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支伦敦乐队为他们 2017年的专辑《Visions of a Life》推出最新 MV “Space & Time”,同时就巴以冲突问题表达了自己的鲜明立场。

和 Queens of the Stone Age 一起做巡演时,借着一天的休息时间,Ellie Rowsell 穿上了一身婚纱。但她并没有结婚,当然也没有在教堂甩掉新郎落跑。这位 Wolf Alice 的主唱只是穿着婚纱在波特兰狂奔。她跑过树林、跑过街道,跑向远方,折腾了一天,都是为了给他们第二张专辑《Visions of a Life》中的“Space & Time”拍摄 MV。

但是那天下午,当 Ellie 站在路边等候摄影师时,波特兰的居民并不知道这个站街新娘出了什么事。MV 拍摄结束几个月后,Ellie 和乐队吉他手 Joff Oddie 坐在伦敦的一个更衣室里,和我聊起了当天的趣事。“我一个人在街角等车,这时一辆车在我身边停下,”Ellie 说,“车上坐着两位老太太,她们说,”(捏起嗓子模仿美国口音)“小姑娘你没事吧?”我说:“我老公不见了。”然后她们说:“哎哟好可怜,要我们送你一程吗?”我说我就在这儿等着,等到他回来为止。

听到这里,Joff 哈哈大笑,Ellie 也咯咯笑起来,对了,这个故事 Joff 也是第一次听说。然后 Ellie 继续,“我这么做有点过分,但我只是觉得好玩,”她说,“俩老太太真的很有爱。”我和 Ellie 还有 Joff 见面的地方是伦敦西部的牧人丛林帝国剧场,Wolf Alice 要在这里排练,为 Radio 1 在斯旺西举办的 Biggest Weekender 音乐节做准备。不过,我们今天的聊天主题和音乐节无关。

这次采访的时间非常微妙。《Visions of a Life》在去年就发行了,一推出便登上英国专辑排行榜第二名的位置,重现了他们的首张专辑 —— 2015年的《My Love Is Cool》的辉煌成绩。现在他们正在一边做巡演,一边在社交媒体上战斗。通常来说,一支乐队如果处在专辑空闲期,他们会开几场演出,或者接个广告,然后回到录音室为下一张专辑做准备。但是 Wolf Alice 却和 Shame, Portishead 还有 Circa Waves 一道发起了一项抵制以色列货物的活动。因为最近美国决定把大使馆迁址耶路撒冷,此举引发了为期数周的抗议活动。

和以往一样,只要 Wolf Alice 做出政治声明,就会有人发出“再逼逼政治我就把你们从 iTunes 里删掉!”的声音(当然支持他们的人也会站出来为他们说话)。这已经不是 Wolf Alice 第一次在这种争议性事件中表明自己的立场了。英国有一批乐队能把夏季音乐节表演搞成反财政紧缩抗议,Wolf Alice 就是这样的乐队。他们的音乐动静结合,既有响亮的镲片和 90年代另类摇滚风格的吉他,也有伴着贝斯线的低沉吟唱。和他们的音乐风格一样,Wolf Alice 也不是一个一句话就能概括的乐队,这个问题我们稍后再谈。

先来聊聊这支 MV。“Space & Time”的 MV 由 Ellie 本人执导,和歌曲本身一样富有冲劲。“这是一首关于面对人生坎坷的歌曲,我经常会想:未来的我回头看今天的我,会是什么样的感觉?没错,现在的状况确实很糟糕,但是希望有天当我回首这段时光……你知道,时间会治愈一切,到时候的我可能会笑着谈起今天的苦难。”她说这么想能让她心里好受一点。所以她想要给这支 MV 营造一种特别的感觉,让观众意识到她在 MV 中的角色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至于具体是什么决定,要交给观众自行判断。而且只要你穿上一身婚纱,那种 ‘下定决心’ 的感觉就会立刻出来。”

开放式表达无疑会让粉丝对 MV 产生自己的理解。谈到这个问题,Ellie 两眼放光,她表示自己特别喜欢看歌迷对于他们的歌词或者 MV 的解读。这是否意味着她经常会翻看评论?乐队有多喜欢上网呢?

