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eeknd 歌曲中的女性通常不像是现实中的人,而更像是警世寓言。在他的世界中,所有的女性都缺乏自控,或者直接被描述成受害者。

记得五年前,我静静地坐在一辆车的后座,穿行在土耳其西南海岸一个炎热的小镇中。我没法向你描述那里的景观,当时的味道,也不能告诉你我们要去哪里。但我清晰地记得,烈日透过车窗灼烧我的手臂的刺痛感。我记得盯着窗外向后闪过的一切,但却什么也进不了脑子。我让周围完全陌生的环境把自己和残酷的现实隔绝开来。那年是2011年,The Weeknd 的《House of Balloons》在几个月前刚发布,我一边听着这张专辑一边做着白日梦,至于白日梦的内容,则是背着我交往了两年的男朋友出轨。

提起 The Weeknd,联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性。即便你能从技术角度强烈感觉到他对现代 R&B 做出了巨大贡献,但你还是会联想到性。The Weeknd 打造出了一种有着独特黑暗风格的 R&B,呼出的污秽之气却能像香水一样迷人。他的歌曲仿佛能让你看到破旧小旅馆的房间,阴暗的灯光透过红色的灯罩把房间点亮,玻璃烟灰缸里放着未熄灭的香烟,内衣内裤散落一地。这些歌曲是欢愉与痛苦、欲望与悔恨,是阴沉的夜晚,寒冷的清晨,羞耻的旅程,是明知不应该,却仍要照做不误。

“House of Balloons”的第一句歌词是“You don't know / What's in store / But you know what you're here for”,这句歌词恰好能够概括我的2011年,以及我20岁初的那几年时光。我曾经有过在自缚与放纵这两种极端之间摇摆不定的习惯(可能现在还有):先让自己被某个人牵着,然后突然放手,把放纵当成一种任务去完成。我会饥不择食地和各种人胡乱交往。我酗酒、吸毒,只要是能给我酒精和毒品的人,我会毫不犹豫的和他们在一起。我喜欢上 The Weeknd,是因为很少有音乐人能够像他一样,以让人感同身受的精神空间为基础,打造艺术作品,The Weeknd 就是其中之一。他的影响不仅只限于当时他所在的地下 R&B 世界,而是跨越整个音乐界。这句歌词也让 Abel Tesfaye(他的本名)走向世界,成为今天众所周知的流行界浪子。他能够缔造属于自己的辉煌,靠的是强大魅力的负能量气质,和能把潜在的危险情境转化为精彩故事的黑魔法。但是他的故事要如何解读,则取决于读者本人。

关于 The Weeknd 的讨论,通常都是围绕他的音乐究竟是性感还是性别歧视的争论展开,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很明显:他的全部音乐作品都是由充满毒品暗示的歌词构筑而成(“The only girls that we fuck with seem to have twenty different pills in 'em”),一边忏悔一边死不悔改(“Just don't blame it on me that you wanna come and party with a nigga like me”),以及想方设法捅破异性友谊的窗户纸(“out the friend zone”)。在“Pretty”这首歌的 MV 及其讲述的故事当中,Abel 找到了他的前任,将她和她的新欢一起杀害。鉴于他花了这么多时间说自己吸毒酗酒的问题,那他音乐中所说的“应该三思”的人,大多都是在说女性自己。

1478502306302108.jpg

The Weeknd 歌曲中的女性通常不像是现实中的人,而更像是警世寓言。在他的世界中,所有的女性都缺乏自控,或者直接被描述成受害者。任何走近他卧室的女人都是被引诱过去,而非出于自愿。所以他的歌曲出现在《五十度灰》的原声碟中也就不足为奇了。这部影片讲述的正是一个21岁的大学毕业生和她上司之间的虐恋关系,看上去只是一个释放隐秘欲望的性幻想故事,实际上就是一个年轻女孩被一个虐待狂当成玩物的故事。要是 The Weeknd 歌曲中的那种人在现实生活中找我搭讪,我会直接把酒泼向他的眼睛,然后扭头离开夜店。他就是父母告诉女儿一定要离得远远的那种男人。

