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周有 Grime 音乐、日本歌姬以及失真 Techno 与你相伴。

1515681570483355.jpg

如果你是 Noisey 的粉丝,并且关注我们有一定年头了的话,你肯定得有印象,这几年我们不间断地在推荐优秀的 Grime 音乐给你听。或者,作为墙后一代,我们已经习惯了穿墙而过的生活方式,所以只要你打开电脑,总会有机会听到英国 MC 们口吐莲花。

Grime 的特点在于它 140bpm 的音乐,以及黑暗的气氛、有分量的贝斯和弦乐的旋律。相比美国的歌手, Grime  MC 说唱的节奏更快,风格粗犷,并且充满黑色幽默。Grime 起源于当地的 Garage、Dubstep 等电子乐种,所以,别再说它是一种伦敦的嘻哈音乐了。

“Grime 来自伦敦青年人的卧室,没有大公司的赞助,只有他们的热爱推动着这种音乐的发展。音乐声中,贝斯砰砰,拍手噼啪,踩镲滴答,听起来真像是沉闷细雨的伦敦。”这是我们来自伦敦的同事对 Grime 的形容。而本周五和周六, S!LK 的两周年派对,P Money 即将带着最地道的伦敦 Grime 音乐来到上海和北京。厌烦了 Auto-Tune 给你带来的眩晕之感,是时候让 P Money 子弹般的歌词和吐沫星子将你叫醒了 —— 生活中别光顾着点头哈腰,有时候还得咆哮。

—— 北一

1515740272931835.jpg

日本的歌姬有那么多,中岛美嘉可能是最心碎的那个。自从患上咽鼓管开放症,眼看着嗓子就一天天坏下去,播到她后期唱的歌,我有时甚至会不忍心听完。你能感觉出她有多不服气,撕扯着也要往前走,所以听她的歌我都要带着一份额外的珍重。大家戏称她为 “耳聋天后”,可能也一半出于调侃,一半出于心疼吧。在这样的情景下,比起她早期在《NANA》里唱的那些冲撞力十足的女孩儿摇滚,我现在更想听她重新演绎一遍那首经典的“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正如歌曲原作者秋田弘说的那样:“为了描写浓烈的希望,必须先描写深层的黑暗。”

天后还没放弃,她一直在唱着,这次在上海的演唱会对我来说是个惊喜,不仅因为这是她出道 16年来的第一次来内地,还因为,我很想知道她在经历过所有这些后的姿态,以及她在歌声以外还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 Heather

1515740953743860.jpg

Tzusing 的 LP《東方不敗》是听起来邪恶又时髦的音乐,将 techno 混合了具有工业感的锣声和呢喃吟唱。 无序的打击乐、经过处理的弦乐和没有情感的节奏。“这种音乐就像在 21世纪的大都市中奔驰:闪闪发光,霓虹闪烁,但这一切好像都隐藏在烟雾之中。”这张 LP 也出现在了 VICE 同事们推荐的心目中 2017年最棒音乐之列。

Tzusing 的音乐听起来有些失真,但仍然足够高保真,并且具有很多“身体”的感觉。你可以把 Tzusing 的音乐描述为“发自肺腑”的声音,那是一种愤怒和仇恨的情感,在他的音乐当中,你会失去自我,好像有点鬼上身了,或者某个神灵进入了你的身体。本周六,Tzusing 将带着自己“饱和”和“失真”的音乐来到成都,他在现场通常会进入一种“无人”的状态,意思是你也应该暂时抛下一切别人的看法,消失在音乐中。

—— 北一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