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采访了英国传奇乐队 Radiohead 的鼓手,了解他的个人事业和他的最新专辑。

Philip Selway 在 Radiohead 当了三十年的鼓手,为这支乐队贡献了最顶尖的鼓乐。现年 50岁的 Selway 就是你在所有的 Radiohead 照片和视频中都能看到的那个光头大叔,他总能在聚精会神投入演奏时摆出最完美的 pose,仿佛这个世界除了他们的音乐之外别无他物。

和 Radiohead 的其他成员一样,Selway 也是一个擅长多种乐器的作曲家。他的脑中永远充满创意,单独的项目根本无法满足他的创作热情。作为史上最佳乐队的成员,有些东西只能以私人的方式进行表达,只有他才知道如何创造、赋形,传达自己的情感。目前,Selway 共推出了三张录音室专辑,分别是 2010年的《Familial》、2014年的《Weatherhouse》,以及他为电影《Let Me Go》创作的原声音乐。《Let Me Go》是由 Polly Steele 执导的一部电影,讲述一个黑暗的家族秘密对数代母女关系造成的影响。影片改编自 Helga Schneider 的回忆录,已于去年年初上映。

作为独立音乐人,Selway 会远离早已成为他身体一部分的架子鼓,展现他在吉他、演唱和作曲方面的才华。他的歌曲都有一种特别的气质,柔软、忧伤,既黑暗又明亮,交杂着悲伤与幸福,能让你欣喜微笑,也能让你带着喜悦与怀恋,联想起生命中的美好时光。但在电影原声中,Selway 又展现出自己别样的一面,为这部剧情片烘托出完美的气氛。

《Let Me Go》讲述的是一个母亲曾经抛下自己四岁的女儿加入纳粹党,如今这对母女不得不面对这段痛苦的过去。在原声中,Selway 探索了民谣吉他、弦乐四重奏等形式,他在音乐中注入了真情实感,让影片的戏剧性与焦虑情绪在音乐中扑面而来。《Let Me Go》让我们看到 Radiohead 其实是四个各具才华的成员以一种独特的方式互助互补的成果。

《Let Me Go》的电影原声于去年 10月 27日在拉美地区发行,借此机会,Noisey 在电话上采访了 Selway,听他用温柔而温暖的声音讲述他如何一边录制《A Moon Shaped Pool》,一边创作电影原声,还有他作为 Radiohead 鼓手之外的多面才艺,以及音乐在当前的混乱局势下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Noisey:你和 Radiohead 在一起忙了好几年了,特别是碰上最近新专辑的发售和《Ok Computer》二十周年。你是怎么挤出时间去给《Let Me Go》做原声的?
Philip Selway: 是啊,这一年确实够忙的。为了制作这张专辑,我必须在 Radiohead 工作计划之余挤时间。比如,在我们录制《A Moon Shaped Pool》的时候,我就会在录音开始前,利用早上的时间创作,并且为电影录制了几首歌曲。开始做个人项目时,我就得把我的生活分割开来。如果在做我自己的事情,我就得全身心投入其中,因为我要找准我的节奏和我的声音。刚开始的时候,要在我的个人项目和 Radiohead 的工作之间来回切换真的很困难,但时间久了,我就摸索出了游刃有余的方法。而且有时候,你必须要两项工作同时进行,因为它们在某种程度上是互补的。

我听说做电影原声一直都是你的梦想,现在终于获得这个机会是什么感觉?
我一直都不乏音乐野心,其中一个就是为舞剧创作音乐,这个心愿在几年前和伦敦的兰伯特舞蹈团合作时就已经实现了。另外一个就是做电影原声。我原以为这个梦想要很晚才能实现,结果 Polly Steele 主动找上门来。从影片制作初期我就参与其中,起初只是担任影片的音乐总监,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感觉我可以做原声。到了这时,我的很多想法都已经成型。我对影片剧本熟稔于心,我知道除了复杂深刻的角色之外,这部影片还有很多重要的东西要表达。随后演员开始试镜,然后一个名叫朱丽叶·史蒂文森的顶级英国演员成为了我们的主角。

随着影片项目逐渐成型,一切开始就位。我们的演员、导演、摄影,他们都为影片的气氛营造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也就是在这时,各种创意和编排想法开始涌现。我觉得我的音乐要凸显影片的三个主角,而且这三个主角都是坚强的女性角色,这在电影中非常罕见。

我注意到这张专辑有多处弦乐四重奏,制作这样的音乐是什么感觉?
在此之前,我还从来没有创作过弦乐四重奏,所以我对此非常兴奋。这可能和我的音乐创作习惯有关,我经常是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也就是说,要达成一个目标,先确定你需要具备知道哪些知识,然后努力去学习。到最后,你就能获得期望的效果,而且你的作品会有它自己的特色和性格。

1516254862224821.jpg图片由 Alex Lake 拍摄

另一个让我在意的地方是吉他的编排。我听说你刚入行的时候,你是准备当一个吉他手和歌手,为什么最后成了鼓手呢?
(笑)16岁那年我有了第一台架子鼓,与此同时我开始写歌,几年之后 Radiohead 成立。说真的,在那个时候,以我的技术,我也就只能敲个鼓,所以我把重心放在鼓上面。当你加入一个每个成员都特别努力认真的乐队时,你就必须提升你的音乐技能,因此为了让我们的乐队越来越好,我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提升我该提升的技术上。所以,我把我的作曲之魂晾在了一边,一放就是十年。《Ok Computer》录制完成、巡演结束之后,我们休息了一段时间,我就是在这段时期重拾创作热情。在唱歌之前,我先练习写歌,歌曲完成后,我觉得我能唱了,于是我又开始学习如何演唱。我觉得我应该把我放在架子鼓上的热情用在我的作曲、演唱和吉他上面。

Radiohead 在创作时最棒的地方在哪里?
对我来说,最棒的地方就是每个人提出自己的想法,给歌曲加入自己的建议,让歌曲朝始料未及的方向发展。我们在一起合作了几十年,可以说我们都学会了如何用各自的乐器和彼此进行交流。到了这个程度,有些事情是超越语言的,这也是最打动人心的地方。集体创作的过程中能产生让你立刻引起共鸣的情感,这种事情是无法用语言解释的。现场演出时也是这样,我没法向你解释其中的原因。最重要的是你是否把自己完全献给音乐。

之前是
 Jonny Greenwood、Thom Yorke,现在你也开始为电影创作音乐,Radiohead 和电影之间是不是有某种特别的联系?
说实话,如果是以乐队的身份创作,我们根本做不了电影原声。我觉得在这一块我们没法合作。电影原声创作必须以一位作曲家为核心。但是我们的音乐确实很有电影画面感。我觉得我、Jonny 还有 Thom 一直都很渴望创作电影原声,这是我们音乐事业的一部分。

你觉得在当前这个混乱的全球局势下,音乐要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
我相信音乐和其他艺术一样,都是当下现实的一部分。我认为音乐是人们逃离现实的一种途径,也是人们表达生活经历与想法的一个机会。我相信音乐能给人以希望,帮助你与其他人紧密相连。

Translated by: 伽叶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