  “非常喜欢,”她说。但是接下来,她的语速越来越慢,因为聊天方向开始朝着一个无法避开的话题 —— 乐队在推特上支持巴勒斯坦一事 —— 发展,她的措辞也越来越谨慎。“我觉得……和其他人一样……我有点……是啊,我们上网……我们在网上投入这么多时间,是因为这是一种和粉丝互动的方式,我很高兴能把音乐之外的观点和想法传递出去。比如推荐一本你喜欢的书,或者向网友求助,或者是,这可能就要谈到到你的下一个问题了 —— 表达政治观点。”她大笑几声,然后用一句话做了一个漂亮的收尾:“我们展现的不只是作为音乐人的一面,这么做有利也有弊。”

 “网络绝对是把双刃剑,” Joff 说,“上网会让你失去很多神秘感,这可以是件好事,也可以是件坏事。一方面网络上分享的信息特别多,另一方面,人们在网上说的话不一定都是事实,你一定要学会区分。”

 “是啊,” Ellie 说,“每个人总是在不断地学习、进步和改变。”

在这支获得格莱美奖提名的乐队刚出道的时候,社交媒体已经开始改变。Ellie 和 Joff 成立 Wolf Alice 之初,乐队还是一支民谣双人组。到 2011年,贝斯手 Sadie Cleary 和鼓手 James BC 入队,Wolf Alice 开始向 BBC Introducing 栏目发 demo。目前的乐队阵容 —— 贝斯手 Theo Ellis 和鼓手 Joel Amey —— 是在 2012年形成的。2013年 2月做完首轮英国巡演后,他们推出了EP《Blush》和《Creature Songs》(强烈推荐他们当年的原版 “Fluffy”),随之而来的是各大音乐奖项提名和日益高涨的人气。但是各位还记得当年的推特是怎样一番景象吗?当时乐队刚刚成型,推特还是一个短信服务加突发新闻平台,你可以在上面发各种傻逼言论,没人会在意你说了什么。美国总统的脑残言论、白人优越论、反犹太言论、奶昔鸭都还只是将来时。

但是在上周,Wolf Alice 在推特上更新了这么一则状态:“只要以色列政府继续对巴勒斯坦人民犯下战争罪行,我们就支持巴勒斯坦人民抵制以色列的呼吁,这是我们和平抗议血腥占领的方式。#ArtistsForPalestine” 然而,今天的社交网络已经是一个充满敌意的世界。“在巴以冲突这个问题上,网友的观点两极分化特别严重。”Joff 说,“所以歌迷出现这样的反应,也在情理之中。看到两派粉丝在评论区互动,说着 ‘我支持你’ 或者 ‘我不敢苟同,但我想做进一步了解’ 之类的话,还是很有意思的。”Ellie 说,“至少,这是一种发起讨论的方式,”但她指出乐队这么做,更多还是想表明立场,而不是挑起争论。

1528084437738616.png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谈了很久 —— 陆陆续续谈了一年,还是好几年了?—— 谈论我们该不该支持抵制运动。”Joff 现在说话的声音也小了一点儿,“但是因为最近发生在东耶路撒冷和加沙地区的问题,我们觉得现在表达我们的态度非常重要。我们在一起谈过一次,乐队成员的想法都很一致。”虽然当前发生的暴力行为明显侵犯了人权,但是因为牵涉到巴以冲突的敏感话题,就会让人分不清方向,Joff 说:“在我看来,如果你把事情看得简单一点,其实我们分享的信息非常简单直白,没有太多争议可言。但你能看到因为政治冲突带来的灾难有多么深重。”

停了一会儿,Ellie 又开口了:“每当你表达政治态度的时候,就会有人跳出来骂你装逼。很多人不敢在社交媒体上大声说话,我觉得也是这个原因。这样的环境让人惶惶不安,就好像,”她压低了声音,做出捂嘴的样子,“‘完了,我好像说错话了。’但是如果我们永远小心翼翼、噤若寒蝉,那我们什么也改变不了。”对于这个问题,Ellie 本人最有发言权:在 2017年英国劳动党的一支竞选视频中,Ellie 就出镜支持。为了鼓励年轻人参与投票,她还和一群 Grime 明星站到了风口浪尖,并高调站队。当你在做一件事的时候,你要明白你和这个星球上的任何一个人一样,都不是绝对完美的道德模范。如果表达意见的前提是做一个绝对完美的人,那谁还有资格站出来抗议?

 “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知道自己的国家正在发生什么,以及这些事情放在全球大背景下意味着什么,”Joff 往前探了探身子,“作为一个民主国家的一分子,我觉得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参与其中。至于具体参与到什么程度,底线在哪里,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乐队同时在多个领域发出自己的声音,你可以把他们看作是一个酸酸甜甜的摇滚乐队,也可以看做一个敢讲敢做、政治味道浓厚的乐队,还可以看作是一群努力思考如何和粉丝交流互动的年轻人。又或者,在某个特别的日子,当 Ellie 穿着婚纱在缅因州狂奔时,他们只是一支暂时失去主唱的乐队。

Translated by: 伽叶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