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ibertines 是2000年代里你无法忽视的一支乐队。平时在看 Noisey 的读者里,很大一部分在青春期都有过对这支风流成性的乐队爱得深沉的经历。从主流媒体到花边小报,大家十几年来都关注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去年他们重组了,当年的小粉丝们也已经长大了,但“情怀”还在。我们试着在 Clockenflap 音乐节和 Pete Doherty 香港专场演出上采访了一些乐迷,也许你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心心念念这支唱歌走调、气质特混的乐队,但观众们就是买账。

The Libertines 是2000年代里你无法忽视的一支乐队。平时在看 Noisey 的读者群中,很大一部分在青春期都有过对这支风流成性的乐队爱得深沉的经历。从主流媒体到花边小报,大家十几年来都关注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去年他们重组了,当年的小粉丝们也已经长大了,但“情怀”还在。我们试着在 Clockenflap 音乐节和 Pete Doherty 香港专场演出上采访了一些乐迷,也许你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心心念念这支唱歌走调、气质特混的乐队,但观众们就是买账。

Donald Bradford(29岁,英国)

Noisey:从什么时候开始听 The Libertines,当时怎么知道他们的?

上大学的时候,大概6、7年前吧。我是先开始喜欢 Babyshambles 的,知道 Pete 这小子的才华之后我回头听 The Libertines 的歌才开始爱上他们。虽然我以前也有听过 The The Libertines 的歌,但印象也没有特别深刻。直到几年之后在我在伦敦亲眼看了 Babyshambles 的演出,我才知道 Pete 真他妈是个英雄,从那之后我就开始对他们的音乐无法自拔了。

觉得新专辑《Anthems for Doomed Youth》怎样?最喜欢哪首歌?

太棒了!我只能说太棒了。最喜欢的歌是“Gunga Din”和“You’re My Waterloo”,后者他们多年前还有一个未发布的版本,但我更喜欢新专辑这首。

觉得重组后的 The Libertines 有什么改变?

嗯…感觉他们少了那种男孩式的轻狂,歌曲变得更加成熟和动听了,需要你用心去消化它,不再像以前那样只是为了享乐,这是一张能带给你思考的专辑,可以这么说吧。另外让我吃惊的一点就是,在发布了新专辑之后 The Libertines 很多活动都选择在亚洲进行,这边的人没有像英国媒体那么关注他们的八卦和小报消息,例如 Pete 的毒瘾之类的,而是把重点更放在了他们的音乐上面。我觉得这很棒,在亚洲,80%的人都是纯粹热爱他们的音乐,这样纯粹的热爱对于一个乐队来说是莫大的鼓励。

评价下他们在 Clockenflap 上的演出吧。

太棒了太棒了太棒了......在去现场之前我一直在想 Pete 和 Carl 第一次在香港的演出会变成什么样子,甚至还担心他们的状态会不如以前,但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这次的演出太完美了,所有喜欢的歌都唱了,当时在现场都感动到哭了,这可是陪伴我成长的乐队啊。虽然 Pete 真的变得好胖。

Pete 兰桂坊 Solo 演出现场

The Libertines 有给你产生什么影响吗?

绝对有,虽然我的生活不如 Pete Doherty 那么丰富多彩,但我还是能在他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的,我们有着相似的生活方式(但绝对没有毒品!),他让我变得更加勇敢和正视自己了。

 

Jojje Olsson(31岁,瑞典)

从什么时候开始听 The Libertines,那一年你多大?

我2003年在瑞典刚上大学的时候,我们几个同学因为没钱经常在家里喝酒,喝醉了之后就去酒吧。 在家里喝酒大家都可以放自己的音乐,当时有个朋友放 The Libertines,我立马就喜欢上了,然后就开始每天在家里放他们的歌。

觉得新专辑《Anthems for Doomed Youth》怎样?最喜欢哪首歌?

新专辑不如以前那么疯狂,有点 The Libertines 长大的感觉,这个有好处也有坏处。最喜欢的歌是“Heart of the Matter”,是一首比较诚实的歌,就是因为他们把自己做过的很多不好的事情都在歌词里说出来了,说自己都把自己搞砸好几次了,但是无论别人怎么看你,生活还是会继续的,生活不应该那么复杂严肃的呢。

觉得重组后的 The Libertines 有什么改变?

他们改变最大的方面就是长大了,成熟了,无论是从歌词和还是音乐的节奏中都能感受到。

为了 The Libertines 所做过最疯狂的事是什么?

一次在朋友家的 party,因为对方拒绝播 The Libertines 的歌而打了他。

The Libertines 有给你产生什么影响吗?

The Libertines 给我生活带来的影响是一种价值观的影响,无论你多有钱或者家里有多少背景,或者你犯了什么错误,The Libertines 都不会评价你,反而他们的歌会告诉你,作为人类的我们每个人都会犯错误,我们的价值都是一样的,犯错不代表你比别人差。听他们的歌会减少很多压力,对我来说,他们的歌所传达出来的主旨就是幸福从来不是靠钱和地位得来的,而是在你追寻自己梦想的过程中收获的,而且在追梦的过程中犯点错是无所谓的。The Libertines 对我性格方面的影响也很大,比如说我不会把很多事情当作那么严肃的事了,不会让自己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The Libertines 让我为了自己,为了身边最重要的人而活,而不是为了社会和权贵而活。

流和(21岁,中国)

从什么时候开始听 The Libertines?

