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演出,闹市拉票,音乐成为了他政治走穴的惯用套路,省心省钱赚眼球。

从 CCTV5 到 CCTV1 的球星我们见多了,不过音乐人从政的经历却不多见。一个音乐人经常占据日本新闻媒体的政治板块,跨界在他那却是稀松平常。

作家、诗人、DJ、社会活动家,他在这些称谓之间不断切换角色,甚至并不打算让每个角色独立存在。公益演出,闹市拉票,音乐成为了他政治走穴的惯用套路,省心省钱赚眼球。

1547797271821187.jpg

三宅洋平(Yohei Miyake),这个日本音乐圈的异类,以雷鬼乐作为 base,不断地延伸出他对各种音乐的尝试,rock、blues、folk 他都能信手拈来。比利时出生,毕业于早稻田第一文学部,大学时组建了第一支乐队,并扬言要和 Neil Young,Lou Reed 和 Tom Waits 等音乐人平起平坐。

顶着莫西干头从知名的人力资源公司辞职之后,凭借在大学时期创立的 犬式 a.k.a.Dogggystyle 乐队正式出道。辨识度极高的嗓音,让他赢得了 “日本 Bob Marley” 之称。嘿,俩人也都挺爱掺合政治的。

犬式 最值得听的专辑就是《レゲミドリ》,dub 的曲风搭配迷幻电子,歌剧的采样,丰富的打击乐变化,三宅洋平的吟唱把日式雷鬼展现的淋漓尽致,有人说从他的音乐听到了 fishmans 的模样,可他的曲风多变,更偏重即兴。以雷鬼打底,向 fusion 转变,你甚至能听到 surfing 的影子,把他的音乐归为 world beats 也不夸张。

三宅洋平同样打动了对音乐十分注重的山本耀司。2010年,他刚刚成立摇滚乐队 “(仮)ALBATRUS”,便负责其 show 的配乐,并一人操刀完成。直到现在,他都没有为贯穿秀场始终的音乐独立发行专辑,只能在 show 的 实况录像 中听到。

1547798329812239.jpg三宅洋平 与 (仮)ALBATRUS 成员

不过音乐不是三宅洋平的唯一追求,有个 title 不能不提,毕业于早稻田第一文学部的他,语文水平可是不能小觑。就算到了如今,早大半数学生都是我们中华莘莘学子,第一文学部也不是那么好进的。

作为诗人和作家,歌词是他第二个战场。(仮)ALBATRUS 时期的三宅洋平更是把他的 “小森林” 理念衔入整个音乐作品,特别是这首《ジプシーソング》吉普赛之歌:

“横跨海洋吧,就是现在” —— 到底还是想征服自然;

“带上率真让我们开始旅程,我们将超越之前的所有世代”—— 活脱脱的领导人坯子;

“当你在树下乘凉的时候,相信被微风拂过的感觉”—— 重回人与自然;

“全世界的日本人都站起来,让我们摆脱强权的束缚” —— 真够闹的;

“爸爸快跑,带上女儿,妈妈快跑,带上儿子” —— 开始鼓动人心了;

“让我们远离,让我们远离辐射地带” —— 当然不会落下热议话题。

三宅洋平 - ジプシーソング  ps:目测 MV 里的穿着 “No More Nukes Use Hemp” 字样体恤的他根本就不会冲浪

早已不满足仅在歌词上表达自己的理念,他终于开始尝试在别的方面开疆辟土,在自己的媒体 “ANTA MEDIA”进行不定期发行。随着东日本大地震的爆发,他利用互联网直播和当街义演表达自己的政治主张,站出来极力抵制国家使用核电能源。

他打算从乡下开始实现自己的政治野心,从东京搬到了冲绳北部,主张自然农业和能源自给,探究可持续性发展的生活方式。转年他开始成立政治团体 “日本艺术家意识大会” 简称 “NAU”,这听起来有点像我们熟悉的艺术家协会党支部。“闹” 玩的是把生活与艺术相结合,以人为本的舒适政治,三宅洋平从此开展了一些列超越艺术和政治极限的社会活动。

