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麦克》纪录片对那些刚刚通过‘有嘻哈’知道中国 hip-hop、并且以为中文说唱就是‘有嘻哈’里面那样的人来说更有意义。”

我是因为一档叫“嘻哈公园”的广播节目知道了 Wes Chen。在这个智能手机的时代,如果不是因为前些年坐前男友的车漫长拥堵在北京五环以内,我都不会选择听广播。除开夸张的假药电话连线,那时音乐类电台大概只有两个选择,最常听的就是 88.7 Hit Fm。当然我对排行榜前  10名的劲爆 EDM 金曲以及大多数主持人假老外式的拿腔拿调没什么兴趣,但是在 Hit Fm 的频率,“嘻哈公园”绝对是整个电波空间 fake shit 海洋里最不一样的声音。主持人之一的 Doc J aka Wes Chen 总是操着字正腔圆、语速稍慢又略带“美普”发音的中文,介绍国内外的 hip-hop 音乐,或者和一口北京腔的嘉宾音乐人聊天开玩笑。

1510746090956082.jpg

生长在洛杉矶的 Wes 见证了美国说唱的 90年代,而 2001年他作为一个留学生来到中国,也算是从中文说唱诞生之初就亲历了整个历史 —— 06年开办“嘻哈公园”,从 Section 6再到 Iron Mic,今年又主持了《川渝陷阱》纪录片……或许大多数时候他是在 MC 背后的 DJ 台搓盘,或许他只是收音机里的一个声音,十多年里在没有那么多聚光灯的地方,Wes 一直用自己的力量在聚合、推动着整个场景。

《钢铁麦克》纪录片最后的“special thanks”中,Wes Chen 的名字也是被放在了第一位,因为这部片子的诞生背后他功不可没。“嘻哈公园”长期协助 Iron Mic 的宣传,那些历史之战的当事人、battle 里的死对头,在比赛结束后都第一时间在“嘻哈公园”中接受了 Wes 的采访,我们在纪录片中看到、没看到的他全都亲眼目睹。所以在《钢铁麦克》上海首映之后,我到他做节目的 home studio 待了一会儿,跟这位 Iron Mic 的见证者聊了聊纪录片以外关于 Iron Mic 的故事和看法。

1510802740491544.jpg

 “2016年是 Iron Mic 十五周年。他们的比赛是在每年秋天,去年春天 Showtyme(Iron Mic 创始人)就来找我说,十五年了,他干完今年就不想干了,但手里有很多比赛视频素材,他自己不知道怎么去整理,也没有这个能力……”当我告诉 Wes 他的名字在片尾字幕“特别鸣谢”的第一位,他倒有点惊讶,觉得自己其实也没干什么。“一开始我介绍 Sbazzo 给他,因为 Sbazzo 以前自己拍、剪自己的 MV,也是这个 Iron Mic 故事里的一个人,但 Sbazzo 当时在美国,就没成。Showtyme 又继续来找我,我就想起 Billy 了,因为我觉得这个故事也挺适合 VICE 的内容,就介绍他们认识了。”

Wes 和 Showtyme 初次见面,再到后来与 Iron Mic 产生紧密联系,据他自己说,都是“缘分”。“认识 Showtyme 是我刚来中国没多久,第一次来上海,2001年左右,跟一个朋友在酒吧,旁边坐一黑人就开始说上话了,那个人就是 Dana(Showtyme)。那个时候别说微信,有手机的人也没几个,我记得我那时用一个翻盖摩托罗拉 —— 为什么记得那么清楚,因为他一上来自我介绍说‘My name is Showtyme’,我当时脑子里就想‘What?’我跟我朋友都觉得特别可笑。后来开始做嘻哈公园,认识了王波,才知道 Showtyme 在组织 Iron Mic,他们也来找嘻哈公园宣传。我们节目是 2006年开始的,所以中间五年我根本就没见过这个人,就这样他又出现了,后来也就熟了。”

Wes 向来讲话直接,谈到 Showtyme 是“中文说唱教父”这个说法,他也直言不讳:“这是 Dana 自己说的吧?我不知道你是从哪儿看到的,但就看 Dana 朋友圈就能抓到他说这种话。前不久他发给我他自己录的一首歌,用了 Jay-Z 的 beat,里面说了一句话是:The godfather of Chinese Hip-Hop is still black。认识 Showtyme 的人肯定很自然就会听出来这是在说他自己 —— 中文说唱的教父是个黑人,那还能说谁呢?当时他把那歌发给我以后,我一直没时间仔细听、回复他,过了几天在一个演出后台见到他,我说‘你要我说实话吗?你不应该说自己是中文说唱的教父’。他就说 ‘我没有说我自己是啊,我只是说...…is still black’,又用一些挺奇怪的语言勉强解释他所谓的‘比喻修辞’。当时坐在旁边的是和他合作最亲密的 TK,他听了我们的谈话也说‘没错,I think Wes was right’。然后 Dana 就找各种借口说他不是那个意思。我打赌你现在问他这个问题,他肯定会回答‘我没有说、我不是’。你们也会采访他吧?你看看他会怎么讲。”

1510746275324306.jpgWes Chen在《钢铁麦克》上海首映会 ,图片由 Bilal 拍摄

这十五年,关于 Iron Mic 里来来去去的人、甚至这个比赛本身,参与的人和旁观者都各有不同的态度,但 Wes 对于 Iron Mic 这个比赛的意义还是给予了中肯的评价:“你可以找各种角度批判它,但 Iron Mic 还算是一个有机组织的赛事,对 hip-hop 文化是有好处的。有更多的中文说唱歌手参加到这样一个比赛中,也会制造出更多对 hip-hop 感兴趣、愿意去玩儿这个东西的人。没有导演、节目组,在唱片公司根本不理你的时候,全靠实力、通过你的表演直接说服台下的所有观众。现在没有这种感觉了,大家都把歌发网上了,网络时代之后再也不会回到从前那样了。也不是说是坏事,但不能忘记过去。这个 Iron Mic 的纪录片对那些刚刚通过‘有嘻哈’知道中国 hip-hop、并且以为中文说唱就是‘有嘻哈’里面那样的人来说更有意义。”

“大家被 MC battle 所吸引基本都是因为它的激烈、竞技性。它有说唱的形式、音乐的表演,又加上比赛的元素,玩儿的都是技巧,虽然也正因为这样艺术会有所缺失。”Freestyle battle 作为 hip-hop 文化的一部分,来到中国的土壤,也面临着一些局限和两难。“好几年前,Showtyme 也跟我聊过他们遇到的一些困难。他说这个事情(Iron Mic)其实是不合法的,在这个国家,不能组织一帮人,给孩子一麦克风,在台上随便表达他心里的想法,随时都有可能被停止。而这种自由的精神是说唱这种形式重要的一部分,把它拿走就没有意义了。当然这种精神还会存在,但不会在大众可以接触到的平台上,你得去现场。”

最后我不免俗套地问到今年时常被各种自媒体提起的“中国嘻哈元年”“第二个黄金年代”的说法。“这个事情(‘有嘻哈’)刚结束几个月,现在就起这种名称还绝对不是时候,才过了几个月能叫什么‘时代’啊?一季的一个节目就能称一个时代了?没人有资格这么说,写历史别瞎写。大家就是想要点击率。你们所有年轻人,不管你是干什么的,现在就是你的时代啊。你想把这个时代变成什么样是在你的手里,不是在别人的嘴里。”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