2010年,可能是夏天,总之是那年 Reading & Reeds 音乐节演出之前,我当年高一。

觉得新专《Anthems for Doomed Youth》怎样?最喜欢哪首歌?

一言难尽。心有余力不足的感觉。Carl 的 riff 不再给人那种充满情节性的惊喜。非要说的话我觉得其实“Gunga Din”和“Glasgow Coma”的还行吧,至少前奏就很入戏啊。还有 Pete 的词远不及以前好,这一点就不用说了……“Heart of the Matter“有让我觉得有点意思倒是,不知为什么让我想起“Up The Bracket”这首。我觉得也不算是怀旧情绪作祟,只能说他们就是擅长这种“Crooked Half-ass Romance”而已。“Iceman”也不错啦。

你觉得重组后的 The Libertines 有什么改变?

改变多了去了。我不觉得他们能够再以年轻时那种方式做音乐了。活到这把年纪谁也没那么执着,Pete 和 Carl,尤其 Carl 吧,不再需要借助 The Libertines 来觉得自己活得还算有点意思,从前那种苦乐参半的、美妙的疯狂,到现在不过就是一份爱好、一份工作而已。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样也挺好的。没有那么紧密了也是在所难免吧。

The Libertines 有给你产生什么影响吗?

带来的影响啊。我去纹了 The Libertines 的纹身这算吗?在申请大学的文书里写了一大堆“Albion”相关之类的算吗?说不定我之所以被录取就是因为那份文书(并不)。我到现在也还觉得“Albion”是个对逃避现实、空想状态的一则绝妙比喻,如果说它从来没有给过我安慰,那就是在说谎。

为了 The Libertines 做过最疯狂的事是什么?

2014年他们重组后打飞的去看他们在英国海德公园 BST 上的演出。我让 Carl 亲我一口,于是他就亲了。

许志硕(21岁,韩国)

从什么时候开始听 The Libertines?

初中的时候,喜欢了7、8年了。是通过好朋友介绍知道 The Libertines 的,当时还喜欢一些其他英国的乐队,例如 Oasis、Suede、Blur 等,The Libertines 的风格是那种我一听就会喜欢上的。

你觉得重组后的 The Libertines 有什么改变?

变了一点点吧,他们的英伦风少了很多。主要是体现在歌词方面,没有以前那么放荡自由了,听新专辑《Anthems for Doomed Youth》的时候,感觉就是 Babyshambles 的后期和 Dirty Pretty Things 的结合。

 

Angela(29岁,韩国)

从什么时候开始听 The Libertines?

2002年。我是 Suede 前吉他手 Bernard Butler 的忠实粉丝,他在离开了 Suede 之后成为了唱片制作人,他给 The Libertines 制作了他们的第一首单曲“What A Waster”和“I Get Alone”,从那之后我就开始爱上 The Libertines 了。他们出了两张专辑之后没多久就解散了,十多年了我几乎都忘了这个乐队的存在。虽然我也会听 Babyshambles 和 Dirty Pretty Things,但我并没有特别喜欢,没有什么是可以替代 The Libertines 的。

重组之后的他们有什么变化?

解散前的 The Libertines 或许只是大家好玩而结识在一起的的乐队,但重组之后的他们更像是一个整体了,四个人都紧紧地维系在一起。重组后的他们成长了好多,很多人都说 Pete 老了丑了,但我觉得他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真实那么自然。

Pete 在 W 酒店

评价下他们在 Clockenflap 音乐节上的演出吧。

这是我喜欢他们十几年来第一次看他们的现场,说真的,他们真的很容易忘词和弹错吉他,但这就是 The Libertines,他们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做着自己和演出,他们不是完美的,这也是为什么我爱他们。

乐迷和贝斯手 John 合影

Seven(22岁,中国)

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 The Libertines,当时怎么知道他们的?

知道他们应该是高中的时候,喜欢他们应该是隔年,2011年左右吧,是从《Q》杂志上知道他们的,因为我刚开始不是走英伦和 Indie 这一卦的,听独立这些不是很早,大概就是从 The Libertines 开始,我才开始听这方面的歌,算是领路团吧。我第一次听他们的歌的时候就觉得“天啊,奇才啊奇才啊”。编曲、歌词、节奏,很个性又不突兀,听了就不忍心切歌,能一直循环。

觉得新专辑《Anthems for Doomed Youth》怎样?最喜欢哪首歌?

毕竟这个团有 Pete,毕竟 Pete 还是非常有本事的,理智上四星,情感上五星吧 。最喜欢的……抛开 demo 重录“Gunga Din”。

觉得重组后的 The Libertines 有什么改变?

打架闹事作逼事儿少了我还是挺高兴的,多去热带养养生,喜闻乐见。

The Libertines 有给你产生什么影响吗?

看完在香港的两场演出回来每天以泪洗面,无法好好生活,后遗症过于严重,只想躺进坟头。

评价下他们在 Clockenflap 上的演出吧。

没想过有生之年能看到他们重组,更没想过还能看到他们演出,能看到就是福气运气,好坏已经不重要。Live 还是一如既往地唱错词弹错琴,踹话筒扔吉他,不过这就是他们咯,怎么样我都爱啦。Pete 和 Carl,好好好,棒棒棒。另外,我在这里必须批斗《NME》那篇说他们 flop 了的报道(ノ`Д´)ノ

Noisey 在现场拿到的签名 CD 和 The Libertines 手带

Photographer: Cola Ren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