三宅洋平的努力没有白费,终于有一个有点绿的党派发现了他。想在他,也就是身为艺人的这种吸粉特质上赌一把。作为 “緑の党” 推荐候选人,小绿人们为他创造了一切条件,大力支持他的参议院议员选举,进行了破格的安排,展开了一系列类似 “选举庆典” 的宣传造势活动,每天的选举活动就像是节日一样,本来严肃的政治活动被三宅洋平和他的乐迷炒得火热。

1547797945363303.jpg

政治当然不是那么好玩的,理想主义被现实抹杀,三宅洋平代表的绿党在最终选举中失败。但 176970 张的选票数,似乎证明了他有做政治家的能力,起码长得一副吉他英雄的脸,领袖魅力和语言才能也都过关。而且三宅洋平是个聪明人,抓住了互联网的脉搏,在选举期间一共发了978条与选举相关的推文,转发数达到34000次,打破了所有候选人和在职领导人的社交媒体互动记录(其实也没多少)。

这次选举几乎是三赢,三宅洋平的下海初体验显然不错,乐迷大呼过瘾,半死不活的 “緑の党” 也借着这次选举让自己重回大众视野。三宅洋平体验到甜头,他的政治征途,这时才刚刚开始。

三宅洋平是个贪心的男人,音乐对他来说太简单了,只不过是他为了实现之后的目标而做的准备。我们都能猜出来,他在政治活动上获得的人气也许就是他做音乐时积攒下的。把粉丝带入到自己的仕途路中,找来一众明星大佬为他站台,是他最擅长的事。

1547798031386294.jpeg

终于又觅得良机,以 “自得自” (力求让每个人创造一个适合自己的社会)为政治根基,加入了东京地区的参议院议员选举,这次的他是作为无党派人士参加的,对,他从 “緑の党” 退了!这次他谁也不想借助,凭借一己之力,获得了 257036 张票,虽然还是落选,但热度超越第一次竞选。

这次他联动各路大咖,曾经的国民美少女一色纱英、Vivienne Westwood 老太太、洼冢洋介 纷纷为他站台,在 JR高圆寺站 发表的街头演讲录像在 YouTube 观看人数超过60万次。大选后他如愿得到了至高关注度,与安倍晋三煲上电话,表达自己是如何 “爱之深,恨之切” 这个国家的。

成了,三宅洋平在日本政治圈终于有了一号,不再是被称作玩票的政治音乐人。

甚至自比马拉多纳,神叨叨的说:“马拉多纳的神之手,这是被允许犯规的神话般的比赛” 我估计他也觉得自己当政客的梦想还是要拜托乐迷的支持(作弊!)

如果你在谷歌引擎搜索三宅洋平,前几页全都是与他相关的政治话题,显然对一些只想听他音乐的人不太友好,但又不得不理解他的政治意图。他成功了,提到日本文艺界的政治代表,人们一准儿想到他。

三宅洋平还特擅长为一件事找说辞,两次竞选期间,他还开了家网店,开店理念是“改变世界消费趋势”、“设立道德精选店”,真好。他的网店现在已经很成熟,但真的像他所说的改变了世界,树立了道德标准,这个我不甚清楚。

1547797487696215.jpg复活之后的 犬式

17年他解散了自娱自乐的日本艺术家意识大会,终于重拾老本行,重启了之前说要无限期停滞的 犬式,并又扬言要全力以赴作出跨时代,呼唤人性的音乐。当然,他的从政梦也没有破碎,回到了父母的老家冈山,这次他想把环保,经济与政治都联系在一起,创立了 里山経済‧環境研究所(Satoken),当了把乡绅法人。

最近,三宅洋平不断参加对谈节目,阐述人类自身存在的意义,更新着自己的杂志《科学与自然》,也在 blog 上持续跟进大洋彼岸的美国的政事。闲不住的三宅洋平精力充沛,不知道他下次何时返城,会建立怎么样的世界观,但还是请先做几首音乐吧,“三宅议员”。

1547797271488433.jpg

“miago miago 

long long journey to see you

please we love come again”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