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tiny Frasqueri(aka Princess Nokia)对自己还挺了解的,这下也该轮到我们来弄懂她了。

“我曾经根本想不到自己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但我总记得这段话,” Destiny 说道,她停顿了一会儿,随后引用起了 Lauryn Hill 在“Final Hour”里的歌词——这首歌有提到敏感的国际关系,还有随之而来的一些仇视情绪——“当时我就在想,‘我会去复仇,’我他妈就得让这些人瞧瞧。”1月15日这天,来自多伦多的 DJ Nino Brown 以及当地一个叫做 Thank You Kindly 的制作公司在市里主办了 Princess Nokia 连续两晚的演出。第一天晚上,台下的歌迷都能跟着她把新专辑《1992》里的歌曲一字不漏地唱完;第二天,她跟 FADER 加拿大的编辑 Anupa Mistry 在一个并不太正式、但很有逼格的讲座上回忆了那些过去的人、地方与故事,以及这些经历如何塑造了今天的 Destiny Frasqueri ——这位用 Princess Nokia 作为艺名的女性艺术家。由于还要为接下来的欧洲巡演保护嗓子,Destiny 不得不结束了提问环节,但又随即决定回到观众面前,并带着感激的心情拥抱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我永远都忘不了这种感觉,我能感到每一次都与从前不一样。” 她朝着这群人说到。在短短两个多小时的讲座里,她就让这个房间里的人们像信徒似的认真听完了她说的每一句话。

Princess Nokia 并不需要一个特定的介绍,在她自己看来,她可以是一个假小子巫师、也可以是混迹纽约的波多黎各美人。她支持女权主义,她也是个酷酷的女孩——这种复杂的人格不但没有成为她的拖累,反而成为了她的独特标志。在电台节目 Smart Girl Club Radio 里,她为大家塑造了一个清晰且纯粹的女性艺人形象。在最新一期节目里,你能听到她精心搭配的一些真实想法,偶尔还会来一段简短的原创诗歌朗诵,她还谈到了过去一年(也是她迄今为止最成功的一年)的成果。在节目尾声,她笑着说:“看吧,我做了很多事,也有了许多不同的头衔,这些懒得再提了……我所做的是给人们带去能量,让他们鼓足了劲,当然也让我的荷包鼓了起来。”这就是她最本真的一面——不仅聪明有魅力,而且还是个直性子。这个女孩就这样一路走来,从最初的 Destiny,再到 Wavy Spice,最后终于成为了今天的 Princess Nokia。

曾经一首以 Wavy Spice 的名义发行的歌曲“YAYA”让 Destiny 成为了圈中的新秀,她低沉的嗓音夹杂着英语和泰诺语贯穿了这首两分钟的歌曲。而在歌曲的 MV 里,有一张静止不动的照片,照片里的女人还总是直直地盯着镜头。她之后在 VICE Records 厂牌旗下推出的专辑《Metallic Butterfly》里,“Dragons”和“Young Girls”这两首歌都特别美妙,听起来总能让听者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幅画面——一个自带萌感的醉态少女在虚实之间穿越。在2015年的歌曲“Apple Pie”中(来自 mixtape《Honeysuckle》),Princess Nokia 又用专辑里唯一一支 MV 描绘了一曲朦胧的夏日恋歌,她还在专辑里的另一首“Brown Girl Blues”里通过沉重的语气叙述了美国黑人难以挣脱的境遇。从出道以来,Princess Nokia 的表达方式一直都是以直言不讳著称,她并不需要通过其他的方式来证明自己,因为她完全可以直白地表露她想表达的一切:她说了什么,那就是什么,毫无保留。也正因为有这样的表达方式,Nokia 才得以在依然时时刻刻束缚着她的残酷现实里,寻找到一些属于自由的生存空间,好来保存她的创作灵感。总之,她想要什么,她就只顾去实现就行。而最棒的一点:就是绝大多数时候,她都能将自己的目标变为现实。

在 Princess Nokia 的音乐世界里,是没有具体规矩可言的,她甚至可以唱着唱着就突然切换到说唱模式,然后又切换到简单直白的叙述。在《1992》发行之后,我们可以看到,她作品里选用的 beat 更加向传统流派靠拢,她把这些歌曲的主题和氛围都紧紧凝结在了一起,这样的想法也缘于她三年来第三次给自己的创作定下的一个计划。“每年我都要给自己定一个‘制作一件艺术品’的目标,而今年我就准备这么干。” Princess Nokia 谈到了她的创作过程,“一开始《1992》的进度很慢,我一个月只写一首歌,但每首歌都特别棒……它们大多数的创作灵感都来源于纽约”。

Tomby”和“Kitana”的 MV 背景都是当地人眼中最真实的纽约。在“Tomboy”里,镜头对准了篮球场、小卖部、窗户开得参差不齐的棕色楼房,以及一群有着黑色或棕色皮肤的小伙伴。他们有的人开着车,有的人踩着单车或者滑板,还有的人徒步走在路上。画面里的她也很少独自一人出现,但如果是只有她的镜头,在屏幕里的她要不就是梳着马尾,要不就是把头发别在耳后,手里还顺势熟练地夹上了一根。“我在和朋友们尽情玩乐,而且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她在歌曲“Tomboy”里嘶吼着,但这样的欢愉随着歌曲戛然而止,紧紧伴随着的是“Kitana”视频里的她,在经历了一场没有缘由的拳击比赛之后,她的双唇已经裂开、并沾满了鲜血。而“Brujas”呈现的又是另一幅截然不同的画面:一尘不染的 Nokia 身着一袭白裙,置身于水面刚刚没过她小腿的浅湖之中,嘴里召唤着约鲁巴宗教里的水神之名 Yemaya。刹那间,场景切换到森林里,她正在钻开地上的泥土,随后她站在台阶上,身边出现了三个黑人姑娘,她又像念咒一样重复着一句话:别来破坏我的能量。“你们明白吗?我可以倾尽所有去做一件事,”她在 Smart Girl Club Radio 的节目中说道,“这就是我作为 Princess Nokia,作为一个艺术家的大胆尝试,而《1992》这张专辑终于让我的灵魂重获自由!” (到底还有谁能像 Princess Nokia 这样,可以在自己的节目上跟自己做访谈、聊自己的作品?厉害!)

对于 Princess Nokia 来说,她身边的每一个群体都是她能量的来源。她特殊的多重身份让她跟各式各样的人群结下了不解之缘:从纽约的哈林区,到她血统里的泰诺族、约鲁巴和波多黎各;再到从她11岁起就独自跑到俱乐部看斗舞时结实的朋友们。这些地点和人群一直在通过各式各样的办法支持着在困难之中前行的她,也许她早已讲述过这其中的故事,但也有很多被她当做秘密埋藏在心底。总之,《1992》与 Smart Girl Club Radio 的回归把她带回到了一个理想的状态,现在的她也不再需要通过别人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因为 Destiny 已经对她自身有足够的认识,接下来,就到了让更多的人认识她的时候了。

Translated by: 陈奕辰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