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不会有所谓的“完美”存在啊。你必须经常鼓捣一些新的音色出来,持续拔高自己的技巧。你得一直坚持做自己的事,一直到死为止,这样你就每天都在一点点地进步着。”

亚特兰大 Trap 制作人 / rapper Sonny Digital 上周六来到上海的 Arkham 俱乐部,赶巧又是他的25岁生日,于是办了一个生日趴。这位曾出现在 Noisey 广受欢迎的纪录片《Noisey 亚特兰大系列第九集的音乐人,是 Trap 音乐场景中一个不可忽视的名字。从 Drake 的“Tuesday”,到 ILOVEMAKONNEN 的“Don't Sell Molly No More”,里面都有他的手笔。我们在 Sonny Digital 上台之前截住了他,问了些关于给大牌做 beats、互联网带来的影响、对未来的期许等等的问题。

 

Noisey:首先祝你生日快乐!这是你第一次来中国吗?

Sonny Digital:对的,是第一次。

来到中国后,有觉得跟你想象中的样子有什么不同吗?

说实话,我之前也不知道来中国该期待什么。其实世界各地也都差不多,只是人都不一样罢了,每个人都过着属于自己的平常生活。

现在在房间外面,有一大群中国观众等着你来演出呢,你觉得会跟以前的观众不一样吗?

哈哈,不会。观众就都是观众呗,无论是中国的观众,还是纽约的观众,都会玩得尽兴。我们来了都是为了一个目的:过瘾,喝得烂醉。今天还是我的生日呢,要玩个爽翻天,这还是我第一次来上海,想不到吧。

你为什么选择来上海过生日呢?

我其实也不是特地选的。经纪人跟我说有演出,然后一切就这么发生了。不过说真的,这个决定还挺难的。我想跟家人朋友们一起度过我的25岁生日,因为我以前每年都跟他们一起过。但是,我想这次也是一个机会,来这里演出,让更多的人知道我,这也是一种特殊的体验。我还问了我的朋友自己到底该不该来,他们都说“哥们儿,不去就亏大发了,快去,去。”于是我就决定来了,还带了我的两个朋友一起。

很高兴你可以顺利地来到这里。听说你13岁的时候被你的表哥带入了电子乐的世界。他带给你哪些影响,促成了你开始做歌?

他当时会做一些 beats,我每天都能看到他是怎么做的。当时看着他在电脑上编出一些疯狂的歌曲,我也就开始了自己的尝试。当时其实已经有在试着做很多 beats,但是那时的作品都还不成熟。然后表哥就一直监督我,教我怎么做 beats,更方便的是,我们还都用同样的编曲软件。

用的是什么软件?

Fruity Loops。从一开始,我的所有歌就都是在 FL 上做的,“Same Damn Time”、“Birthday Song”、“Racks on Racks”、“Going up on a Tuesday”,无一例外。

Kanye West; 2 Chainz - “Birthday Song”

你当年是怎么开始做 beats 的?

我最早是玩说唱的。当时只会说唱,但是那个时候说唱的人多,做 beats 的人不够,说唱的人手里都没有什么 beats 可以拿来唱一下。于是我那时就动了动脑子,预见了这股市场需求,补充市场供给——从小就当了个生意人啊。

在亚特兰大的 hip-hop 文化中长大,也影响了你的音乐风格吧?

当然啦。我听的所有东西都对我有影响,还不光光是说唱。小时候,我周围的人听的都是 rap,但是我自己也常听其他不同种类的音乐。我对所有类型的音乐都很欣赏,不仅仅局限于说唱。坐在房间里自己做着 beats 时,偶尔会听到一首很酷的歌,或者一个很特别的声音,我就会把这些运用到我的 beats 上面去。

你在16岁的时候就给亚特兰大的一个 hip-hop 组合做 beats 了。那么年轻就成为专业音乐人,对你今天的成就有没有什么帮助?

