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支乐队和“男士桑拿”陪你的圣诞节。

1513864911700882.jpg

12月是结束一切的时候,这是个令人筋疲力尽的月份,像在腿上绑了两袋盐,但又是令人感到慰藉的月份,因为再坚持两天,你就在心理上迈入一个崭新的阶段了。真的很神奇,当你看到手机上的 12变成 01的时候,你的血槽似乎也“叮”的一声回满了,我们似乎都在等待这个时刻的到来。

这次“去公园散步才是正经事 vol.2 ”的四支参演乐队,Goodbye Honey Boy 的音乐是忧伤梦境;卧轨的火车的音乐是愚梦的余波;The Cheers Cheers 的音乐是清晰的梦幻;缺省 Default 的音乐是太空科幻。这将是一场摇摇欲坠的演出,漫长、模糊,就像整个冬天一样,在令人清醒的寒冷中使人失去意识。

临近年底糟糕的事一桩接着一桩,在这个与“忙碌”、“亏空”画等号的月份里我们就要失望透顶了,好在有这样一场演出让我们暂且置身虚幻与不真实之中,等待春天的到来。哪怕到那时生活还是一样的糟糕,至少我们可以用“一年之计在于春”的陈词滥调来逼迫自己面对了。

——北一

1513873944474248.png

你估计已经在 24号过够了平安但无聊的圣诞夜,想要第二天彻底放空一下,那就可以来杭州的 MAO 感受一下 “梦幻的冲撞”,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你能在参演的四支乐队中听出某种对现实的冲撞。

个人最想听的是 Chinese Football,从看到漫画家史悲为他们画的专辑封面开始,我便对这个乐队心生好奇。自称是 “一个成立于 2011年愚人节的真人游戏”,歌里总有执拗的少年气,如梦如幻的旋律也很悦耳,是属于刚成年的男孩们的励志,落魄是真的,希望也是真的。小巫师是之前没听过但给我最大惊喜的乐队,没想到有这么帅气的后摇,有的歌是从后半段才开始起范儿,但经常是开头便直抒胸臆,头发迎风飞扬,利落又动听,听说现场发挥也很稳,真得期待一下。听腻了摇滚还有浪漫的 reggae 给你解腻,作为第一个登上牙买加雷鬼舞台的中国人,主唱 Jado 会给那天画上一个爱与和平的句号。

而谷水车间,也不用再多介绍了吧,即使你对她们的歌不算特别熟悉,也肯定听说过这支三人女子乐队,以及甜美的脸庞下那颗暴戾的心,也被人说过像重塑雕像的权利、像椎名林檎、像这个像那个……至于到底像不像,要去了现场才知道。25号的杭州夜晚,有好听的歌、啤酒畅饮和你们喜欢的阿惹妹妹,还能要求什么呢?

—— Heather

1513919345597629.jpg

有人说过,“Techno 的美好在于它在非常自我地表达和享受的同时,实际上描绘和营造的是大多数普通人类共同的生理需求和愿望”,并且 techno 早期和工业概念经常有交集,而柏林这个作为西方性解放运动中的一个重要城市,以及这座城市在历史上的工业属性,都使得  techno 成为了这座井然有序的城市的文化灵魂之一。

Herrensauna —— 男士桑拿,柏林最知名的同志派对,听名字你就会觉得自己被蒸汽缭绕的男性荷尔蒙所包围。身处这样一场汗津津的派对之中,你会发觉性别如同汗水可以流动。但它并不是一个低级的欢场音乐场景,舞池里摆动着的身躯也不会诱引你去做些什么,所以也就不会有强烈的空洞感袭卷你的身体。

Techno 的鲜活与死气沉沉同样迷人,不管你是不是在柏林 techno 的节奏中跳出了中国夜店里的舞步,希望这一场演出能在明年、后年让你回想起来的时候,说:“我在 2017年圣诞节前参加过一个很赞的派对。” 

——洪岳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