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地方比球场更能体现音乐的力量,在那里,音乐可以为整个下午的焦灼奠定充满能量的基调,就像电影《现代启示录》的开场一幕,伴随着“女武神之行(Ride of the Valkyries)”,阿帕奇直升机群从天边出现。只不过这里不是越南,而是伯恩利。

十一名代表着你家乡的运动员从看台通道中走出,半醉的人群发出阵阵热烈欢呼,你的内心充满了自豪的归属感,热血在胸膛涌动——即使不爱看球的人到了球场也很难不有这般感觉。如果恰逢一场精彩绝伦的比赛,九十分钟内的挫败、悔恨以及间或有之的狂喜甚至要比一生的俄狄浦斯情结还要给人更多的情感激荡。

虽说当今足球界盛行的财务欺诈、种族主义、公然恐同、性别歧视和拒绝改变的保守倾向已经将最初纯粹的运动精神扫荡一空,但一切也并非惨淡无望。球场上依然有精彩——意外铲翻裁判的球员、用命根子挡球的后卫、偶然出现在球场狂奔的动物和裸奔者以及我们今天将要盘点的,那些犹如模特一样走在草坪T台,却失聪般听不到屎样难听的入场音乐的球队们。

使用得当,音乐可以是件上乘的兵器。它具有煽动性的力量,给人以满腔自豪,使人勇往直前。它也可以像充满自我怀疑的膀胱一样用焦虑填满你的心情,或者像双脚铲球般铲过你的大脑让你感到六神无主。没有什么地方比球场更能体现音乐的力量,在那里,音乐可以为整个下午的焦灼奠定充满能量的基调,就像电影《现代启示录》的开场一幕,伴随着“女武神之行(Ride of the Valkyries)”,阿帕奇直升机群从天边出现。只不过这里不是越南,而是伯恩利。

出于某种“有关单位”才知道的诡异原因,多数英国球队出场时选用的音乐都孱弱无力,在那种场合下,其效用比家乐福停车场的背景音乐强不到哪去。球员群体一般不以出众的艺术品味著称——这一点有英格兰国家队世界杯的出场音乐和难以令人信服的 indie 专家 Tim Lovejoy 为证(英国足球节目《Soccer AM》前主持人,号称 indie 音乐专家,后来变成了美食家)——话是这么说,但他们选择的出场音乐真是差到没有借口可找。

当大洋彼岸的美国同行,比如说 NBA 和 NHL ,开始用盛大的烟火和节奏齐整的邪恶调调如 Marilyn Manson 的“Beautiful People”(多伦多枫叶队),或是充满地区特色如 Tupac 的“California Love”(旧金山49人队)作为入场助兴节目时,英国足球界的音乐品味似乎还停留在战后:一个军人力量和阳刚之气统治着主题曲的年代。可是别忘了,我们身处的年代,就连用电脑判断出界球都会被看作是科技泯灭人性的末日迹象。

英国的球队,那些碰巧穿着同样队服,主宰着你的周末悲喜的球员们,他们伴随着下列如此糟糕的音乐走入球场时,却能得到坚定的掌声和致敬,这一定意味着某些不寻常的东西。它是否体现了现场球迷构成的老龄化,年轻人因为价格过高的门票望而却步,所以球场里才不会有人抱怨“这他妈什么破歌”?抑或仅仅是更加坚定了让人沮丧的预见——职业足球无论看起来多么年轻,其内部核心依然是陈腐不化的?

现在,我们为你盘点几首最毁氛围杀气场,却统治着整个国家下午三点钟的原声歌曲。请坐稳扶好。

特兰米尔流浪者 - “THE ROCKFORD FILES”

特兰米尔流浪者骄傲地称自己为“超级白人军队”,不难看出,这个足球俱乐部对于公众看法的评估是有着自己奇特公式的,于是,选择过气N久的美国70年代侦探电视剧《回头是岸(The Rockford Files)》土里土气的合成器主题曲作为出场音乐这事儿也就完全说得通了。

七十年代,这个电视剧每周的播出时间正好也是特兰米尔队的比赛时间,选择同一首主题曲似乎意在幽默地象征着观众们毅然放弃在家烤暖气的温馨幸福,在寒冷的冬夜前往现场观看自己的球队被绍斯波特(Southport)碾压。这首充满象征性的歌曲45年间每周都在15000人面前讽刺性地准时响起,现在看来,真是有病。

按照这个思路,2015年升级版的出场音乐应该是 Ben Shepherd 在ITV的综艺游戏节目《Tipping Point》的主题曲。好听着呢~

埃弗顿&沃特福德 – “Z CARS”

