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Coachella 力邀 Hans Zimmer,到 John Carpenter 亮相 Primavera Sound,主流音乐节正在把作曲家变成摇滚明星。我们与 Carpenter 等人聊了聊这一不同寻常的新潮流,以及为什么这不仅仅是一种哗众取宠的伎俩。

现在的音乐节阵容能让人大呼“卧槽”的,基本可以分成三种典型:千年一遇的大牌重组,比如这几年重新聚首、赚尽面子和票子的 Outkast、LCD Soundsystem、Guns N' Roses;或是完整重现经典专辑(比如 Television 在 Primavera Sound 音乐节演《Marquee Moon》,Saves the Day 在 FYF 音乐节演《Stay What You Are》,以及 Roger Waters 整整四年来在随便什么地方演《The Wall》);然后就是那些从来没歇过的国宝级老艺术家们了:Elton John、Lionel Richie、Billie Joel,还有 Desert Trip 音乐节名单上的所有人。

但是,坟是不可能无止尽地挖了又埋,埋了又挖的。随着市场的逐渐饱和,音乐节组织者们面临越来越大的挑战,邀请电影配乐作曲家开始成为一种提供新鲜体验的方式。当 Hans Zimmer 让人目瞪口呆地与 DJ Khaled、Future Islands 这样的名字一起出现在2017年 Coachella 阵容中时,网络世界小小地疯狂了一把。

1492576480521974.png

1492576490234599.png

除了这位为《角斗士》《蝙蝠侠:黑暗骑士》《盗梦空间》《加勒比海盗》《真实罗曼史》《冰上轻驰》《狮子王》等等电影谱曲的59岁德国人,John Carpenter、Giorgio Moroder、Philip Glass 等同为大师级别的作曲家也出现在各种重量级欧美流行音乐节上——包括 Pitchfork、Primavera Sound、WirelessDay for Night

但这些选择并不仅仅是为了吸引眼球——各大音乐节都希望通过这些音乐人拓展自己的产品内容,以迎合观众越来越挑剔的品味,以及越来越多样化的文化潮流。

“现在的音乐节越来越模式化,有那么多雷同的品牌,翻来覆去就是那几个乐队的不同组合。所以请 Zimmer 这样的音乐人对我们或者 Coachella 来说谈不上创新,而是去纠正一种错误。”主办了 Glass、Carpenter 演出的美国休斯敦 Day For Night 音乐节制作人 Omar Afra 表示,“Zimmer、Glass 这样的杰出艺术家和其他人一样有资格出现在这些音乐节上。他们的作品埋藏在我们每天听的那些音乐的 DNA 中。”

这些大师创作的配乐早已植根在了音乐节观众的集体意识中,潜入了每一个曾被《月光光心慌慌》吓到,或是木法沙被一群羚羊踩死的时候哭得不能自已的人的基因里。那些深受影响的非古典乐音乐人身上,也继承了它们的精髓。没有希腊作曲家范吉利斯(Vangelis),也许就永远不会有 M83;没有意大利人莫里康内(Morricone)就没有 Muse。M83 和 Junkie XL 这些音乐人也涉足了电影配乐领域,参与到《遗落战境》《死侍》《疯狂的麦克斯:狂暴之路》等影片中。电影也反过来延续了乐曲的生命,成为一代代人的心头所好——这正是音乐节组织者用以满足众多音乐饕客胃口的又一卖点。

“我有个19岁的儿子,”Afra 说,“他当然知道 John Carpenter,因为 John Carpenter 已经成为美国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许比这一代人见识过的那批来了又走的音乐人要更有影响力。”

Carpenter 前不久在休斯敦 Day For Night 登台时,带了一支五人乐队,里头的成员有自己的儿子、教子,和来自 Tenacious D 的节奏乐器组。四十余年配乐生涯中的《月光光心慌慌》《洛杉矶大逃亡》等影片片段,组成了现场的视觉秀。据 Afra 说,Carpenter 的灯光与音乐节上那些电子乐制作人的不相上下,那些以为会看到老古董的年轻人因此反应更热烈了。尽管与 Aphex Twin、Run the Jewels 的演出时间撞车,Carpenter 还是成功吸引到了一大群观众。去年6月,68岁的作曲家带着同样的演出前往西班牙巴塞罗那,参加每年都能吸引约10万名观众的 Primavera Sound 音乐节。在上台之前,他本人也不太清楚要面对的是怎样一番景象。

“Primavera 真是不可思议。”最近正忙着与新纳粹分子做斗争的 Carpenter 说,“我望着台前的人山人海,心想:‘天哪,我做了什么?’我是第一次在这样的音乐节演出,太震撼了。没想到我一把年纪了,还能有这样的机会。我享受它的每一秒。”

近年来,观众对现场观看原声音乐表演的热情正在节节攀升。John Williams 每年在洛杉矶的好莱坞露天剧场举行定期演出,上演他为《大白鲨》《印第安纳琼斯》《星球大战》制作的电影配乐。甚至连 Skrillex 都预告了这股潮流,在自己的多场音乐节表演中加入了《狮子王》主题曲“The Circle of Life”。受到关注的不只是电影,随着 Netflix 时代电视剧的复兴,相关的配乐也乘势成为热门。我们在现场体验中,越来越多地看到两者的融入。大卫·林奇最近在洛杉矶举办的“瓦解音乐节”(Festival of Disruption)上有一场《Twin Peaks》音乐专场,圣丹斯的 Next Fest 音乐节则将新秀电影与新人乐队相结合。热门美剧《怪奇物语》作曲人、 S U R V I V E 成员 Kyle Dixon、Michael Stein 定档 Coachella 等多个音乐节,去年,他们已经在波兰克拉科夫举办的一场音乐节中表演了剧中的配乐。

“如果观众喜欢,主办方和经纪人也持续策划这样的活动,那又有什么不好呢?挣点钱嘛!”Carpenter 说,虽然他也承认,并不是所有作曲者都适合音乐节这样的设定。

“取决于是谁,做的是什么样的音乐,以及观众是否接受。”他说,“我认为 Hans Zimmer 对 Coachella 来说就是一个很棒的选择。一定会很成功的,因为他的那些主题曲大家都耳熟能详。”

Zimmer 这样的表演者要求主办方有更大的投入:相比较那些插上电吉他、推一车 DJ 器材上台就能演的艺人,前者的排练、舞台设置、乐团乐器都更耗费时间、金钱与人力。但对那些力求独特的主办方来说,在非传统的环境中呈现古典音乐有着巨大的投资回报潜能(我们不如现在就开始打赌,谁会被邀请来为 Zimmer 的演出献唱)。这样的大师也势必能在 Coachella 的舞台上,让观众们体验到不常有的高超音乐技艺。

“那些普普通通的音乐节上,你看到的可能好比是用三四种色彩作画的画家,”Afra 说,“而 Hans Zimmer 会用几千种颜色。他用一生致力于作曲的精进。艺术需要简单直白,需要精湛技艺,更需要在两者之间的自如摇摆。我想,在那些大师级艺人身上正有我们需要的那种摆荡,他们的表演仿佛天外来客,你会惊呼:‘他是怎么做到的?’”

对于作曲家自身而言,吸引他们的不仅是超高的人气和不菲的报酬,也有成为真正的摇滚巨星的机会。

“一般来说大家都不会觉得作曲家有什么酷的,也不值得请到音乐节上。”Carpenter 说,“所以能得到这种机会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Translated by: Yalla

异视异色 (VICE CHIN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以任何形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