Abel 在现实中是不是这种人我们不得而知,但他的魅力正是建立在他可能是这种人的暗示之上。他是那种会主动在你面前承认一切错误,仿佛是要免除自己一切责任的人,是那种会把自暴自弃、颓废堕落浪漫化的人。最能总结他和女性之间关系的,大概就是他和 Lana Del Rey 之间的创作关系:“她是我音乐中的女人,我是她音乐中的男人。”去年接受采访时他这样说道。她就是他的“Lonely Star”——他只在每周三与她见面,但却会在那一天把自己的全部倾囊交出。而他,正是 Lana Del Rey 日思夜想的那位漠不关心的男人。

关于性感还是性别歧视的争论,归根结底,The Weeknd 也许两者皆有。但真正让我不快的是很多人认为女性并不喜欢他的音乐,或者不应该喜欢他的音乐,因为他的音乐把女性描绘得如此不堪。从来没有任何讨论确认过女性是因为能在他的音乐中获得共鸣而喜欢 The Weeknd。在 Gawker 的一篇名为“Do Not Fuck The Weeknd”的文章中,作者 Rich Juzwiak 长篇大论告诫“迷失女性”一定要离他远一点(究竟是在现实中,还是在幻想中,又或是在 iTunes上,文章并没有明说。)原因有二:首先,他的声音其实没那么好,其次,他只是在利用她们。先不说一个大男人告诫女性“要谨慎选择上床对象”有多讽刺,光是想当然地认为女人看的透女人、男人懂男人什么的,就是一件很蠢的事情。抛开 The Weeknd 音乐中有“口交”的暗示不说,他音乐的核心情感其实是适合每个人的。“Echoes of Silence”讲的是明知对方只是为了一夜情还自己送上门来的故事。“Adaptation”是他的一次道别,对过往无数前任关系中遗失的自己说再见。“The Hills”一部分是庆祝没有任何感情负担的炮友情,一部分是坦白自己对亲密关系的恐惧。

The Weeknd 打造了一个梦魇般的世界,让人们可以在其中尽情释放自己的幻想,做最渣的自己。虽然这不是一件值得表扬的事情,但他并没有局限于某一种性别。Halsey,之所以会有这么多尤其年轻女性,在她成为年青一代的代言人之前就喜欢上她,是因为她直言不讳地在歌曲中谈论性、毒品、还有交友不慎的问题,同时也表示自己要为这些错误负责。The Weeknd 和 Halsey(两人最近碰巧在一起巡演)并不只是把话题聚焦在热恋与心碎的两个极端,完全无视恋情中“道德败坏”的种种问题。他们二人魅力的共同之处非常明显:我们喜欢听人们讲述他们糟践生活的故事,因为这让我们对自己感觉良好。这种美丽的另一面就是危险,他们的情感光谱非常宽,最能概括这种感觉的就是《亡命驾驶》的那场电梯戏,瑞恩·高斯林对米歇尔·威廉姆斯深情一吻后,然后把另一个人打得头破血流。 

在 The Weeknd 的歌中看到自己的影子对你来说肯定不是件好事,但你很少能见到一位唱作人能够如此完美地捕捉堕落生活的邪恶与诱惑。当然,他对这些恶习做了美化,很不健康,毕竟自我堕落和吸毒的故事没几个能有好下场,但至少这能让你一窥许多人都深陷其中、但却很少公开谈论的可怕生活。如果你觉得 Lana Del Rey 和 The Weeknd 各自虚构了一段感情中的一半,那他们所描述的堕落角色并没有具体性别。他们的人生起落、热求与冷漠放在每个人身上都合适。如果你推倒支撑他们专辑的两大支柱——性爱与毒品,那么两者之间的最大共同点就是孤独。The Weeknd 是一个用放纵——夜店、毒品、女人——来填补空虚、结果却越来越空虚的典型堕落形象。说白了他就是会唱歌的马男波杰克。

当然,自甘堕落的唯一好处就是到了某个阶段,你会学会要停止自甘堕落。在这个过程中,你也许会伤害一大群人,包括你自己,但是至少你获得了人生教训,你学会了要像一个正常人一样活下去。The Weeknd 做音乐已经五年了,很多人似乎已经把他定型为一个靠扮演性感吸血鬼给自己捞钱的形象,但我觉得这种看法是一种偏见。对我来讲,他的音乐是可以让我逃离现实,放纵自己的一个地方,或者说,不一定什么事情都非要分个对错。人无完人,至少 The Weeknd 能让你在最痛苦的时刻,感受到自己不是一个人。


(本文所有图片均截取自 The Weeknd 的 MV)

Translated by: 陈功

编译: 車庫(chi-a-che, co-wu-ku)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