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已经帮你证明了,这是真的。



想没想过,为什么听 Bastille 的都是些让人无法忍受的人?好吧,现在你能弄明白了。在线调查专家 YouGov 开发了一种工具,能够分析他们的19万英国用户的数据,以被称为“数据类型更全、准确度更高”的方式归纳出这些人的特征。于是你就能知道,Bastille 粉丝的平均构成是20多岁、做市场营销领域工作的右翼女性,喜欢用“呆萌”来形容自己。这下就说得通了。


这个工具的初衷是帮助品牌做判断,例如当电动牙刷的目标用户是18到21岁的爱荷华州得梅因居民时,是不是要请当红新人歌手 Meghan Trainor 来代言。然而这个商业工具其实却是个令人上瘾的应用,它证明了从总体上看,一些刻板印象是多么得有道理。


调查被深入细分到人口特征、生活方式(食物、爱好)、性格、品牌、娱乐、线上行为、媒体(例如读什么报纸)等。具体来说,就是这不止大海捞针了,那根针还得符合读《NME》、发关于卡尔·马克思的推特、在大通银行存钱,还吃印度洋葱饼。


这个 YouGov 工具的问题是它的多数样本规模都太小,得出的结论要么就明显不对,要么就怪得离谱。一些不入流的出版物可能会利用这些微不足道的样本,说些不符合事实的话,比如有185名说自己喜欢 Noel Gallagher 的调查对象看起来这个样子的极右翼时装设计师。



还有,尽管 Urban Dictionary 将 Belieber 定义为“10到15岁”,YouGov 却告诉我们,那其实是一群住在伦敦的有钱有势的年轻商务女性。


但我们不是这样的,而且只要看得够认真,就会发现工具里的一些样本规模还是不错的。这样分析也要有趣得多,因为反映出的统计结果不仅特别震撼,而且很可能相当正确。以下是我们在这个刻板形象屠宰场玩了一整晚的成果:


喜欢 LANA DEL REY 的大多数是饥渴男青年



《Born to Die》的爱好者主要是小伙子,他们对性感兴趣,享受拳击的阳刚魅力,手里闲钱不少,在 Urban Outfitters 买衣服。也就是说,喜欢 Lana Del Rey 的都是那些觉得她可能与他们拍拖的人。


CLIFF RICHARD 是右翼政治的主题曲



这也不是什么新闻了,但现在我们找到了支持这一观点的数据。Cliff Richard 带有中庸噪音爵士色彩的当代基督教流行乐是保守党(样本大小2820人)、联合王国独立党 UKIP(样本大小8020人)、《每日邮报》读者(样本大小10712人)的最爱。事实上,UKIP 在文化娱乐方面的偏好刻板得令人难以想象:(二战题材电影)《老爸上战场》、(汽车节目《Top Gear》主持人)Jeremy Clarkson、雷鬼歌手 Zulu 和 DJ Mike Read。也许极右的英国国家党 BNP 倒是有点出人意料:他们充满仇恨思想的头脑里还装着 Black Sabbath 和 50 Cent。


MORRISSEY 粉丝就算不是伪君子,也还是让人无法忍受



这群 Morrissey 的粉丝就爱整“吃肉就是谋杀”那一套,他们似乎都乐于听从这位顽固的领袖,变成在餐桌边遭人嫌的讨厌鬼。他们将素香肠卷、素哈吉斯(haggis,一种由羊内脏和燕麦粉煮成的苏格兰菜)、沙爹豆腐列为最喜爱的食物。他们还坚称自己是别人最不想相处的人。他们是愤世嫉俗的另类,喜欢芬达胜过可乐,在众筹网站 Indie GoGo 上一掷千金,可能是要支持新兴的美洲驼农场。


DRAKE 粉丝都很宅



YouGov 工具有个叫“性格”的板块,似乎是根据被调查对象在网上公开发表的言论得出的。对 Drake 来说,这个统计的结果一定特别准确。


OASIS 对阵 BLUR 关乎政治和阶级



数据显示,90年代的“Britpop之战”并不只是喜欢 Damon Albarn 的刘海造型抑或Liam的流氓腔这么简单。它代表了两种彻底不同的生活方式。据 YouGov 统计,典型的 Oasis 粉丝是偏右翼的小报读者,在建筑行业工作,嗜好巧克力软布丁,看《Family Guy》。而标准的 Blur 爱好者是住在伦敦的偏左的《卫报》读者,玩拼字游戏。值得一提的是,Blur 粉丝第二喜欢的乐队是 Pulp,而 Oasis 粉丝中其次的流行是谁呢?Blur。


大龄女是主流音乐的驱动力



你可能已经想到 Coldplay、Ellie Goulding 和 Pharrell Willams 的粉丝是40多岁、从事法律、医疗、零售行业的女性,在 Cosco 购物。但是 Kasabian、The Miller Lite 这些浸透帮派和足球文化的汉子乐队呢?显然他们的歌迷还是这群人!亲爱的 Kasabian,从数据分析来看,大多数人听“Club Foot”时是就着一杯便宜红酒,吃着解冻的虾肉冷盘呢。不过我们总算知道 Serge 的发型是怎么来的了。


RADIOHEAD 粉丝和你料想的一样无聊:



他们在 IT行业工作,在小型超市 Nisa 买东西,看 F1,开菲亚特,养猫。


最后,如果你曾经怀疑过为什么优质的流行歌手从来没赢过 X FACTOR



就是因为 Kasabian 的这些粉丝。


翻译:Yalla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