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周末的冬夜是属于你的。

啊.jpg

在过去一年的中国独立电子音乐场景中,常常能听到 DopeShake的名字,即使你从未听过 DopeShake,你也听过“天山摇摆客”,再不济,你肯定认识阿克江吧 —— 你的歌单里或者你朋友的歌单里绝对有他的歌,这个号称“全中国最驰放、迷幻且魔音绕梁的麻醉歌王”有着感性细腻的温柔嗓音与强大的创作天赋,这使得他在主流与地下两种角色之间显得游刃有余。而他在现场对歌曲的演绎不仅没有降低声音的质量,反而更加真实地刺进你的耳朵,通常情况下,在唱完两首歌后,他会气喘吁吁地告诉大家:“我该减肥了。我真的该减肥了。”

这次一道演出的还有天山摇摆客厂牌的创始人 Dyoself ,他是一位 rapper。像许多全能的说唱歌手一样,他同时也是经验丰富的 DJ 和 Producer,善于 freestyle 和 scratch ,他多年以来一直坚持独立完成自己的作品创作,一直活跃在地下音乐场景。我不会强调他们是来自新疆的音乐人,好像他们的音乐里随时都能听到麦西来甫的采样或者冬不拉的演奏,即便是来自天山,他们的声音仍然是当下最新、最值得聆听的那一种。

——洪岳

qn_dc0a5fcd730c4642a0a6bac792fa5cce_600_800_208028.0x0.jpg

提到 Machinedrum,你能想到的大概只有他的音乐。这个人基本就是为电子音乐而生的:八九岁就在爷爷的吉他效果器、鼓机里玩儿出了电子乐的雏形;到十一二岁拥有了第一台电脑,电子音乐的大门算是真正为他敞开,要知道那还是 Windows 95的时代;99年他就化名为 Machinedrum 并且有了自己的第一张独立发行…… 曾经是鼓号队的美少年,现在一个中年发福的白人大叔,他的外表可能不太起眼,为人也相当谦逊低调,但作为利用电脑制作流行电子音乐最早的一拨人之一,Machinedrum 就是“你最喜爱的制作人”最喜爱的制作人,他的“小粉丝”包括 Nosaj Thing,Daito Manabe……

Machinedrum 是现在最勤奋的电子音乐人,他的生活除了音乐还是音乐,这或许也是他在整个行业里备受尊敬的原因之一。在制作音乐的生涯中,Machinedrum 一直在不同的个人项目与合作项目中用不同的名字尝试极为多样化的音乐风格,跳脱流派的限制,走在对声音设计与复杂节奏实验的前沿。 Youtube 上找不到几个 Machinedrum 的访谈,却能找到不少他的演出/session 视频,光是 Boiler Room 他就上了至少 7次。相信这次他带来的现场 live set 也更值得体验,那就走出你的“Comfort Zone”,进入 Machinedrum 的奇妙世界吧。

——Cain

qn_a3f3a5fed5814a438bae9d2b27057e89_600_800_184030.0x0.jpg 

寒冷冬夜里,没有什么比听一首温暖的日式摇滚更痛快的事了,多谢日本从来就不缺美妙的少年音,所以我们才能听到 mol-74 和 LILI LIMIT 两支乐团带来的联合演出。成军于京都的 mol-74 热衷于描绘淡淡的忧愁和虚无感,听他们的歌很像推开门走进一场绵绵大雪,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不同于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式的颓丧,他们的歌曲会让人从心底升起一阵暖意。虽然展示的是复杂甚至丑陋的人类情感,但是怎么从中振作,应该才是他们想要传达的东西。

相比于 mol-74,LILI LIMIT 的歌曲更加顽皮,多了点夏天的意味,大热的那首“Kitchen”初听前奏甚至会让人想起乐队星期三的康帕内拉的惯常曲风,有种自在遨游的感觉。原本只是些生活中最寻常的细节,经过他们的演绎,也变得有趣了起来。这样两支乐队,在现场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非常令人期待。如果你对邦摇、少年音、独立乐队或治愈系中的任何一样感兴趣,那么这个周末的冬夜就是属于你的。

——Heather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