪。世界上最有故事的两个唱作人抛开彼此固有的生存焦虑,联手打造了一张唱片歌颂友谊、赞美自由的音乐人生。他们满心欢喜地翻唱了一些各自喜欢的歌曲,然后就此打住。你可以想象在摇滚历史上有多少这样的唱片没有成为现实 —— 未被记录下来的即兴表演、被遗忘的简单欢乐的歌曲。而作为独立摇滚界最有名的两个懒鬼,Barnett 和 Vile 居然一起兴致勃勃地录了一张唱片。

在 Vile 的一段开场 verse 中,他唱到如何“forget 'bout all the other things / Like a big old ominous cloud in my periphery(忘记一切,就像忘记身边的不祥之云)”,这基本就是《Lotta Sea Lice》给人的感觉,逃离日常生活,逃进一个随心所欲的世界,把你的所有烦恼全部抛在脑后。就好像一个白日梦。

Translated by: 伽叶

Photographer: Danny Cohen

编辑: 北一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