如今去回想任何一个60年代的英国电视节目都很难不联想到“杉树行动”(英国警方的性丑闻调查,众多老一辈电视名人均有涉嫌),但这完全无法阻挡当年电视节目《Z CARS》的主题曲成为成为体育场中的邪典金曲。不知道为什么,埃弗顿和沃特福德两支球队不约而同地认为这首有着无力军鼓滚奏、幼齿旋律和伤心水手故事背景的歌曲适合在热血沸腾的比赛前播放,我觉得这曲子更适合放在古装毛片里。

达根汉姆 – CHICANE “POPPIHOLLA”

球队一般会在赛季之初重选入场音乐,即便如此,相对现代一点的歌曲还是很难在球场上听到,不禁让人更感吃惊。在这方面,富勒姆足球俱乐部曾做过尝试,短暂选用了一首 Lost Prophets 的歌曲,而大无畏的未来主义者达根汉姆俱乐部却真正向音乐氛围死气沉沉的足球圈甩出了一记重拳,以一首 Chicane 翻唱自 Sigur Ros 的“Poppiholla”嚎叫着跨入了2010年代,一首晶莹剔透的完美彩铃歌曲!这是自 Diana Ross 在94年世界杯开幕式上踢出那一记点球以来,音乐和足球最糟糕的联姻。

博尔顿 – “THE THEME FROM 633 SQUADRON”

潮流引领者们描绘着心中闪亮而冗长的2015年愿景,嘴里翻滚着无人驾驶汽车、男士手镯、智能奶罩和 Bjork 的专辑时,却没人提及每礼拜都对着1964年英国皇家空军电影主题曲鼓掌致敬的大曼彻斯特人民。

对某些球队来说,似乎没什么能比战争年代的军队进行曲更让人热血澎湃的了。想想吧,当电影《633 Squadron》的主题曲在马克龙球场(Macron Stadium)嘹亮响起,博尔顿队的韩国中场球员李青龙得是多么他妈的鸡血沸腾啊!

伯明翰 - THE TAMPERER & MAYA“FEEL IT”

电影中时常有某角色用刀插入大腿展示自己的凶悍的场景。而这,就是英国“第二城市”伯明翰身着蓝衣的小伙子们入场曲目选择的基本思路。在最拼气场的球赛入场环节中,当对手恶狠狠地对你双目瞪圆,当球迷充满期待的凝望着你,背景中响起的是1998年的最佳流行金曲。这绝对是足球世界中最具有迷惑性的战术之一。Maya 那嗓粗狂的“WHHHAT”在球场中的回荡定如地狱之火般炙热燃烧着。

托特纳姆热刺 & 诺兹郡 – 《星球大战》配乐

对很多球队来说,入场音乐选择的军乐直指“战争”年代,也就是早年的纯真足球年代,那时候足球运动刚刚起步,水平较低,守门员闲得半场能抽一包烟,踢前锋的哥们儿八成就是隔壁烤面包的 Jimmy。可是诺茨郡和热刺也是奔着色彩浓烈、墨守传统的进行曲去的,怎么最后就选了星战里的“Duel of the Fates”和“The Imperial March”,让我疑惑不解的同时,也让这两支球队的球员们迈进球场时就像校园哑剧中隆重出场的大坏蛋们。

赫尔城 – REPUBLICA “READY TO GO”

没什么能比一首在3分钟内唱11遍“我准备好啦”名叫“我准备好啦”的techno-pop歌曲更适合在开赛前放的了。

维冈竞技 – 《角斗士》原声 “HONOR HIM”

现在,伴随着 Russell Crowe 击溃罗马帝国的雄伟音乐向我们走来的是战无不胜的维冈竞技队!嗯,没什么能比激昂的管乐更让25000观众容量的 DW 球场中的4000名球迷更他妈心烦的了。也许《斯巴达300勇士》里的某段音乐更合适吧。

谢菲尔德 - TONY CHRISTIE “IS THIS THE WAY TO AMARILLO?”

当然,我从来也没觉得全国的球队都得赶潮流拿 Stormzy 的最新单曲来当入场音乐,可是一支球队在它的城市中扮演着的是最年轻激进的角色,随便从过去三十年中选一首真正励志热血的歌来当入场音乐也比 Tony Christie 发表于1971年、两次重录的老掉牙歌曲要有代表性。除非他们放这歌是有反讽意味的,因为通往阿马里洛(Amarillo)的路上没有谢菲尔德,如果他们真是为了讽刺自己的球队,那我向他们表示最诚挚的敬意。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