那个时候也没怎么当真,我当时就觉得好玩,像在玩游戏。不过呢,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带给我很多帮助。工作了就学到了生活上的道理,我当时也才在读高中,那么早就开始学习人生道理,对我的帮助很大。不过我当时没有像组合里其他几个人那么认真,我就把这件事当成跟朋友一起合作,我帮我的朋友们做些 beats,就这么简单。

你是先开始当 rapper 的,对吗?

对。

当时怎么突然意识自己会说唱的啊?

哈哈,每个人都可以说唱的。说唱其实就是掌握几个段落,知道怎么把一段段词放在一起,然后让听的人感受到你的 flow。不难,特别是当你有一段好的 beats 的时候,说唱真的太简单了。做 beats 稍微难一点,但是 beats 一做好,说唱的词就自己跟着出来了。我每次都是先做 beats 再 rap。

互联网在你的音乐生涯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帮了你什么忙吗?

互联网帮助到了所有人呢。它就是一种人人都可以免费使用的工具。作为一个音乐人,如果你能够利用互联网好的一面,就可以拿互联网来好好管理自己。你也能在网上赚到很多钱,这并不难。互联网为很多音乐人打开了一扇大门,也让很多听众有机会听到不同的音乐,就取决于你怎么用它了。

以前大家听歌都是买碟听唱片,现在都在网上听歌。音乐的分享方式都变成在线的了,你对这个现状有什么看法?

跟以前是不一样,现在比以前状况稍微好一点吧。现在我每次有新歌我就放上 SoundCloud,还可以看到多少人听了我的歌,那些人来自哪里等等,也不用像以前,每次有新歌了还要找人帮我发布一下。而且我也可以随便给哪些 rapper 发个消息,跟他们一起合作一下,没有任何限制。这就是网络的好处,到处都有,火星上都会有呢。

“Racks on Racks”是你的第一首大热金曲,一夜成名的感觉如何?

哈哈,其实也说不上是一夜成名啦,可能在亚特兰大范围内能算是一夜成名,突然全城都知道我了,我当时还在家里呢。不过话说回来,我出名前就一直在做歌,一些音乐圈的人也知道我,他们都在等我哪一天突然冒出来呢。所以“Racks”上全国榜单的时候,我的朋友们都有所预感呢。那段时间也挺爽的,还得学着习惯过名人般的生活。

你和好多更主流一些的歌手合作过,比如 Future、Gucci Mane、2 Chainz、Kanye West、Rick Ross、Juicy J、Waka Flocka Flame 以及 Wiz Khalifa 等。有谁给你在工作中留下过特别好的印象吗?

有几个人还挺棒的吧。说实话,跟一些比较小众的 rapper 一起工作比较舒服,他们的态度就让人很欣慰。他们在跟我合作的时候,不会对我过多地指指点点。一些大牌一点的 rapper,随随便便做一首歌就能招来很多人的喜欢,所以合作的时候他们就按着自己的套路来,因为他们的那一套已经成功了,他们就比较不会采取一些我的想法。

你的音乐生涯已经超过十年了,不过你的风格还是一直在变化。你对你自己在以后做的音乐会有什么预想或者目标吗?

这还真问倒我了。我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定的目标吧,我就知道我自己要学会创新,领导音乐的进化趋势。我做新歌就是要做一首可以让别人去学习的歌。所以我就一直吧自己想成一个开拓者,带领其他音乐人一起创造音乐。

所以你觉得自己也永远不会做到完美,只会不断地变得更好,对吗?

永远不会有所谓的“完美”存在啊。你必须经常鼓捣一些新的音色出来,持续拔高自己的技巧。你得一直坚持做自己的事,一直到死为止,这样你就每天都在一点点地进步着。

跟那么多大牌明星合作过了,你现在有没有那么一个你最终想合作的目标?

我自己。我觉得要好好弄清楚自己想做什么很难,特别是我平时还要给那么多人做 beats,出专辑,更没有空闲来好好做自己想做的。但是我跟你说,总有一天,我会做到的,我就是未来。

你准备好在 Arkham 的舞台上演出了吗?

哈哈,我马上就要上台了。

 

照片提供:贾斯汀·阿莫亚法(Justin Amoafo)。如果你喜欢他的照片,可以到他的个人网站和 Instagram @justinamoafo 去看看。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